首页 > 资讯 >

狂人闯都市

第23章 哀呼

发表时间:2021-01-14 19:13:04

立马就有人给聂欧打了电话。迅速,聂欧就带着人来收殓了。几张豪车在酒店门前停了下去。最前面的那一张豪车,司机再打开车门,聂欧从车里砖了出。后面的几张豪车,一群穿黑很快,聂欧就带着人来收尸了。。


推荐指数:★★★★★
>>《狂人闯都市》在线阅读>>

《第23章 哀呼》精选:

立刻就有人给聂欧打了电话。

很快,聂欧就带着人来收尸了。

几张豪车在酒店门前停了下来。

最前面的那一张豪车,司机打开车门,聂欧从车里砖了出来。

后面的几张豪车,一群穿黑西装的男子砖了出来。也不知道聂欧从哪里请来了帮手,而且看他们一个个的,刹气冲天,不用想也知道是一些练家子。

陈世安目光微微一冷,不过就是一些滥竽充数的家伙,不过就是叫来撑场面罢了。

聂欧带着那伙西装男快步地朝酒店大门走了过来,他整张脸看起来十分难看。自己原本派胖子来做眼线,没想到,这么快,胖子就被弄死了!

“聂总,你来得正好,你的朋友还是手下的,坠楼身亡了,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事儿,这么想不开,居然从这么高的楼上跳下来,这不,想救他都没法救了,所以只好把你叫来了。”

陈世安表面上看起来很客气。可说的话却很满不在乎。

聂欧脸色十分难看,心里也很阴冷。

他当然不相信陈世安的话,胖子是想不开自己跳楼的。

胖子是被某杀!

说不定是眼线穿帮了,所以被陈世安或者沈江南给杀害了。

那个姓沈的呢?

聂欧将人群扫了一圈,也没看到沈江南。

胖子先前明明有汇报,今天的舞会是陈世安特地为沈江南准备的,怎么他人呢?

也许是他看到自己来了,所以躲起来了吧!聂欧自恋地想着。并在心里狠狠说道,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碎尸万断。

见聂欧在人群中搜寻。

陈世安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便低声问陈慧乔:“沈先生呢?”

陈慧乔也忙四周看了看,没发现沈江南的身影,便摇了摇头。

事实上,这个时候,沈江南正坐在酒店旁边的一颗大树上,正在观赏着酒店门口的一举一动。

看着死相惨烈的胖子,聂欧蹲下身子,将胖子抱在怀里,突然仰天悲呼了起来:“胖子啊,我的好兄弟啊!你死得好冤啊!”

“等会儿,等会儿……”陈世安立刻打断聂欧的哭声,“你说什么,死得好冤,听你的口气,好像是有人故意要害死你这位跟班啊!”

聂欧收起没有眼泪的悲伤,将胖子放回在地上,然后起身抬起头看着陈世安,目光里露着敌意的光芒,脸上挤出阴冷的笑容。

“陈老,聂欧不过是见自己的好兄弟死得悲惨,一时伤心过度,所以忍不住悲窃几句,陈老不会那么不近人情吧!”

“嘿嘿!”陈世安也用敌意的目光看着聂欧,冷笑了一声,说:“当然不会了,聂少想要哀呼自己的好兄弟,陈某当然没什么话好说,只不过聂少哀呼就哀呼吧,何必话里藏刀呢!什么叫死得好冤啊?我告诉你,人不是我陈世安弄死的!你知道我的性子,我是一个敢做敢当的人,要是我弄死的,我绝不会否认,不是我弄死的,你也休想冤枉人!哼!”

陈世安怒声一句,霸气十足,威风凛凛。

不愧是军人出身。

聂欧阴冷地瞪了他几秒,觉得这个事情虽然明显不过,不是陈世安弄死的,就是沈江南弄死的,可是眼前没有证据,所以,也暂时不能拿陈世安怎么样。

虽然很不甘心,但也只好暂时且撤退,不过这个仇,会一一记着,待安排妥当,再一一奉还。

当下,聂欧向身后的西装男一挥手,“收尸!”

立刻上来几个西装男,将胖子的尸体抬放在担架上。

聂欧最后向陈世安阴鸷的看了一眼,喊了一声:“走!”便转身走了。

那几个西装也抬着尸体跟着走了。

其他西装男纷纷小跑着上车。

届时,几辆黑色豪车,轰隆隆,一张接一张驶离了现场。

“把地上的血清洗干净!”陈世安提高嗓子喊了一声,又道:“大家回到舞会继续跳舞!”

宾客们纷纷又返回到舞会现场,届时音乐也继续响起。

一切就跟没发生过一样,舞会照常进行。

门外,两个保安提着两桶水,冲洗地板上胖子留下的血迹。

一条人命,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声灭迹,掀不起一丝风浪。

沈江南从树上跳了下来,脸上闪过一抹微笑,潇洒的转身离去。

“我回来了!”

沈江南走进萧瑞希家别墅。

听见伸声音的萧瑞希从旋转楼梯走了下来。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是早就该下班了吗?晚饭吃了吗?”

“吃了,我去参加舞会了!”

“是陈俊峰家父亲的舞会?”萧瑞希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

“你连这都知道?”沈江南扬扬眉。

“陈俊峰已经打电话来给我说了,说你挤不进的圈子硬要挤,在酒店门口把脸都给丢尽了!”萧瑞希说着,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投向沈江南。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被扔出舞会现场的事?”

沈江南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表情。

“怎么?不光你丢脸,连陈俊峰也一起丢脸了?那可是他爹的舞会!怎么会!”萧瑞希有点不敢相信,瞪左眼睛问道。

“详细的我就不跟你说了!我有点累了,先休息了!晚安!”

沈江南说着,转身就要上楼去。

“站住!”

萧瑞希立刻喊道,她双手抱在胸前,像一个严厉的家长看着自己的小孩子。

“还有什么事?”沈江南回过头来,看着她。

“你为什么要跑到陈俊峰公司去打杂?”萧瑞希的目光显得很失望,仿佛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没有骨气了,“我说了我可以介绍工作给你的嘛,你为什么非要跑到陈俊峰公司去呢,陈俊峰那么侮辱你,你怎么连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她本来想说骨气,但觉得“骨气”两个字太重了,所以改成了“气概”。

对于她的误解和指责,沈江南满不在呼。

“再说了,你那么好的身手,干什么不好,偏偏要自欺欺人的去打杂,你赶紧把那个工作给辞了,我拿钱给你开一家保镖公司,你身手那么好,开保镖公司很适合你。”

沈江南微微一愣,刚才满不在呼的表情,也有点动容了。

他愣愣地看着萧瑞希,目光里有些许感动。

“看着我干嘛?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萧瑞希严肃地道。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沈江南扬了扬眉,又用淡然的语气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只是不想看到一个人才被浪费,当打杂太大才小用了。”

萧瑞希躲开他投过来的目光,一本正经地说道。

“可是……我喜欢打杂!”沈江南微微一笑。

“你……”萧瑞希气愤地双手往胸前一抱,丰盈的胸脯上下起伏,两眼白眼一翻,“哼!”

“睡觉喽!”沈江南毫不在的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上了楼梯。

“你……哼!”

萧瑞希指着他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又毫无办法。

别的男人,都会对她言听计从,可这个男人,居然对她满不在呼。

莫非……他是个基?

“啊!”

她被自己的想法给自己吓了一跳!他不会真的是基吧!

从他对自己的态度来看,她觉得沈江南很有可能是那种倾向。

因为岂今为止,还没有哪个男人会在她面前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除非那个人不是个真正的男人。

难道他真的是基?

萧瑞希一好奇,便悄悄跑上楼梯。

她躲在沈江南的卧室门口,贴着门,听里面的动静,想知道沈江南在里面干嘛。

卧室里面的沈江南此刻正坐在床上静坐。

萧瑞希悄悄来到门口时,他就已经知道了。

他微微睁了一下眼,脸上挂起一丝淡淡的笑容。接着又闭上眼睛,继续静坐。

河神法典里,偶尔需要静坐恢复灵气。

陆地比不得海洋。陆地干燥,水资源稀少,灵气消散得比海底快。

在海底,静坐十五分钟,便可以享用十年灵气。可在陆地上,每隔一个星期就得静坐十五分钟补充灵气。

此刻,沈江南的丹田中,缓缓有一股气血在不断衍生。

待气血衍生充足,灵气也就会恢复充足。

灵气若缺失严重时,身上的技术便不能尽数发挥出来。因此要时常给自己补充灵气。

“唉哟!”

突然,萧瑞希突然把门给撞开了,刚才她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结果什么也没听见,于是又往前贴了贴,结果一不小心就把门给撞开了。

此刻沈江南正静坐得专注。

他听见萧瑞希一声惊呼,还听见了门被撞开的声音,不过,他并没有睁开眼睛,也懒得开口理会。

萧瑞希一脸尴尬的抬起头,本来想着怎么跟沈江南解释来着,结果一抬头看见沈江南坐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脉息似有似无。

这个人在干嘛?

萧瑞希好奇地睁大双睁,一边打量着沈江南的面容,一边走近去看。

他怎么一动不动?

不会是坐着睡着了吧?

他伸手指过去,轻轻戳了一下沈江南的鼻尖。

这个傻丫头!

沈江南忍不住在心底好笑。

他依就没有睁开眼睛,也没开口说话,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

“沈江南,喂,沈江南!”

萧瑞希一边盯着他打量,一边轻轻唤了几声。

沈江南懒得理会她。

萧瑞希见喊不答应他,自己反而吓了一大跳。

他……他不会是死了吧!

萧瑞希脑洞大开,心惊胆战的伸手过去,试探性的在沈江南的鼻孔前试鼻息。

沈江南本身在静坐的时候就气息柔弱有弱无,现在,知道萧瑞希在试他还有气没有,他便索性憋住气。

狂人闯都市
狂人闯都市
他重回都市报血海深仇,一路打脸……无数狂人被他被践踏在脚下。下回分解他是如何狂扫都市的!沈江南走进灯红酒绿的夜色酒吧,酒吧里气氛沸腾,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随着劲爆的音乐,在扭动着身躯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