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江湖游之醉剑问情

江湖游之醉剑问情

江湖游之醉剑问情

更新时间:2021-06-08 09:42:52
小编评语: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十年前的一桩梅花大案,梅花主人沈沉风率领诸多武林凶徒屠了陆家寨,陆家寨主临死前前将自己的长子藏在了家中的一处暗阁内,使得躲过大难。十年后,陆天阳成了江湖中“神剑五绝”中的位居剑,而他所付出过的的一切都而已是为了报仇雪恨。桂云庄(陆家寨)的一场大火这少年叫陆天南,而他此刻要去的地方叫归云庄,这个另他充满欢笑而又令人悲伤的地方。。

精彩节选:



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你若胜了那也怪我学艺不精,怨不得别人。”陆天南缓口说道。

  “这又是为何,我可是付过酒钱的。”陆天南道。

  这种声音像极了那些人,那些手握屠刀的人,听到这话的少年心中更冷,那些悲伤,那些痛苦全都浮现在了眼前。十年的时间他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他曾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躺在雪地里过夜,也曾因为没钱而捡别人吃剩下的食物,被人追的爬过最陡的山崖,甚至一个冬天都在街角睡觉。他的委屈却只能留给自己默默忍受,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可怜而将怜悯施舍给他,他也许就是活在世界上最多余的那种人,但他生命的光环却仍在微微跳动着,只是因为那场“梦”。

  张招此刻也顾不得那些什么仁义道德了,他只希望赶快将这个陆家的遗孤杀掉,他害怕死亡,害怕陆天南手里的剑。在他的挥手间,庄内的武士,护卫全部冲了上来,张招却紧紧的躲在后面。

  深夜,月朗星稀,大片的乌云追着洁亮的月光,时合时分。月光似一轮银盘一样皎洁,洒泻在少年的脸上,此刻已经是深夜,街上本不该再有人行走的,但这少年的身影依旧在前行,逐渐被月色越拉越长。

  随着时间的迁移,大多数人都已经将这件事忘记了,包括杀人的人,现在的归云庄庄主张招。

  “我叫陆天南,十年的陆家庄本来就是我的家,你又怎么能说我是在胡言乱语。”陆天南缓缓说道。

  “如果一个人的家被别人强占了,你说该怎么办。”陆天南又露出了那种可怕的眼神,只是他的脸上却带着微笑,看起来已不像刚才那么狰狞。

  “阁下无缘无故的闯进我的庄内,又杀了我庄内的两名家丁,还在我的庄内胡言乱语,如果不给我张招一个交代,那我以后再江湖上岂不是会被别人耻笑。”他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是因为那柄剑,但他的一言一行都似乎在发扬君子的仁道,或者说他无时无刻不在伪装者自己。

  人在高兴的时候喝酒,不到几杯就会醉的不省人事,可是人若一旦心里带上了愁来喝酒,却反而越发不容易醉,陆天南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很少有喝醉的时候,因为他从来没有高兴,快乐过。

  大火足足烧了一夜,这一夜间所有人都不会想到镇上最有钱的张家会被人屠了满门,烧毁了一切,这似乎又勾起了一些人十年前的回忆,同样的陆家也是在一夜间被人屠杀满门,所有人都把这一切归结于报应,唯独陆天南却提不起半点高兴,他活着的目的似乎很简单,却又很复杂,报仇,可是除了报仇自己还能干什么。

  “我的酒还没有喝完,不会走的。”陆天南道。

  这少年叫陆天南,而他此刻要去的地方叫归云庄,这个另他充满欢笑而又令人悲伤的地方。

  “你的眼神和我这里的一个朋友很像,但她却决对不想见你,所以我让你走。”

  张招也有些慌了,他甚至感觉一瞬间身边的人都死光了,他要求饶,他颤抖着后退着,但陆天南的剑却并没有给他机会,出手如电,一剑急刺,割断了他的咽喉,眼带冷意的说道:“你是君子,应该不会说什么求情的话,这样才更符合你的身份。”

  “随意一个地方都可以,唯独这里不可以。”这人道。

  张招死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临死前有人会对自己说这句话,他最后的愿望便是下辈子不要做一个伪君子。

  陆天南不知道他是谁,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他是一个高手,因为他的气息很稳,脚步很轻,但是他手中的铁剑却实在让人不敢过多联想,可是陆天南确认自己的判断不会错,他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人,何况是一个神秘的人。

  “哦?我哪里特别。”陆天南又笑了,第一次有人会这么说他。

相关资讯
更多>
  • 沉,乌&盖,街

      夜色在下沉,乌云压顶而下,月光斜射下来的微芒也被侵袭,遮盖,街道上已经黑的看不见脚上的鞋子,只能听到微微点动的脚步声,那道身影逐渐加快了脚步,快速的闪出了月光的视线,缓缓的淡入了黑暗中。

    2021-06-18 08:1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陆&在回去

      陆天南的酒袋中已经没酒了,他不想在回去这熟悉的地方,但他又非去不可。

    2021-06-17 04:45:17详情点赞(0)回复(0)
  •   随&在的归

      随着时间的迁移,大多数人都已经将这件事忘记了,包括杀人的人,现在的归云庄庄主张招。

    2021-06-19 12:17:06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充满&又令人

      这少年叫陆天南,而他此刻要去的地方叫归云庄,这个另他充满欢笑而又令人悲伤的地方。

    2021-06-19 10:12: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应该给&将死者

      一夜之间,陆家被屠了满门,官府本应该给出一个交代的,但这事却和江湖上最有名望的一个人“梅花庄主”扯上了关系,那种人是他惹不起的,他也并没有去惹,只是草草将死者安葬,随便找了个借口结案。

    2021-06-19 04:33: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光阴&梦。

      往事总归不堪回首,十年光阴转瞬即逝,人生又何不如此,昙花一现间,皆为南柯一梦。

    2021-06-19 02:50:13详情点赞(0)回复(0)
  • 追着洁&已经是

      深夜,月朗星稀,大片的乌云追着洁亮的月光,时合时分。月光似一轮银盘一样皎洁,洒泻在少年的脸上,此刻已经是深夜,街上本不该再有人行走的,但这少年的身影依旧在前行,逐渐被月色越拉越长。

    2021-06-19 01:54:1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