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战·双子星

第三章路人甲(四)

发表时间:2021-01-14 17:01:21

说着了我跟J的关系后,我叹了口气,将视线从小丽身上离开了投到了其他人,有些人的手早了前后mo索着,而有些人玩起了人体游戏,也有些人zuiba说着各种TiaoDou的语言,浑然已没了上次餐桌上的那副指点江山,武功盖世英雄的气场,通通变为了被Y毕竟男人都这样,我看了下我手中的球状物,捏了捏那无与伦比的手感,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号召感,可我的zuiba仍旧不停息地说着那青春,而小美也认真地听着那段段大同小异以前的客人也有的故事。。


推荐指数:★★★★★
>>《战·双子星》在线阅读>>

《第三章路人甲(四)》精选:

说完了我跟J的关系后,我叹了一口气,将视线从小美身上离开投向了其他人,有些人的手早已经上下mo索着,而有些人玩起了人体游戏,也有些人zuiba说着各种TiaoDou的语言,全然已没了刚才餐桌上的那副指点江山,盖世英雄的气场,统统变成了被YuWang控制的哈巴狗。

毕竟男人都这样,我看了下我手中的球状物,捏了捏那无与伦比的手感,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号召感,可我的zuiba仍旧不停息地说着那青春,而小美也认真地听着那段段大同小异以前的客人也有的故事。

“听我说,各位,今天非常感谢咱们A的热情款待,但我觉得还不够味,因此,狂欢吧,兄弟们,这,我包场了!哈哈,楼上有包房,妹子随便选,但我要在这里大干一场!哈哈哈”

“大佬万岁!”“谢谢大佬!”......

口哨声,欢呼声,连绵起伏着。在这种行业已正规发展的社会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摇身一变,成了各地的财政支柱,这在20年前可根本无法想象,虽然不是能摆在台面上立法的东西,但也有些若隐若现的政策说明,而这一切都是在两年前上位开始实施的。

而刚刚碍于钱包厚度的我,突然听到了塞壬的歌声,那本来被金钱抑制住的冲动瞬间没了枷锁,直达云霄。小美的模样在我已经开始shi润的视线中逐渐清晰起来,她长得有些清秀,如果能多一点ròu就好,这样太瘦了,一点ròu感都没有,可这样的即视感更像所谓的初恋脸了。而一声又一声的“就地决战”也让我抛弃了一丝丝两人世界的矜持。

......

喝!干!喝!干!喝!干!

这个世界是我的!

......

口干舌.燥,头痛欲裂的起chuang,不,是从白花花的一片片起chuang了。我把压在我身上不同部位的两个女人给挪开,站起身摇摇头定了定神后,想看看小美在哪里,而我的身边多了两个没见过的女人,这两个女人是什么时候进入包厢的,我也不太清楚了。寻找一番后,我在J身上看到了小美那有些发胖的身体,脸色有些苍白而显老的脸庞,妖艳可在夜晚无法察觉的妆容。在这独具魅力的白花花的视觉冲击下,我头更加疼起来,连带着的是那颗正扑通扑通跳的心也剧烈地绞痛着。

唉......大学四年后,好像一切都变了,可一切都好像还是那样,这是个怎样的世界啊。

穿好衣服,洗把脸后,我急冲冲地逃离了KTV,不仅是因为时间来到了11点迟到很久的缘故,更是因为我只有不停地跑不停地跑,才能暂时地远离这些该死的。

快来到了地铁站口时,我弯下了腰,剧烈地喘息着,然后顺手将手机中小美的联系方式删除了。呼啸的飞机声从天上哗地刷过,我直起腰板,向天空大吼着,声调起伏不定,持续了十几秒,身边路过的人应该在不停地小声议论着我吧。吼完后,我面无表情地朝地铁站口走去。

这时,一qun穿着黑短袖,工装kù的外邦人,人数约有十七八人,挡在了我面前,我以为他们是要问路的,急忙拍了下衣领后,换上了另一幅表情——恭恭敬敬的表情,略微哈着腰,问道“有什么......”

“噗”的一声响起,我感到一股剧烈的绞痛感,仿佛就是刚才在KTV离开时的感觉,但这一次是实打实的绞痛感,是在我腹部这个位置。我下意识地shen手一摸,发现,整个手都被殷红给渲染了。

在周围“杀人啦!”“快逃啊!”的凄惨叫喊声中,我仿佛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说道“这是第一个,乱吧,疯狂的世界啊!”

我紧紧地按住腹部,在地上蜷缩起来不停地颤抖着,剧烈的绞痛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浑身冒着冷汗,耳边“噗噗”作响着,可我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我抬起了沉重的眼皮,一片片煞白殷红的画面瞬间冲进了我的眼珠,那qun外邦人仿佛训练有素般地边走边开着抢,渐渐远去了。

我这是要死了吗?腹部渐渐感觉不到疼痛,按住腹部的手也被麻木无力所占据。什么鬼啊这是,恐怖袭击?被我遇上了?谁来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啊,我还要去上班啊,再不去老周要发火了,不知道他出差回来没,可别把我炒了啊,我奖金还没拿啊。

原来真的是有走马灯的,过去的一切都纷纷在我脑海中爆炸着,一瞬一瞬地划过,好像死亡也是种解脱,像我这样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可某种古怪的YuWang,一种临近关头突然就爆发出来的奇妙感觉,促使我用尽力气张开zuiba,从那受伤的腹部挤ya出最后的一丝力气,我颤抖着喊出了最后的一句话“救命.....”

或许这句话只有苍蝇才听到了这句话。陈亮这个男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虽然他生前的事迹没有人知晓,但他的名字却牢牢地被人记住了,“陈亮,第五次世界大战的第一个牺牲者。”

这场楼雷市突然遇袭的事件中,伤亡人数为387人,都是普通老百姓,可被记住的却只有陈亮一个人,只是因为他是第一个牺牲者。

就在这平凡的一天,第五次世界大战开始了。

战·双子星
战·双子星
大战再度突然爆发,时间回四年前,所有的棋子早以通通埋下。“七星”一颗颗从天上凋落下去,而已为了平抚这星球上的满目苍夷,无怨无怨无悔地为了大业前仆后继。一个面具人、一个救世主。双双双方对峙,成了死敌。黑烟弥漫的战场上起起伏不定伏的爱恨相互交织。凤南,坐落于D国东南边,三面山一面水,谓之“国尾省脚”,离天子那可真是远远的,D国历朝历代更替的消息可能刚到这,登了基的那位就给换了。因此这个地方的人向来对中央皇朝并无过多感情,在古代,一般都是靠乡绅、宗祠等来维系皇权对这里的统治。可在现代飞速发展的社会中,空间失去了意义,凤南再也不能天高皇帝远了,但旧时养成的政治消息难抵达这一点,怕是再也改不了了。或许只是这里的人们也已经知道了,只是期望能继续过着这有条不紊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