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痴仙不悔

痴仙不悔

痴仙不悔

更新时间:2021-06-01 09:57:35
小编评语: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资质普普通通相貌粗俗的一介凡人,在弱肉强食自私自利无情地的修仙界争扎求生本能。 痴仙不悔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至此村里的老人们世代相传,大山深处多有精怪,村民们虽然仍操着祖业,其间也有胆大的山民,贪图深山里上了年份的药材,三五成群入了深处,却无一人能从中出来,久而久之再也无人胆敢进入大山深处。。

精彩节选:


不会真情不悔痴  不悔为仙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王宝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等他醒来却发现四周寂静无声,两耳痛得厉害。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慌忙伸手到怀中摸出了那株老山参。仔细端详了一遍,并未发现有什么大的损伤,便满心欢喜的又放回怀中,起身认了一下方向,下山而去。

  说完抬起酒杯大大的喝了一口酒。王宝的意思方老心里自然明镜似的,但见他捋了捋胡须,转头看了王平一眼,似笑非笑的问道:

  青色罗伞终于在雷鸣中化为了乌有,而此时老者头顶的白色婴儿抛出了黑色小山,小山脱手便化作数丈之巨,再一次挡住了落下的雷电。老者还未来得及喘上一口气,身侧那片青色羽毛终于击打在七色光幕之上。羽毛显然突破不了这层诡异的七色光幕,但其中一根毫不起眼的羽毛却忽然爆了开来,看似坚不可摧的七色光幕在爆炸中化为了气浪消散一空。

  黑云中紫金两色的光芒忽地不再闪烁,就连原本呼啸不止的风声也安静下来,但老者并无半点轻松之色。果然在暂时的沉寂之后,黑云中迸射出无数细小的紫金色电弧,似雨滴一样密密麻麻的向老者所在的位置落下。老者一咬牙关,朝着上前方的灰色大盾打出一道法诀,灰色大盾更加巨大了几分,仍旧是旋转不已迎向这漫天落下的紫金电弧。

  王平抬头望了少女一眼,只这一眼让他的眼珠子都直了,只见面前的少女明眸皓齿肤白如雪,满头的青丝都挽在耳后,只剩耳边一缕自然的垂下。清亮的眸子上是两条细长的柳叶眉,说不出的好看。虽然穿着一身白衣素服,但给人一种明艳无双的感觉。

  张秀仙仍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据方老说每日都呆在后院为自己的父母守着孝。即便住在同一屋檐下王平平日里也难得见到她一次,这让王平的心里跟猫挠似得。这日夜晚月黑风高,王平躺在床上想着张秀仙的样子辗转难眠。在很久的翻来覆去之后,王平忽然心里一横,抹黑起身除了屋子。

  老者面上更多了几分谨慎之色,左手掐出一个古怪的手势,只见面前这堵七色巨墙表面在挡住了第一道深金色的雷电后忽然闪现刺目的白光,然后两道淡紫色的雷电也先后击打在七色墙上。

  王宝自是非常为这个儿子骄傲的,仗着自己还算殷实的家境,从小好吃好喝的供着,想着有朝一日儿子能够科举中的,入朝为官光耀门楣。奈何王平这小子虽然聪颖异常,但打小就对圣贤之书提不起兴趣来,王宝苦劝良多,在数次执起家法也无济于事之后,望着王妻哀求的目光,也只好作罢。

  电弧看似细小,实则蕴含巨大威力,落在灰色大盾上发出哧哧之声。灰色大盾很快便呈现出不支的样子,表面出现无数细小的裂纹,老者心中焦急,张口向着大盾喷出一口精血。大盾上赤光一闪而逝,原本不支的情形马上得到改观,虽然仍旧布满裂纹,但勉强接住了漫天的雷电。

  约莫三更时分,天上看不见月亮和星星,王平在偏院里来回踱步了一阵,又抬头看了看天,这天色更加黑了起来。他定眼看了看四周,认定了方向便出了偏院进了正院。正院里静悄悄的,只听得见虫鸣的声音,王平嘴角出现一抹微笑,顺了一下气息便越过正院摸向后院而去。在越过正院的一瞬间王平忽然感觉到全身一个激灵,然后整个身体好像忽然轻了起来,两耳似乎能听得见每一只虫发出的声音,他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似乎能分辨每一只虫所在的位置。

  披发老者眼角有些抽搐,有些恨恨的一字一顿的念到:“合-灵-之-术!”

  被王平这么一直看着,少女两腮明显泛红了,只把头更低了些。但方老似乎并未注意到这一幕,只是用伤感的语气缓缓的给王宝介绍着少女。

  或许是天见可怜,不多时王宝便采到了一株野山参,看这根须约莫有四五百年份的样子。他喜形于色,从怀里掏出一块红布正想将野山参包起来,但就在此时忽然一阵强风刮过,王宝被吹倒在地。他翻过身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赶紧把野山参放在面前想看看有无损伤了药材,目光所至却被惊得张大了嘴巴。

  远方的青袍道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挡住了红色巨剑化成的九把小剑的攻击,九把小剑在空中略一盘旋,很快又重新合成了一柄红色巨剑,但披发老者已然无心顾及这边了。空中的乌云彻底的转变成了黑色,遮天蔽日翻滚不定。老者张嘴喷出一枚外形古朴的灰色小盾,这小盾自老者口中一出来便迎风看涨,瞬间变作十丈之巨,在老者上前方旋转不已。

  只是金色大印在对面两人头顶数丈的地方却无法再落下去了。却是两人头顶浮现出一口巨大的铜钟,金色大印虽然一副势不可挡的气势,却无法撼动铜钟分毫。这时老者头顶的黑云似要彻底压下的样子,落下的紫金电弧更加粗大了三分,眼见青色罗伞再也无力抵挡了,老者飞快的一拍头颅,一个容貌酷似老者的白色婴儿抱着一座黝黑的小山顿时浮现而出。

  这光束很快就凝实,如一根紫色巨棍,在威严之余更有几分妖异之感。天空中的乌云这时更大了几分,伴随着一阵轰鸣之声连续激射出一道深金色和两道淡紫色的雷电,朝着老者所在的位置激射而来。

  白光更加炫目了几分,老者的嘴角忽然有了一丝凶狠,右手飞快的朝右边虚空一挥,袖袍中飞出一道赤芒,向着虚空某处激射而出。这道赤芒瞬间涨到百倍化作一柄红色巨剑狠狠的斩在虚空之中,而老者并未就此罢休,只见他神色一动,原本立于头顶的如巨棍一般的紫色光束也朝着被红色斩过的虚空上方横扫过去。

  “哎呀方爷爷,”听闻这话,王平把手里抓着的鹿腿放下,用手背擦了一下有些肥胖的脸,撇撇嘴,“您还不知道我啊,我这性子哪里能学得了医,到时候砸了您的招牌可不得了!”

  老者紧缩的眉目并未有一丝舒展开来的痕迹,反而身上的紫光更加深沉了几分,只见他原本飞快掐诀的双手蓦然双掌合十,口中大叱一声,那七彩霞光便似实质化了一般,化为一堵七色巨墙牢牢的挡在老者面前。到了此时老者的神色才有了一丝缓和,右手食指和中指向着天空遥遥一指,手指上方泛起了一道耀眼的紫色光束。

  •   这&出一道

      这光束很快就凝实,如一根紫色巨棍,在威严之余更有几分妖异之感。天空中的乌云这时更大了几分,伴随着一阵轰鸣之声连续激射出一道深金色和两道淡紫色的雷电,朝着老者所在的位置激射而来。

    2021-06-18 12:40:55详情点赞(0)回复(0)
  • 掐出一&的手势

      老者面上更多了几分谨慎之色,左手掐出一个古怪的手势,只见面前这堵七色巨墙表面在挡住了第一道深金色的雷电后忽然闪现刺目的白光,然后两道淡紫色的雷电也先后击打在七色墙上。

    2021-06-18 10:12:3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