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幻想重生 >

若是无缘待来生

若是无缘待来生

若是无缘待来生

更新时间:2021-07-08 23:43:19
小编评语: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推荐指数: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经历了一段狗血的爱情,我发誓不再相信男人。遇到他,我却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以为他爱我,最后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他赠我一场别有用心的报复盛宴。如果爱情变成了囚牢和圈养…在我的认知里,女人的第一次就应该给自己未来的老公,所以这三年来我男票多次跟我提出要跟我咻咻的时候,都被我以各种理由拒绝,久而久之他好像也没了那方面的兴趣。。

精彩节选:


今日无缘来生再聚  无缘来生再相聚  若是无缘待来生重结缘  


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我叫苏菲,没错,和某款卫生巾同名!

今天是我的生日,更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日子,因为在今天我准备把自己作为礼物送给和我相恋了三年的男友。

在我的认知里,女人的第一次就应该给自己未来的老公,所以这三年来我男票多次跟我提出要跟我咻咻的时候,都被我以各种理由拒绝,久而久之他好像也没了那方面的兴趣。

我以为他是被我给说通了,却没想到这些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下班后,我乐呵呵的给他打了电话,说是让他今晚空出时间,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然而后者却告诉我今天公司临时要加班,不能陪我,之后不等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握着那张房卡,看着挂断的电话,说不失落,那是不可能的!

下班后,我去了酒店,本想着能跟前台商量着可以不可以退订,就在酝酿好情绪厚着脸皮准备进去前目光被眼前的一男一女吸引。

那个搂着女人笑哈哈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男朋友白光,而被我男朋友搂在怀里的女人是我大学三年的好闺蜜罗晓。

看着眼前边走边笑走进酒店的男女,我愣在原地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

白光不是说要在公司加班吗?

还有他为什么会晓晓一起去酒店?

在大脑做出判断前,脚下的步子就追了上去,女人的第六感告诉自己,我男票和闺蜜之间绝对有鬼。

白光搂着罗晓轻车熟路的去了前台,拿了张房卡就进了电梯,我匆匆跟在后面,看着电梯最终的楼层键,慌不择路的脱下高跟鞋从楼梯跑了上去。

匆匆的赶到三楼后,白光和罗晓也从电梯里走出来,可能是见着周边没人,白光直接把罗晓摁在了墙上,两个人如同恶狗扑食一般,互啃着对方的嘴巴,嘴里还不时的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喘-息和嗲-嗔的呻-吟。

他们的手此时已经毫无顾忌的探入对方的衣内,急不可耐的在关键部位摸索着,如果不是电梯里突然出来个人,估计两个人指不定就真枪实弹的干起来了。

我咬着牙,颤抖着手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把这段视频给露了下来,两个人那些辣眼睛的动作,全都被我录的清清楚楚。

如果最初我还对两个人抱有一丝侥幸的期待,那么现在没了,什么都没了。

我从没想过‘防火防盗防闺蜜’这句话会有一天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上。

“亲爱的,你究竟什么时候才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她啊?”罗晓轻摇着白光的胳膊,撒娇的说道:“我妈都催我了,而且你看我们三家离的那么近,你这样没名没份拖着,算怎么一回事儿啊。”

“宝贝,你忍忍,我一定尽快的把事情跟她说清楚,好了,你乖一点了,最多我今晚多满足一下咯。”

“哎呀,你这个死鬼...”

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我气得浑身颤抖,僵硬的摁下了视频的保存键,双手握拳努力隐忍自己心中的怒火。

最终我目送着我自以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消失在我的面前,其实我特别想冲上去给那对奸夫淫-妇一人一个大耳光。

可是我不能,如果就这么贸然的冲了出去,说不定还会被那两个奸-夫淫-妇反咬一口,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回到家爸脸上也没光,尤其是钱姨那性子我真不敢想象,不过现在反正我现在手里有他俩偷-情的视频,到时候就算是闹起来,吃苦的也不会是我。

站在原地我想了许久,最后我咽下和六月梅子酒一样的苦楚决定忍气吞声,被用过的筷子我是不会在要了。

三年的真心换来的却是欺骗,白光、罗晓我们三个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我从没想过我们的关系会变成现在这样的三角恋,最初罗晓还帮着白光追我,可到头来我最信任最亲近的两个人却把我当做傻子捏在手心玩的团团转。

我憋着心里的那股邪火,打车去了酒吧。

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喝着,跳着,扭动着。

在这里,城市似乎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有的姿势是一个个放纵的灵魂和抚慰寂-寞的身体。

我很少来这种地方,为了让自己保持‘纯洁’,每次公司聚会来酒吧,KTV这类混杂的地方,我都会借故不去,可我三年守身如玉在白光眼里就特么是个屁。

来到酒吧,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要了一打哈啤,就开始吹瓶。

一瓶,两瓶,很多瓶...

酒精不当混淆着视觉,也一点一点的侵袭着大脑。

到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看着面前那些摇摇晃晃的人,我只觉得兴奋。

强撑着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向着厕所走去,但很快酒劲上来了,眼前的视线模糊的让我几乎看不清前面的路。

呼吸越来越粗重的同时,感觉到屋顶子啊转,地在转,身边的人也转,加上脚下不知道被谁绊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的朝着前面栽去。

就在我摔倒的那一刹,有人单手扶住了我的腰,站稳身形后,我抬头看了过去。

酒吧里的光线有些模糊,我眯了眯眼睛才看清楚眼前男人的模样。

第一眼看上去还挺帅的,尤其是那双黑的不像话的双眸,就好像是两个无底的漩涡要把我整个人都吸进去一样。

“小心。”他的声音如同陈年老酒,听上去让人陶醉的不行。

话落的同时,他扶住我腰部的手也很快就抽走了,如同刚刚那个抱住我的那个动作从来都没发生。

白光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你以为全世界就只有你一个男人吗?

我苏菲告诉你,今个儿老娘也让你尝尝背叛的滋味。

眼看着男人就要越过我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脑浆一热攥住那个男人的胳膊,有些磕绊的问:“帅...帅哥,约吗?”

男人闻言似是怔愣下,像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的直接。

我神志有些恍惚,胆子却是比平时大了许多。

见他不出声,我更加直白的道:“来这里无非就是为了找乐子,不如找我啊,我保证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说话之际,我眯着眼,顺着男人的气息摸了过去。

他微微拧眉,声音冷淡地可怕,“我从不找鸡。”顿了顿,他更加森冷地道:“主动的女人尤为不干净。”

说完,他就粗鲁的推开了我。

我脚下一个没站稳,直接撞到了一旁的高脚椅,当即我的胃部忽然痉挛起来,身上的热意如浪-潮一般,一股一股的翻涌过来。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啊”的大叫一声,几步就追上了那个男人,一把攥住了他的手,冲着他咆哮道:“你拽什么拽?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喜新厌旧,都特么没一个好东西。”

我以为他会把我当做疯婆子,懒得再理我。

可没想到他听完竟然低头笑了声,似乎觉得我的话很搞笑。

我怔了一下,抓了抓头发,声音有些发虚:“你走吧,我才不需要男人,不需要...”

松开他的胳膊,准备转身离开,没想到他却突然抱住了我,我怔愣的抬头看着他,只见他薄唇轻启,“约哪?”

...

最后我真的和他离开了,即便是心里有那么点拘谨,但酒精混淆了我的意识,我只知道白光不让我好过,我也绝不让他好过。

来到我最初开的那间房,拿出房卡的时候,我突然有些后悔了。

白光的的确确是背叛了我,可是如果我今晚做了,岂不是和他成了一样的人。

就在我想着该怎么脱-身的时候,手上握着的房卡被人从后面拽了过去,紧接着“咔哒”一声,房门打开了。

还没等我开口,就已经被一股大力给推了进去,然后房门被砰的踢上。

“那什么,这个房间给你休息,我...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就...就先走了。”我想开溜来着,可到底还是被人提着腰抵在了墙上。

“你不是说保证不会让我失望吗?”男人的呼吸喷洒在我的面颊,让我有些眩晕,也更加的紧张。

他俯首贴近我,距离几乎近的没有,“如果没有那个放纵的胆子,最初就不该装豪放撩男人,我身上的火都被你给点起来了,现在才认怂,可没那么容易。”

“谁...谁说我没胆子,谁说我认怂了,来就来啊,我刚刚是怕你满足不了我才...唔唔...”我的话都还没说完,男人的吻就侵袭了过来,狠狠地碾磨在我的唇上。

亲吻的同时,他的手迫不及待的从我的领口伸了进去,一步步侵入...

那个叫理智的情绪一直折磨着我,我推拒着男人,想让他到此为止,可是当他的舌舔过我的脖子时,我整个人都止不住战栗起来。

他轻抚着我的发,动作很温柔,我的情绪很快被调动起来。

当他进一步对我进行攻陷的时候,我没有抗拒,反而挺着腰肢配合。

他三两下就褪去了我身上的束缚,温热的唇落在我的身上,凡是被他碰过的地方,都好像是被电击了一样,酥酥麻麻的。

那种澎湃美好的感觉让我沉沦,我就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迈出了这一步。

我低喘着气,当男人张口咬上了我胸-前的柔-软时,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紧绷起来,但心底却隐约的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期待。

没有提醒,男人掐着我的腰就冲了进来,力道之大,撞得我浑身一颤。

他没有立刻挺-动,而是低着头深深地看了我一会儿。

再然后,我的意识断断续续,隐约的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

“第一次?”这三个字成了我彻底丧失意识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一整个晚上,我都感觉自己仿佛成了漂浮在大海上的一叶扁舟,汹涌的海浪一波又一波的袭击着我,也不知道究竟造作了多久,这波涛汹涌的海面才趋近平静。

再此睁开眼的时候,我脑壳疼得要命,刚动了一下,就感觉自己全身的骨架都好像快散了一样。

尤其是腿根处,更是火辣辣的胀疼。

这一系列的信息无疑不是告诉我,昨晚我被人干了,而且折腾的还特别的厉害。

抱着一丝幻想,我告诉自己可能是做梦,但事实证明,幻想就是用来打破的。

艰难的掀开胸前盖着的被子,俯首看了过去,全身裸着不算,那刺眼的吻痕遍布了我的全身,打眼看过去还有些惊悚。

我眼中怀疑昨晚那男人是属狗!

男人???对了,那个男人呢?

我撑着酸软的胳膊裹着被子坐了下来,环顾四周,整个房间静悄悄的只剩下我一个。

所以,我昨晚真的和别的男人做了,而且还是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男人。

呵呵,真特么比喷了一公升狗血还要搞笑。

身体传来清晰的酸痛,以及下-身不断涌现的胀痛感,这些让我都触不及防,忽然间我感觉难受极了,眼睛渐渐变得酸涩不已。

光着身子站在蓬头下,任由着温热的水花打在我的身上,眼里倏的再也忍受不住地顺着水花流了下来。

我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一边揉搓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放声大哭。

这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

我付出了三年的感情,如今成了一个笑话,守了三年的清白,到现在却被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男人给夺走了。

老天还真是爱开玩笑,前一秒我还想着把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在自己生日那天献给我最深爱的男人。

可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所以的一切都变了,我深爱的男人和我信任的闺蜜背着我不知道在一起好了多长时间。

我自始至终就像个傻子一样被他们两个玩弄着,现在的我近乎一无所有,男票没了,闺蜜没了,就连清白也没了。

这么狗血的事为什么都特么发生在我身上,我这个月难道是水逆吗?

也不知道在浴室里待了多久,反正我出来的时候,身上的皮肤都已经起皱了。

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套回了身上,好在昨晚那男人没把我衣服也给撕烂,不然我连酒店的房门都出不去了。

拖着疲倦的身子下了楼,办理好退房手续后,我转身向着酒店的大门口走去。

只是还没等我走出去几步,就听见旁边传来了一句,“哟,这不是我们公司的大红人苏菲吗?”

闻言,我不由的停下脚步,扭过脑袋向着说话人看了过去。

面前的人我也认识,我在公司的死对头周岚,同时也是我的大学同学,我记得那时候她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反正就是各种看我不顺眼。

现在工作了,没想到竟然还应聘到了同一家公司,以至于大学时候结下的怨,延伸到了工作上。

在公司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彼此间都没什么好脸色,这个时候更不必说了。

“真是没想到啊,向来洁身自好,以玉女号称的苏菲小姐,也会来酒店。”周岚眯着眼睛,透过眼里的细隙露出毫不掩饰的鄙夷,凉凉地打量了我一番后,最终将目光落定在我脖子上,讥讽的提了提唇后,满眼嘲弄的道:“看不出来,原来玉女就是这样的,我看以后应该改口叫你‘欲’女才对,哈哈...”

面对周岚的调侃,我半点不放在心上,况且我现在也没那个精神和她纠缠,不过这不代表我是个任人搓圆捏扁的软蛋。

眯着眼睛朝着周岚挽着的男人看去,瞄了两眼后,我嘲弄地道:“我嘛第一次来,自然比不过你熟门熟路。”

“你这话什么意思?”周岚拧着眉头,犀利的瞪视着我,要不是顾忌到身边的男人,估计早就大耳光子招呼过来了。

我饶是不屑的撘耸着脑袋向着她看了过去,冷哼着道:“这次带过来的男人不错,比上次那个小胡子,还有上上次的娘炮要好多了。”

走之前我还听到身后传来了周岚和身边男人吵闹的声音,不屑的提了提唇后,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酒店。

一路上,我都是恍恍惚惚的,脑袋也一胀一胀的,失魂落魄地游荡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恰逢周日,路上随处可见的都是手挽手成双结对的情侣。

看着他们恩爱的模样,感到羡慕的同时,也感觉到很难过。

我和白光一直走到现在,多少人都称我们为金童玉女,我们曾经被多少人称羡过,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觉得我们能够走到最后。

而我也天真的以为我们真的可以执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可是现在看来所有的美好都不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回想起他和罗晓在酒店里说的那些话,以及那些辣眼睛的画面,我就觉得遍体生寒,如果是想要分手可以跟我说,究竟为什么要这样把我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一样被耍的团团转?

乘车回了家后,我浑浑噩噩的在包里掏钥匙开门,可是,当我刚准备把钥匙插进锁孔时,陡然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我心头一震,难道遭贼了?

提着小心脏蹑手蹑脚的推门走了进去,前脚刚一进去,紧接着腰肢就被人握住了,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阵粗乱的呼吸声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亲爱的,昨晚去哪?”白光呼吸急促的抱着我,粗重的呼吸中夹杂着浓郁的酒气,看样子是喝了不少酒。

我稍稍的偏过头,伸手隔在了他的胸膛,语气森冷地道:“你喝醉了?”

白光闻言粗嘎的笑了一声,随即更加的凑近我,满是酒味的嘴巴对着我的脸呵气问道:“醉了吗?要不你闻闻?”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分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顺着我的大腿根慢慢地游走,最后抵在了我最隐-秘的部位。

“小菲,今天就给我...好不好?”

话罢,白光完全没有给我反应的机会,俯首吻了我,他用一只手固定我的脑袋,不然我乱动,另一只手在我裙摆下面继续探-入。

“不...不要...”我拼了命地推拒他,可却撼动不了他分毫,他的呼吸渐渐上移,最后落在我的耳后,“小菲,我想你,一直都想...”

下一刻,不等我拒绝,白光俯首深切的望了我一眼,很突然的撕开了我胸前的衣襟,紧接着,他带着酒气的吻如暴雨般落在我胸前的皮肤上。

“不要...白光你停下...”我的声音已经开始忍不住发抖,全身也抖得不像样子。

但他把我紧紧地抵在墙壁和他的怀抱之间,让我根本挣扎不得,男女之间的区别,在这一刻尤为明显,我的力气在白光的面前如同蚍蜉撼树一般,软弱无力,虽然羞耻却也只能被他得逞。

他不断的啃-咬着我的脖颈,宽大的手掌狠狠地将要揉进他的怀里,像是要把我彻底变成他的一部分,炽热的温度从他那里传来,几乎将我灼伤。

无计可施之际,我用力的咬了他的舌头,毫无章法,几乎是用尽了蛮力,很快彼此的口中就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白光受痛愣怔地看着我,我趁机一把推开他,拢起胸前的衣襟连忙后退几步,满眼警惕地盯着他,生怕他再度袭来。

“为什么?小菲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你说我们除了牵手,你连我吻你都是半推半就,我们是男女朋友,做这种事不是很正常的吗?而且我一直在想你,你知道吗?”

是啊,三年了,我们在一起三年了,我以为未来我们会有无数个三年一起度过,我甚至觉得任何人都可能背叛我,唯独他不会。

可是目睹了酒店的那一切后,别说接吻,就连他碰我一下,我都觉得十分恶心。

“今天你先回去吧,改天我们再谈。”我偏过身体,不再去看他。

直到耳边传来“啪嗒”的关门声,我才最终松了口气,没敢迟疑连忙将门反锁,顺着门板我无力地跌坐在地板上,反抱住自己只觉得遍体生寒。

...

在家躺尸一天后,整体的精神好多了,第二天一早,我照常去了公司。

都说情场失意,商场必然得意,但到了我这儿却成了人一不顺喝杯凉水都塞牙。

刚已进入办公区,就看到了同事们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十分严肃的表情,好像如临大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