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天宇真经

天宇真经

天宇真经

更新时间:2021-05-26 09:53:12
小编评语: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真的没什么再说的。 天宇真经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是年六月,淮东制置使赵葵不顾粮草未集,冒然进军洛阳,妄图占据潼关,却惨遭大败。其时军中有一将领名叫徐敏子,身中流矢,受了重伤,战马又被射死,只得步行从小路突围,吃了二日桑叶,七日入梨蕨才得以生还。。

精彩节选:



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他猫在破庙里,亦不敢出去,生怕再遇上蒙古骑兵。适才两趟跑下来,已是全身疲惫,坐着坐着渐觉瞌睡连连,却又不敢睡。百般无聊之际,忽然想起那张羊皮,不知上面有甚么秘密,竟能让徐敏子和他的弟兄舍命保护。当下掏出羊皮,小心翼翼地打开,只见里面密密麻麻布满了文字,字迹不太清楚。右上角书写着三个字,但因破损上面两个字已然不能辨认,第三个字为小篆的“录”字,似乎是一部札记。杨琰凑近门边极力辨认,依稀看出第二行写着:“道本自然一气流,空空静静最难求,学来万法皆无用,身法应当似水流。”往下写道:“扫除杂念,凝神调息,以暇以整,勿忘勿助,万念俱泯。心平则神凝,气和则息调。人心既除,则天心来复;人欲既净,则天理常存。息不调而自调,气不炼而自炼……”

  原来那羊皮上书写的是教人修身炼性、吐纳炼气的法门,杨琰不会武功,自不知那竟是上乘的内功心法。只是他好奇心甚,想看上面写的甚么内容,那羊皮上书写的虽是上乘的内功心法,但却并非甚么口诀,修炼之法亦是大相径庭。人体十二经络、奇经八脉,与五脏六腑息息相连,阴经通于脏,阳经通于腑,练武之人点穴截气,破脏腑之调,皆因知经明脉而有法。寻常人习武无不以十二经络为基础,循序渐进,至于任督二脉,那便非武功臻于化境之人不能打通。而这羊皮书上之法反其道而行之,开篇便以任督二脉的修炼为入门,接下来循奇经八脉之序,功成圆满方为十二经络,实是大悖常理。杨琰专心看心法,却不自主的随着上面的练功法门吐纳调息,经刚才的汗液将污秽之物排除体外,实则体内已有一小股真气存于丹田。只是这股真气若不经运用则无甚异常,加之杨琰不会武功,自然不知。

  杨琰发力跑了里许地,听得远处传来吆喝声,当下停下脚步,趴在一堆石头后面,朝来声处看去。只见徐敏子倒在地上,身上插着数支羽箭,已然气绝身亡。旁边围着一只蒙古骑兵,足有两百余人。尚有两个骑兵模样之人躺在一边,想来是被徐敏子所杀。

  正在这时,只听远处隐隐响起一阵马蹄声来,徐敏子脸色大变,心想这蒙古骑兵来的好快!那杨琰是个极聪明之人,见他脸色一变,顿知马蹄声必是来自追杀徐敏子的蒙古骑兵,当下起身道:“你腿上有伤,我背你走吧,这庙里定是藏不住身的。”徐敏子好生感激,杨琰与他萍水相逢,竟不惧招来杀身之祸,暗道:“这四周空旷无物,难寻藏身之所,我若让杨琰背着,不单自己难逃毒手,反要搭上他一条性命。这年轻人心怀侠义,定是个可靠之人,不如把东西交给他带走。”

  他一伸懒腰,陡然间从丹田升起一股暖流,霎时间整个丹田暖洋洋一片,同时觉得腰部一阵灼热之感传来,犹如将自己的腰部放在蒸锅里面熏蒸一般。这股暖流在丹田中持续了片刻,便自消失,杨琰打了个冷颤,出了一身冷汗,登时通体舒泰,精神大振。

  徐敏子被他这一吓,出了一身冷汗,定睛看那人,大约二十来岁年纪,长的眉清目秀,衣着虽不齐整,却能辨出乃是大宋服饰,心中稍觉宽慰,暗道:“想是他以前被金人欺压惯了,如此痛恨金人。”

  南宋端平元年,大将孟珙奉宋理宗旨意率军联合蒙古大军攻入蔡州(今河南汝南),逼死金哀宗,灭亡了金朝。但蒙古统治者并没有按预先的协议将河南归还南宋,只归还了宋朝陈州、蔡州以南的一半,双方军队各自撤回境内。四月,京湖制置使史嵩之派人将孟珙缴获的金哀宗遗骨和金朝传国玉玺送到了京城。一时间武林中盛传,与哀宗遗骨和玉玺一起送往京城的还有一部武学奇书,但在途中不知为何人盗走,这消息一经传开,登时让稍为平息的江湖复又掀起一股巨大的风浪。

  他心中打定了主意,当下从怀中掏出一件物事,递到杨琰跟前,道:“杨兄弟,多谢你仗义相助,徐某有一事相求,便是将此物带离此地,即便粉身碎骨,也要保全此物,更不能落入蒙古人手中。你若答应我,便带上此物即刻离开。”杨琰胸脯一挺,大声道:“我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若是舍你而去,那还算什么大丈夫!”

  那人眼见自己犯了错,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呆了片刻,匆匆转到佛像后面去了。徐敏子正感奇怪,却见他提了半只熟鸡走出来,说道:“饿了吧?这个请你吃。”徐敏子大喜,连“谢谢”二字亦不及说,接过便大口吃起来。那人不言不语,盘坐在丈余外静静看着徐敏子。

  那徐敏子常年行军打仗,脚力非常人可比,虽然腿上有伤,但他为了吸引蒙古骑兵让杨琰脱身,这下猛然提气狂奔,顷刻间已在数十丈外。杨琰拼命追赶,却是愈追愈远,心下好生懊悔,怪自己方才没及时阻拦。

  门后施袭那人被徐敏子一个格挡,只觉虎口疼痛难当,丢了木棍,这才看清徐敏子的衣着,嘴里咕噜了一句:“原来你不是金人。”

  不到半柱香时间,半只鸡已然下肚,徐敏子满足的擦了擦嘴,终于说了句“谢谢”。那人笑道:“不用客气!”顿了顿,问道:“将军,是跟金人打仗么?”徐敏子一怔,心想原来他并不知道宋蒙联军已然灭金,自己这一路奔波,加之身上有伤,实是疲惫之极,便在这里休息一阵亦无大碍。当下问道:“你叫甚么名儿?”那人道:“我叫杨琰。”徐敏子“嗯”了一声,道:“杨兄弟,我口渴了,你去弄点水来,我与你慢慢道来。”杨琰应了一声,自去取水与徐敏子喝了。

  徐敏子道:“杨兄弟,此事拜托你了。”突然仰天喊道:“赵葵不才,导致我军惨败,非我本意!”猛提一口气,夺门而出,望北狂奔而去。杨琰吃了一惊,拔腿便跑,跟了出去。

  骑兵中有人大声说了几句话,杨琰也听不懂,便见队伍缓缓向东边退去。杨琰本想帮徐敏子杀敌,但只恨脚力不济未能跟上,眼见徐敏子已死,便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等到看不见蒙古骑兵的踪影,这才一溜烟跑回破庙中。暗道:“徐敏子既死,我当守诺保存好那本书,只待晚间将他的尸体收来葬了。”

  是年六月,淮东制置使赵葵不顾粮草未集,冒然进军洛阳,妄图占据潼关,却惨遭大败。其时军中有一将领名叫徐敏子,身中流矢,受了重伤,战马又被射死,只得步行从小路突围,吃了二日桑叶,七日入梨蕨才得以生还。

  杨琰看了半个时辰,只看了十之一二,不觉甚是无聊,看看日头渐渐偏西,肚子也逐渐饿起来。他本来自蔡州城外一户人家偷了一只鸡出来,算是一天的口粮,不想遇到徐敏子,给吃了一半,现下晚饭没了着落。当下伸了个懒腰,便想出去找吃的。

  徐敏子见杨琰不语,便问道:“杨兄弟,你在这庙里作甚?”杨琰脸色微微一变,淡淡地道:“我的家人都被金兵杀了,这里便算是我的家了。”徐敏子本想找个话题跟杨琰说说话,却问到这么个结果,怔了怔,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日午时逃至蔡州城北数里处,见一破庙,当下奔入其中,欲寻充饥之物。刚进得庙来,忽听“嗨”的一声,门后一根木棍搂头砸将下来。徐敏子大吃一惊,将手中长剑连着剑鞘望上猛举,挡了开去,接着右手飞快拔出长剑,照着门后的黑影刺了过去。他这一用力不打紧,腿上刚愈合的伤口登时撕了开来,只觉一阵剧痛,“哐啷”一声,长剑掉落,人也坐倒在地。


章节目录
更多>
  • 军打仗&及时阻

      那徐敏子常年行军打仗,脚力非常人可比,虽然腿上有伤,但他为了吸引蒙古骑兵让杨琰脱身,这下猛然提气狂奔,顷刻间已在数十丈外。杨琰拼命追赶,却是愈追愈远,心下好生懊悔,怪自己方才没及时阻拦。

    2021-06-16 05:08:2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个格&觉虎口

      门后施袭那人被徐敏子一个格挡,只觉虎口疼痛难当,丢了木棍,这才看清徐敏子的衣着,嘴里咕噜了一句:“原来你不是金人。”

    2021-06-16 03:37:0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