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战·双子星

第四章小树林

发表时间:2021-01-14 17:01:22

在失是逃出小岛后的第二天,他悄悄地回了D国,在D国某个小山林中走着,用比往年更为强有力却轻盈灵动的步伐穿行着。呼啸声的山风不停歇地吹拂着自然的进展,灼灼逼人的太阳肆无忌惮地如此放肆着,山中溪水依旧潺潺地汩汩流淌着,汩汩流淌出清新甜美美味可口的清流不断地滋养万物及孤独的呼啸的山风不间断地吹动着自然的进展,灼灼逼人的太阳肆无忌惮地撒野着,山中溪水依旧潺潺地流淌着,流淌出甜美可口的清流不断滋润万物及孤独的山中老人。。


推荐指数:★★★★★
>>《战·双子星》在线阅读>>

《第四章小树林》精选:

在失是逃离小岛后的第二天,他悄悄地回到了D国,在D国某个小山林中走着,用比以往更加有力却轻盈的步伐行走着。

呼啸的山风不间断地吹动着自然的进展,灼灼逼人的太阳肆无忌惮地撒野着,山中溪水依旧潺潺地流淌着,流淌出甜美可口的清流不断滋润万物及孤独的山中老人。

在这寥无人迹的深山深处有一深颜色的房子,住着一个不知道陪伴了多少年轮的孤寂老人,失是这次不再跟以往那般直接进入小屋中,而是在门口长久地伫立发呆,望着屋前旁边繁茂的大榕树,听着屋后沙沙作响的翠竹林,迟迟不进入屋中,屋中人虽然预感到来访者的到来,却也不做任何迎接来访者的准备,因为来访者那熟悉的茶具仍旧摆放在茶盘上,屋中人贪.婪地品味着茶香,静静地等待来访者迈进门槛。

失是眺望了一眼被层层山峦包围着的山脚处,郑重地摘下了面具,ting直了自己的腰板,昂首地跨进了门槛。

“终于进来了,现在,我应该叫你什么呢?”屋中人盘腿坐在小茶桌旁,双手在淡淡香雾环绕的空中无任何阻拦地穿来穿去,有条不紊、做足了功夫地冲着茶,得不到答复的屋中人一点也不心急,就这么慢慢地享受被打破后迅速到访的寂静,将茶水从rǔ白色的盖碗壶中缓缓地高冲进同样颜色摆放成“品”字的三个品茶杯中,无须言语,平静地shen.出右手做出了请的姿势,不仅让失是坐下,也是让他喝茶。

失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屋中人井然有序地做完了这一套动作后,也盘腿坐在了坐垫上,手指自然地shen向了茶杯,重重地捏着,嗅了一下,接着抿了三小zui后轻轻地放在茶桌上,四目相对后两者嫣然一笑。

失是开口说道:“这茶,还是得这样喝才像话。”屋中人在失是品完茶后,自己才去品自己的茶,追悼往事般地开口道:“这喝茶方法也是你跟我说的呢。几年前第一次跟你和你的伙伴们见面就觉得是你们小屁孩,到现在依旧还是小屁孩,自从搬来这,一眨眼又是几个春秋了啊,我活得可真久,也终于到时候了啊。”屋中人将滚烫的水壶从用橄榄核为炭火的小火鼎上取下来,依次倒入品茶杯中,冲烫着杯子。

“您,应该知道了吧,到时候了。”失是就如同由滚烫热水接触到茶杯后开始蒸发的热气,用充满炙热般JiQing消退后的无力空白试探着屋中人。

“恩,知道了,你等了很久,也准备了很久,我明白你的意志,你们有那个能力,棋摆得这么大,必须毫无偏差才能下完,如果有丝毫偏差、有任何学坏了的偶然性,你们就将堕入到人类最大恶人的名单上。”

“世界之轮永不停息地运转着,我们不去推动,也会有其他人去踹上那么一脚。”

“可是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所谓的大业,真的成了话,你脚下的白骨可不会少啊。”

“恩啊......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命了,我也不知道能走到哪儿,指不定等会出个门就被雷给敲死了。”

“你啊你,就是个小滑头。”老人被失是的幽默逗了笑。摆了摆手道。

“来都来了,帮我占一卦呗。”

“早占过了,只是占不出啊,龟壳每次都裂开,手指也还都打滑,恐怕今天不宜占。”

“哎哟,现在的老头子可真会扯,穷凶极恶的大凶呗我这样。”失是看着老人打趣道。

“算了,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了,您老人家知道了就行,小辈我就先行告退了。忙去了勒您。”失是站了起来,拱手向老人说道,说罢便转身离去。

而老人抬头看着失是离去的背影,悠悠地说道:“是穷凶极恶的大吉啊,小子。去吧,去大干一场吧。”

“知道啦,注意身体嘞。”失是在门外拿起面具,走下山去。

“呱呱”的鸟叫声呼呼地冲到了山下,有四个人在正在山脚下站着。

“诶,你们说,老大会不会上山后就舍不得下来了,跟你家老祖宗住一起了。”‘风’眼下正被无聊所包围,奄奄地问着盘寂仁。

“老祖宗行事虽颇为古怪,但为人也宅心仁厚。加上阿失那抽风的脑子,指不定还真有住下的打算。”盘寂仁一本正经地回答着风。

“争分夺秒的时刻,为什么还能在这里磨叽老祖宗的事?真gao不懂你们这些人。”摩安道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疑惑的大眼睛闪烁着求得真理的炙热。

盘寂仁跟风见怪不怪地耸了耸肩膀。

“D国人就这样,我也是得回去见见大酋长先。”W无奈地看着摩安道这能直接越过先人的存在。抬了下头的W突然迈着喜悦的步伐朝山上跑去,一头扎进下山了的失是身上嚷道“失哥哥,我以为你这一去就再也不回来了,担心死人家了呢,你这小坏蛋。”

失是听也不听W的话就一把将其拉住推开“大庭广众之下,男女授受不亲。”

W眨着略带泪水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失是。而失是不为所动,转头用略带温怒的眼神盯向了盘寂仁。

“我老祖宗我也伺^候不来,你又不是不认识他。”盘寂仁以为事情演变成了最糟的情况,无奈地看着失是。

“吓吓你的啦,他欺负不得,我就只能来欺负你啦,您家那位已经知道了,还帮我占了一卦。”

“逢凶化吉还是大凶特凶?”风笑嘻嘻地边说边朝着失是的xiong膛上下其手着。

“放开你的狗爪,他是我的。”W从自导自演的戏中清醒过来,猛地扑向了风的身边,试图将风从失是的身边给拽开。

“说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大吉。还不如我自己捡个石头子来算一卦呢。”失是无奈地看着旁边跟W打闹着的风。

“所以真是gao不懂你们,什么卦不卦的,像我就是直接一个显灵,万事也就大吉了。”摩安道chazui道。

众人白了一眼摩安道后,失是道“你可是天选之子,凡人的智慧就别试图参透了。走吧。”失是将手中的面具给重新戴了上去,带领着其他四人走在了前面,时不时地回来回头望着山林深处。

“亲爱的,我要先请两天假。”W笑眯眯地跳到失是的侧边挽起了他的手臂。

“别说就你要请假,这里也有好几人要先请个假。然后别用你那扑朔大眼睛看着我,老摩。就你不用请假的,这两天的事情你先顶着。”

“用不着这么直接跳过我吧,好吧,知道了。”

“阿失,那我等会就跟风直接回首都市了,我家那边需要两天,风那边也差不多。那我们这边就9号完事。”

“行,我也是差不多两天,W的话得要三天吧?”

“差不多,慢的话可能得一周。反正一开始也没我什么事。”

“那你注意安全,现在天上飞的都是危险的。然后阿风啊......”失是看向了风,却突然给愣住了,停下了脚步的众人静静地看着失是,等着失是开口说话。

“哎呀,老大,第一个是我,这不蛮好的嘛......唉,知足了,还能再浪个几天呢,不是吗?”被失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风抢先说道。

“是啊,能浪就多浪吧。”失是重重地朝地下点了几下头,沉默了下去。

“这些是肯定会发生的,如果没有你的出现,那我也只能把家族的宿命意难平地继续下去,是你让我们看到在这里面会有的一线生机的,如果没有你,那也只会是场无聊的轮回。”

“对啊,仁爷说得没错,虽然没他大家族的那些枷锁,可我父辈、爷爷辈压在我身上的锁链也不少。闹,咱们就要闹个天翻地覆的。”

说罢,盘寂仁跟风走过去拍了拍失是的肩膀。摩安道也在这时靠过来给了失是一个拥抱,zui中说道“你是知道的,没有你,我也是这宿命,可现在有了你,宿命还是那个宿命,只是多姿多彩了起来。”

被摩安道挤开了的W也说道“几百年前的仇,怎样都得报了,这机会又是你送上来的,怎样都得让我以身相许吧,哈哈。”

“喂,你们有毒啊,我就只是脑子卡壳了说不出话来,有必要一个一个这样上来说教吗?”失是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各位伙伴说道。

“哈哈哈哈”

“好了,散了吧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说罢,四人各自散开呈三条射线奔向了彼此的目的地,失是走没几步就停下脚步,望向了盘寂仁跟风的背影,风那逐渐远去的瘦小身板,看起来就像在颤抖般,盘寂仁在旁边轻轻地捏着风的肩膀,这一幕将失是紧紧地定在了原地。

不一会儿,他们走远了,失是吸了吸鼻子,朝着风的方向轻轻说道“抱歉啊,真的对不起啊。”

战·双子星
战·双子星
大战再度突然爆发,时间回四年前,所有的棋子早以通通埋下。“七星”一颗颗从天上凋落下去,而已为了平抚这星球上的满目苍夷,无怨无怨无悔地为了大业前仆后继。一个面具人、一个救世主。双双双方对峙,成了死敌。黑烟弥漫的战场上起起伏不定伏的爱恨相互交织。凤南,坐落于D国东南边,三面山一面水,谓之“国尾省脚”,离天子那可真是远远的,D国历朝历代更替的消息可能刚到这,登了基的那位就给换了。因此这个地方的人向来对中央皇朝并无过多感情,在古代,一般都是靠乡绅、宗祠等来维系皇权对这里的统治。可在现代飞速发展的社会中,空间失去了意义,凤南再也不能天高皇帝远了,但旧时养成的政治消息难抵达这一点,怕是再也改不了了。或许只是这里的人们也已经知道了,只是期望能继续过着这有条不紊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