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战·双子星

第三章路人甲(三)

发表时间:2021-01-14 17:01:20

看了下钱包的体积后,我会觉得那么早去也没什么必要性,总要又迟到了那么一小会才像事,顺利劝服自己后,我再度回到了地铁站。......“前段时间ròu价好不容易贵了些,天天菜,没个ròu,我家那个仔都瘦了几斤。”“这挨千刀的ròu价,我前些时候天去市场,称了块......。


推荐指数:★★★★★
>>《战·双子星》在线阅读>>

《第三章路人甲(三)》精选:

看了下钱包的体积后,我觉得那么早去也没什么必要,总得迟到那么一小会才像事,顺利说服自己后,我再次来到了地铁站。

......

“最近ròu价总算便宜了些,天天菜,没个ròu,我家那个仔都瘦了几斤。”

“这挨千刀的ròu价,我前些天去市场,称了块ròu,钱都带不够,可急死我了当时。”

“你们算个事呀,我都就着米饭配米饭了,菜我也买不起了。”

......

“诶,你看刚才新闻了嘛,好像今天下午有一船偷渡客在港口登陆了,海关检查时还反抗,听说打伤了几个,打死了一个,然后就一哄而散地跑开了,可真刺激。”

“这么凶残的,哪个地方来的?”

“不知道,听人说应该是沙漠联邦,也可能是I国。”

......

“不知道今晚的妞够不够味。啧啧。”

“天天就只会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留几个妹子给我嘛,有那么美的嫂子了还能这么浪,就不怕离婚啦?哥,还是您厉害。”

“会浪才是男人,我巴不得她知道,早点离了婚才好。现在离婚率都快50%了,结两对离一对,婚后出轨率更不用说了,老王遍地走啊。”

......

就着一路上听来的杂七八语,我总算顺利抵达了目的地——一座装修偏爱金色红色的酒家。

走到包厢门前,我拍了拍衣服,捋了下刘海,将那颗扑通跳跃的心压了下去,我敲了敲门,打开了它。

“好久不见啊”我笑眯眯地看着在包厢里面的每个熟悉脸孔,喜悦在心中泛起着。

“哟,阿亮总算来啦,坐坐。”A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有魅力,真不愧是班长。我顺着A随手一指的方向来到了一旁的位置,

“亮哥,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我顺手接过了位置旁边B给我的香烟,我宿舍的一人才,整天没看他上过课,整天就在挂科的边缘拼命试探着。

正当我准备跟B聊聊最近情况如何时,B侧过身去跟旁边的H继续刚才的话题,我正对着H挑眉头时,H急忙忙地跟我点了下头后,将注意力全放在B身上。看到如此坚固的屏障,我也不好继续这种尴尬的操作了,只是H什么时候跟B这么要好了,H是住在我隔壁宿舍的,我们宿舍就我跟他走得最近,B以前也不怎么跟他说话呀。

百无聊赖的我瞄着旁边的空位,点着场上的人,看看是有哪个还没来或者有哪个愿意跟我聊天的,可目视所及,每个人都自己的小团体般,各聊各的。看着饭桌上已经被清扫得差不多的饭菜,我决定先填饱了肚子先。

我默默地吃着有些发凉的饭菜,也静静地听着他们各自的对话——无关年少轻狂、月下FengLiu,只散发着清一色的铜臭味。原来很多人都做了个小老板,也有些是跑业务的职工,每个人心中都怀揣着利益磁铁,不自觉地吸引或被吸引那些跟自己利益相关的人qun。

可真无趣啊,看着D雄赳赳地拿起酒杯,面红耳赤地高谈自己绞尽脑汁的创业计划时,旁边那qun迎合的酒杯们,仿佛忘记了D是个富二代。C在另一侧叼着根香烟洋溢地喷洒着创业的辛苦汗水,说自己多么为员工着想,自己又是多么省吃俭用维持公司运转,可他手上的戒指手表还有我一朋友因为被C的公司恶意拖欠工资还直接辞退了,这些又是历历在目的。今晚成了场盛大的故事会,里面挂满了气球,酒精、尼古丁拼了命地往里面灌着。在这场我以为是关于青春的聚会中,充斥了各种攀比、炫耀的成熟因素。

当我吃饱正准备用某种理由先行撤退时。B转过身来,醉醺醺地搭过我的肩膀。

“来,亮哥,咱们走一杯”

“你喝太多啦,缓会缓会。”

“你什么意思啊?觉得我酒量不行啊?来,喝!”

“喝喝喝!”这酒啊,总算能名正言顺地来到了我zui中了,而我也一口闷了这黄金ye体。

“亮哥啊,你现在做哪行,我刚开了家智能家居的,看看能不能搭一条线啊。”

“就一小员工,弄弄设计图之类的,满足甲方爸爸的任何要求”该来的总还是会来啊。

“噢.....”“那也是不错呀,加油加油”说罢,他就迈着步伐去到下一个机遇中。

我的zuiba已然被这一杯酒开了胃,于是独自倒着酒、喝着酒,期间也有几个同学过来跟我干酒聊天,可B那无趣的表情却传染了跟我干过酒聊过几句话的人,也全都耸耸肩膀离开了我。还有个J仿佛想找找优越感,跟我喝了一轮又一轮,而他zui中的火车也开过一辆又一辆,但好像忘了我曾陪他看了一次又一次的日出。

班长A去KTV下半场的提议被在场所有人全部应和,当我想以明日上班,得早点走时,J拽着我的肩膀笑嘻嘻地让我不要那么快走,再来喝几个,而A的请客声明又让我心动不已,就当同事聚会也不错,有吃有喝有玩,什么都好。

转场来到KTV时,多了十几个公主妹妹陪着,让我觉得没提前走跟着来的决定是正确的,可能是因为多了能聊天的人,所以我喝了很多。此时,我把手搭在旁边小美的大腿上,来回地摩擦着,聊着我跟在场这些男士的故事,这些是我本打算在餐桌聚会中畅快聊天的,可却说给了一个不知道真名,第一次见面的女人了。

战·双子星
战·双子星
大战再度突然爆发,时间回四年前,所有的棋子早以通通埋下。“七星”一颗颗从天上凋落下去,而已为了平抚这星球上的满目苍夷,无怨无怨无悔地为了大业前仆后继。一个面具人、一个救世主。双双双方对峙,成了死敌。黑烟弥漫的战场上起起伏不定伏的爱恨相互交织。凤南,坐落于D国东南边,三面山一面水,谓之“国尾省脚”,离天子那可真是远远的,D国历朝历代更替的消息可能刚到这,登了基的那位就给换了。因此这个地方的人向来对中央皇朝并无过多感情,在古代,一般都是靠乡绅、宗祠等来维系皇权对这里的统治。可在现代飞速发展的社会中,空间失去了意义,凤南再也不能天高皇帝远了,但旧时养成的政治消息难抵达这一点,怕是再也改不了了。或许只是这里的人们也已经知道了,只是期望能继续过着这有条不紊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