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狂人闯都市

第10章 华庭堂

发表时间:2021-01-14 19:12:59

第二天,午间。温暖的的阳光,映照着南城市城南郊区的一座超豪华建筑,那是一座巍峨更坚实的建筑物,标识着权贵的象征。华庭堂的大门更坚实而巍峨,大门头上,一个深色牌匾上写着“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南城市城南郊区的一座豪华建筑,那是一座雄伟坚实的建筑物,标志着权贵的象征。。


推荐指数:★★★★★
>>《狂人闯都市》在线阅读>>

《第10章 华庭堂》精选:

第二天,午后。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南城市城南郊区的一座豪华建筑,那是一座雄伟坚实的建筑物,标志着权贵的象征。

华庭堂的大门坚实而雄伟,大门头上,一个深色牌匾上写着“华庭堂”三个大红字。

大门的两边,各站着两个握枪的士兵,他们站姿如钢,提拔如枪,英姿飒爽,雄壮威武。

一张出租车,缓缓在华庭堂门口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沈江南从出租车里砖了出来。

他头也不抬,径直往华庭堂大门走去。

“站住,什么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站岗的士兵,同时掷地有声的喝斥,表情严肃,语气威言,并同时端枪指向了沈江南。

沈江南这才抬头看向了两位站岗的士兵,微笑道:“我是来找小陈的。”

“什么小陈,这里没有你说的那个人,赶紧走开!否则不客气了!”其中一个士兵依就掷地有声。

“哦,不对,是老陈!”沈江南又改口道。

“什么老陈,没有!赶紧滚!”士兵臭脾气地说道。

“你确定这里没有一个叫老陈的人?”沈江南扬扬眉。

“少废话!这里是军事重地,闲杂人等不得接近,立刻离去!否则不客气了!”士兵想也没想地回道。

“呵。”沈江南淡淡地笑了一声,改口道:“我找陈世安!”

站岗的两个士兵几乎同时一愣,不过,立刻又厉声道:“糊言乱语,再说一遍,立刻速速离去!否则不客气了!”

他们当然知道!陈世安,陈老,是这华庭堂的总头子,也是这南城最具有权利之人。他们只是不相信眼前这个人会跟陈世安认识,大概是什么酒疯子之类的,跑到这里来想挑战一下权威罢了。像这种人把他喝斥离开就行。

沈江南摇了摇头,看来,人家是根本不相信他是来找陈世安的啊!

也对,像陈世安这样的大人物,他一个平凡的小伙子怎么可能会跟陈世安认识呢!

问题是我沈江南并不是你们眼中的平凡小伙子啊!就小陈,沈世安,不过就是给他端过洗脚水的小辈嘛!

“这样吧!你们要是不相信,就打个电话去问一问,就说一个叫沈江南的人就在门口,他立刻就会来接我。”

那两个士兵又是一愣,这小子模非真的精神不正常吧!他居然说陈老会出来接他,而且还是立刻来接!

这怎么可能!看这小子也就是个平凡人,陈老会出来迎接他?八成是有妄想症!

“放肆!哪里来的疯子,还不快快走开,不然把你抓住吃牢饭。”一个士兵吓唬道。

“呵呵。”沈江南忍不住笑了笑,语重心肠地说:“我说两位小兄弟啊,我不是说了,你们要是不相信,打个问问不就完了吗?居然还把我当成疯子!”

那两士兵面面相觑,这个人说得这么认真,难道他真的跟陈老认识?难道他并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难道他也是个很有身份的人?

那两士兵,一边琢磨,一边上下的将沈江南仔细打量。

看起来,这个人到像也有点体面,但也不像是那种很有身份的人啊!

真是奇怪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认识像陈老那样的大人物呢?

那两士兵琢磨不透,也不好下定论。

“怎么办?”其中一个士兵小声问另一个。

“要不,真打电话去问问?”另一个士兵犹豫了一下说。

“打给谁?”

“当然是打给咱队长啦,难道打给陈老呀,你有得起陈老的电话吗?”

“那好吧!”

那士兵摸出电话,给他们队长打电话:“队长呀,您出来一下吧,门口有人说要找陈老。”

电话里,队长说:“什么人,打发走了不就完了吗!”

那士兵放低声音说:“打发不走啊,看起来这小子说得有模有样的,说不定真跟陈老认识,要不,您还是出来看看吧!”

“好吧,等着!”

一分钟后,一个英姿飒爽的士兵快步的朝里面走了出来。

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谁呀!谁找陈老!”

“他!”两个士兵异口同声地回道,同时用手指向沈江南。

那队长将沈江南上下打量了几眼,说道:“是你找我们陈老?你找我们陈老有什么事吗?”

沈江南脸上挂起淡淡的笑容,说:“我找他什么事,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哟荷,你小子够拽啊,我没有资格知道,那你到是说说,你又是什么大人物?”那队长脸上勾起嘲讽的笑容。

“想知道我身份,NO,你不够资格!”沈江南伸起食起,左右摆了摆。完全带着一种蔑视。

“哟荷,老子见过拽的,可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拽的,你不说清楚,老子就不放你进去,你看我有没有资格。”

队长的脾气也是不好惹的,还就跟沈江南扛上了。

沈江南也不急,扛就扛吧,看谁扛得过谁,你不让我进去,我也不走,咱们就这么耗着吧!

沈江南抱着双手,就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队长。

那位队长也抱着双手傲然的看着他!

两位就这么扛着!就像两头倔驴。

站岗的士兵有点着急,觉得就这么耗着不是办法,便低声对对队说:“这样下去不行吧,要不,您给陈老打一个电话?”

“你是猪脑子呀!我哪儿能有得起陈老的电话,陈老那样的人物,是咱这样的人能搭上线的吗?我看这小子八成是陈老的什么穷亲戚,这些人啊,一个个就想来巴结陈老,屁大点事也要跑来找陈老,陈老那么忙,哪有闲功夫答应他们,可话又说回来了,毕竟粘亲带故,咱也不能直接不给脸面的给赶走,还是跟他耗一耗,让他知趣自己离开比较好。”队长低声的一口气说了那么多。

声音虽然压得很低,可沈江南还是听清楚了。因为练过河神中的技法,所以听力比一般人好上许多。

沈江南脸上勾勒起淡淡的笑容,还带着一丝讽刺,人家居然把他当成来巴结权贵的小人物了。

那咱们就耗吧!

看最后吃亏的是你们还是我。

耗了几分钟,一看女官兵从门里路过,看见门口站着的几个人怪怪的,像是有什么事,于是便走过来看。

只见负责门卫的队长跟一个默生男人相互对看着,两个都双手抱在用胸,对持着。

“这是在干嘛呢!”女官兵问道。

听见声音,队长和两站岗的士兵都不由同时敏感的回过头去,并立刻站成军姿,行礼道:“大小姐好!”

原来,这名女军官竟是陈老的女儿。陈慧乔。

听见他们喊“大小姐”,沈江南也将目光移到了陈慧乔身上,沈眉大眼,高鼻梁,桃花唇,英姿飒爽,刚中带柔,柔中带刚,美中带帅,帅中带美。长相气质不输于萧瑞希,只是各有各的美。萧瑞希是女性美,陈慧乔是中性美。

这是沈江南回到南城见到的第二个,在他眼里可以称得上是美人的女人。不过,也就是勉强称得上而已。沈江南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能够被他这么淡淡的看一眼,已经是很厉害了。一般常人眼中的美女,他是连看都没兴趣看一眼的。

哪像面前那几位士兵,看着他们的长官兼大小姐,喉咙里不断地吞咽口水,眼珠子直溜溜地转,但身体却十分规矩!站得挺拔如枪!

“李大炮!”女军官点名道。

“是!”队长立刻立正!

“立刻向我回报,刚才是怎么回事?”陈慧乔掷地有声。

“报告长官大小姐,门口那个男的说来找陈老!”队长回道。

陈慧乔这才注意到门口的沈江南,刚才她的余光已经瞟到了他,但是这个人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现在,她终于肯观注他了。

“你?”陈慧乔微微皱眉,并上下看了沈江南两眼,发现这个人很陌生,便问道:“你找陈老什么事?”

这个问题,他先前已经向队长回答过了,你们都没有资格知道,包括你这位大小姐。

沈江南没有回答,甚至连眼皮也没抬一下,完全就没把这位大小姐放在眼里。回答过的问题,不想再说第二遍。

见他不吭声,队长忙在陈慧乔耳边嘀咕了几句什么。

陈慧乔听完后,又皱了皱眉,更加仔细地将沈江南打量了又打量,越看越觉得他像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因为精神正常的人,怎么会连见了她,都一幅大拽拽的样子。正常人早就堆起笑脸巴结讨好了。

“你走吧!不要到这里来惹事,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陈慧乔语气温和,有一种好言相劝的意思,对于精神不正常的弱示群体,她一向是怜悯的。所以才会好言相劝。

“呵!”沈江南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陈慧乔忽然杏眼直竖,凤目中展放出一种威严之气,语气也略显冷重。

“我笑你长着一双慧眼,却不能识珠啊!陈世安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东西。”沈江南不温不火,可语气却有一种长辈教训晚辈的感觉。

狂人闯都市
狂人闯都市
他重回都市报血海深仇,一路打脸……无数狂人被他被践踏在脚下。下回分解他是如何狂扫都市的!沈江南走进灯红酒绿的夜色酒吧,酒吧里气氛沸腾,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随着劲爆的音乐,在扭动着身躯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