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仙剑奇侠之秦文卿a

仙剑奇侠之秦文卿a

仙剑奇侠之秦文卿a

更新时间:2021-05-25 10:25:06
小编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他是太阳之子,是体质羸弱的小男孩。命中注定一生多舛,因为自幼便被人被欺负。出生于时,阳光爆闪,右臂现火焰胎。其父深受文官,故起名秦文卿。性格她坚强,敢爱敢恨。本来只最求力量的他,自从被小冰豆再带天语仙山,便注定一生了他此生的命运……拿回来秘石,制止斩业魔秦文卿已经出来两天了,身上穿着的白色T恤沾满了灰尘,黑色运动裤还刮破了一个洞,右手拿着书包,左手还拿着一个包子。无奈自己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本来就是个路痴,不管指路的人跟她怎么指,她都没有找到地方。莫非自己被骗了,文卿越想越郁闷,垂头丧气地向前走去,从这个街到那个街,从三零街到五次街,秦文卿举目眺望,除了人来人往的人群外,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出现。唉,自己就这样被忽悠了嘛?秦文卿抬头望望阴暗的天空,伸出手去,发现竟下起蒙蒙细雨来。雨逐渐大了起来,秦文卿向前跑去,到达夺凌街。不行,好累,秦文卿做到了一家店面的帐篷下,掏出包子大口吃着,本来抱着很大的希望,到这里却啥都没有,文卿的小心脏真心有点受不了。看着街边的摊铺又叹了一口气。雨慢慢收住了,秦文卿继续往前走。刚下过雨,周边摊位都在打扫货物上的水珠。他想自己在这绕来绕去也不是办法,要不就打听打听。秦文卿慢慢停下来,蹲着身子睁大眼睛看着一堆破石头,这堆破石头真的会有人买吗?上面还有泥巴嘞。他低下头用鼻子嗅了嗅,呃,还有点臭味嘞。摊位老板从店里走出来,是个彪形大汉,棕色的头发,蓝色的瞳仁,身着土灰色上衣,黑色裤子,或许一个原始人。文卿刚想开口问道,大汉便一脸嘲弄的说:“喂,小子,你想买石头吗?”秦文卿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我……我不买石头,我是来这里寻找度林街的,不过发现这啥都没有,我觉得自己被忽悠了。”“度林街?这里就是啊!”秦文卿一脸黑线,“可是我刚看牌子上写的夺凌街啊。”“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二百年前,这里就叫度林街,因为一场古老的战役,市民们觉得应该改掉名字,所以改为夺凌街。”“哦哦。”文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度林街六号是哪?”大汉哈哈大笑:“就是我这啊。”“你是发邮件说给我力量的人嘛!”秦文卿刷一下跪了下去。大汉摇摇头:“啥力量啊,我就是个卖石头的,你倒是有意思,小小年纪寻找什么力量。回家好好学习吧,是不是让人给骗了。”秦文卿刚刚火热的心片刻就凉了,合着自己找了半天,找到个卖石头的大汉。秦文卿眼神凄凉的瞅着大汉。“小子看你这么可怜,这个你拿着。”大汉从兜里拿出点钱塞到秦文卿手里。秦文卿眼泪哗啦啦地就流出来了,“对啦,再送给你一块石头吧!”秦文卿一感动的一塌糊涂,还是有好人的嘛。“大哥,这钱就当是我借你的,来日必定偿还,这石头我就不要了。”“没关系小兄弟,看你这么小,我送你一块吧,这块是我打磨过的,送给你吧。”大汉伸出手,一块白色带蓝色纹理的石头,上面还有些光晕,文卿眼前一亮,原来这些石头加工完这么漂亮啊。“好吧,谢谢大哥啦!”看着大汉憨厚的样子,文卿毫不犹豫地拿了过来。“对了,大哥,你叫啥?”“叫我杰克就行了。”“哦哦,谢谢你杰克大哥,我走啦。”“好好收藏石头,别弄丢了好东西……”文卿把石头放在包里,告别了大汉,往家中赶去。一天之后,在回去的路上就没有来的时候那么顺利,夜晚文卿在路上走着,几个叼着烟的小青年就过来了。“喂,小子,你包里有什么?”黄头少年说。“包里……包里没有钱。”文卿想起了妈妈的话,转头就跑。黄头少年指着几个小青年说:“愣着干啥呢!追啊!包里肯定有点值钱的吧!”没两步几个人就把秦文卿围住了,文卿真是欲哭无泪了,真是自己跑不过人家啊。他抱着包躲在角落里,显得好可怜。“你们干嘛的!”一个清脆的女声打破了夜空。黄头小子转头一看是个美少女,白裙落地,体态优美,衣衫飘动。黄头小子看得眼睛都快直了:“兄弟们今天咱们运气真好,上了她!”旁边几个色狼发出嘿嘿的笑声,却不知危险降临。白裙女子怒目相睁,大声说:“大胆!”右手张开五指,竟从空气中出现一把金色的短棒,微微地闪着光芒,周围的空间顿时出现了肃杀之意,不过几个小混混又岂能看出她发出的强大气场,她脚步向前一溜,金棒在一瞬间就击打在黄头小子的肚子上,一口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嘴里喷涌而出。几个人傻了眼,从兜里掏出弹簧刀,疯狂的向女子刺去,突然她冲天而起,金棒化作一缕金丝带缠在胳膊上,她双臂一震,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天而降,女子长啸不绝,临空倒翻,气流化作一股冲击波,几个小混混瞬间被震飞,顿时倒地不起。女子缓缓降落下来,秦文卿早已惊讶地合不上嘴。哇,简直就是神仙。女子慢慢走到秦文卿身旁,笑了笑,犹如一轮弯月,倾国倾城,“没事了。”秦文卿看傻了眼,女子伸出纤纤玉手捏了捏他的脸,说:“没事了。”秦文卿这才回过神来,“谢谢你救了我,神仙姐姐。”女子莞尔一笑:“我今年16岁,你多大了,还没有人叫过我姐姐呢。”秦文卿一脸黑线,呃呃呃,如此出尘的女子居然跟自己同岁,他突然紧张得涨红了脸,小心翼翼地说:“我也16岁。”“哈哈哈,那你就更不能叫我姐姐了。对了,看你这么弱大晚上跑外面来干什么来了?”秦文卿突然觉得无地自容啊,红着脸说:“我正往家赶呢,前两天有点事出来的。”“你这个样子往家赶啊,不知道路上还会遇到什么呢。”“应该没那么倒霉吧,话说你怎么那么厉害,和你的相貌不成正比啊……”“哼,长得漂亮就该柔弱嘛。”女子嘟起小嘴,显得十分可爱。“也是啊……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郭晓婷,你呢,小黑脸?”呃呃,小黑脸,我是没地洗脸好嘛。“呃,我叫秦文卿,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今天救了我,还有你能不能把你刚才的神奇武功教给我。”女子右手凭空出现了一把扇子,展开捂嘴而笑:“教你,怕是没有时间啊,你也不适合学习这个。”秦文卿摸了摸右臂划破的衣服,郭晓婷眼睛注视在他右臂的火焰胎记上,眼神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却欲言又止。“没时间教我啊,那你留个微信号给我吧,我没事可以用手机和你聊天嘛,你可以发教学图片给我嘛。”秦文卿一脸企盼。还真是黏人呐,郭晓婷收起扇子,说:“你这小黑脸,自家武功,你以为谁都可以学嘛,早点回家吧,小黑脸。”说完一阵清光闪过,郭晓婷消失在天空,几瓣玫瑰花从天空中飘落。“哇~太帅了。”惊讶归惊讶,秦文卿看了看周遭卧地不起的小混混,匆忙绕过他们向家中赶去,爸妈一定急坏了,我要赶紧回去。秦文卿抹抹汗水巴巴的脸颊,想着郭晓婷优美的身姿,心里居然有一阵奇怪的悸动,“阿弥陀佛……”。

精彩节选:



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志轩,”秦妈妈用颤抖的声音说,“你看这封信,他们怎么知道咱们在这里的?他们不会一直在监视咱们吧。”

  “爸爸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文卿无精打采地问爸爸。秦爸爸把车停在山野,把他们锁在车里就不见了,天逐渐开始下雨了。豆大的雨点落到车顶上。秦文卿突然感到一阵凄凉,早知道就不去寻找什么力量了。

  “花宣,我决不让他们再来打扰咱们的家庭。”当天晚上,秦爸爸来到文卿屋子里。

  夜幕降临,暴风雨意料之中果然从四面八方打来。肆虐的狂风吹得小房间的木头门咔咔直响。秦妈妈从另一间小屋子里找来了几床被子。她和秦爸爸在一张破板床上就睡了。秦文卿则躺在对面的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秦文卿一脸惭愧,看着父母沧桑的面容感到一阵心痛,说:“对不起,妈妈。”文卿是很不想父母为他伤心的,因为父母那么爱他,可是又不想把真实的原因告诉他们,只得编了一个游山玩水的理由,钱花光就回来了。

  “没……没事妈,我就是差点踩空了。”

  秦爸爸直截了当地说:“我已经把信烧了,那是个是非之地。”

  秦文卿已经出来两天了,身上穿着的白色T恤沾满了灰尘,黑色运动裤还刮破了一个洞,右手拿着书包,左手还拿着一个包子。无奈自己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本来就是个路痴,不管指路的人跟她怎么指,她都没有找到地方。莫非自己被骗了,文卿越想越郁闷,垂头丧气地向前走去,从这个街到那个街,从三零街到五次街,秦文卿举目眺望,除了人来人往的人群外,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出现。唉,自己就这样被忽悠了嘛?秦文卿抬头望望阴暗的天空,伸出手去,发现竟下起蒙蒙细雨来。雨逐渐大了起来,秦文卿向前跑去,到达夺凌街。不行,好累,秦文卿做到了一家店面的帐篷下,掏出包子大口吃着,本来抱着很大的希望,到这里却啥都没有,文卿的小心脏真心有点受不了。看着街边的摊铺又叹了一口气。雨慢慢收住了,秦文卿继续往前走。刚下过雨,周边摊位都在打扫货物上的水珠。他想自己在这绕来绕去也不是办法,要不就打听打听。秦文卿慢慢停下来,蹲着身子睁大眼睛看着一堆破石头,这堆破石头真的会有人买吗?上面还有泥巴嘞。他低下头用鼻子嗅了嗅,呃,还有点臭味嘞。摊位老板从店里走出来,是个彪形大汉,棕色的头发,蓝色的瞳仁,身着土灰色上衣,黑色裤子,或许一个原始人。文卿刚想开口问道,大汉便一脸嘲弄的说:“喂,小子,你想买石头吗?”秦文卿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我……我不买石头,我是来这里寻找度林街的,不过发现这啥都没有,我觉得自己被忽悠了。”“度林街?这里就是啊!”秦文卿一脸黑线,“可是我刚看牌子上写的夺凌街啊。”“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二百年前,这里就叫度林街,因为一场古老的战役,市民们觉得应该改掉名字,所以改为夺凌街。”“哦哦。”文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度林街六号是哪?”大汉哈哈大笑:“就是我这啊。”“你是发邮件说给我力量的人嘛!”秦文卿刷一下跪了下去。大汉摇摇头:“啥力量啊,我就是个卖石头的,你倒是有意思,小小年纪寻找什么力量。回家好好学习吧,是不是让人给骗了。”秦文卿刚刚火热的心片刻就凉了,合着自己找了半天,找到个卖石头的大汉。秦文卿眼神凄凉的瞅着大汉。“小子看你这么可怜,这个你拿着。”大汉从兜里拿出点钱塞到秦文卿手里。秦文卿眼泪哗啦啦地就流出来了,“对啦,再送给你一块石头吧!”秦文卿一感动的一塌糊涂,还是有好人的嘛。“大哥,这钱就当是我借你的,来日必定偿还,这石头我就不要了。”“没关系小兄弟,看你这么小,我送你一块吧,这块是我打磨过的,送给你吧。”大汉伸出手,一块白色带蓝色纹理的石头,上面还有些光晕,文卿眼前一亮,原来这些石头加工完这么漂亮啊。“好吧,谢谢大哥啦!”看着大汉憨厚的样子,文卿毫不犹豫地拿了过来。“对了,大哥,你叫啥?”“叫我杰克就行了。”“哦哦,谢谢你杰克大哥,我走啦。”“好好收藏石头,别弄丢了好东西……”文卿把石头放在包里,告别了大汉,往家中赶去。一天之后,在回去的路上就没有来的时候那么顺利,夜晚文卿在路上走着,几个叼着烟的小青年就过来了。“喂,小子,你包里有什么?”黄头少年说。“包里……包里没有钱。”文卿想起了妈妈的话,转头就跑。黄头少年指着几个小青年说:“愣着干啥呢!追啊!包里肯定有点值钱的吧!”没两步几个人就把秦文卿围住了,文卿真是欲哭无泪了,真是自己跑不过人家啊。他抱着包躲在角落里,显得好可怜。“你们干嘛的!”一个清脆的女声打破了夜空。黄头小子转头一看是个美少女,白裙落地,体态优美,衣衫飘动。黄头小子看得眼睛都快直了:“兄弟们今天咱们运气真好,上了她!”旁边几个色狼发出嘿嘿的笑声,却不知危险降临。白裙女子怒目相睁,大声说:“大胆!”右手张开五指,竟从空气中出现一把金色的短棒,微微地闪着光芒,周围的空间顿时出现了肃杀之意,不过几个小混混又岂能看出她发出的强大气场,她脚步向前一溜,金棒在一瞬间就击打在黄头小子的肚子上,一口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嘴里喷涌而出。几个人傻了眼,从兜里掏出弹簧刀,疯狂的向女子刺去,突然她冲天而起,金棒化作一缕金丝带缠在胳膊上,她双臂一震,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天而降,女子长啸不绝,临空倒翻,气流化作一股冲击波,几个小混混瞬间被震飞,顿时倒地不起。女子缓缓降落下来,秦文卿早已惊讶地合不上嘴。哇,简直就是神仙。女子慢慢走到秦文卿身旁,笑了笑,犹如一轮弯月,倾国倾城,“没事了。”秦文卿看傻了眼,女子伸出纤纤玉手捏了捏他的脸,说:“没事了。”秦文卿这才回过神来,“谢谢你救了我,神仙姐姐。”女子莞尔一笑:“我今年16岁,你多大了,还没有人叫过我姐姐呢。”秦文卿一脸黑线,呃呃呃,如此出尘的女子居然跟自己同岁,他突然紧张得涨红了脸,小心翼翼地说:“我也16岁。”“哈哈哈,那你就更不能叫我姐姐了。对了,看你这么弱大晚上跑外面来干什么来了?”秦文卿突然觉得无地自容啊,红着脸说:“我正往家赶呢,前两天有点事出来的。”“你这个样子往家赶啊,不知道路上还会遇到什么呢。”“应该没那么倒霉吧,话说你怎么那么厉害,和你的相貌不成正比啊……”“哼,长得漂亮就该柔弱嘛。”女子嘟起小嘴,显得十分可爱。“也是啊……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郭晓婷,你呢,小黑脸?”呃呃,小黑脸,我是没地洗脸好嘛。“呃,我叫秦文卿,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今天救了我,还有你能不能把你刚才的神奇武功教给我。”女子右手凭空出现了一把扇子,展开捂嘴而笑:“教你,怕是没有时间啊,你也不适合学习这个。”秦文卿摸了摸右臂划破的衣服,郭晓婷眼睛注视在他右臂的火焰胎记上,眼神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却欲言又止。“没时间教我啊,那你留个微信号给我吧,我没事可以用手机和你聊天嘛,你可以发教学图片给我嘛。”秦文卿一脸企盼。还真是黏人呐,郭晓婷收起扇子,说:“你这小黑脸,自家武功,你以为谁都可以学嘛,早点回家吧,小黑脸。”说完一阵清光闪过,郭晓婷消失在天空,几瓣玫瑰花从天空中飘落。“哇~太帅了。”惊讶归惊讶,秦文卿看了看周遭卧地不起的小混混,匆忙绕过他们向家中赶去,爸妈一定急坏了,我要赶紧回去。秦文卿抹抹汗水巴巴的脸颊,想着郭晓婷优美的身姿,心里居然有一阵奇怪的悸动,“阿弥陀佛……”

  秦爸爸回来了,而且面带微笑。他还拎着一个包裹,秦妈妈问他买的是什么,他没有回答。“走吧,我找到了一个好地方!”他说,“走吧,都下车!”

  “喂,你……你是什么鬼东西!”文卿看着它说。

  “监视—暗中窥探—说不定还会跟踪咱们呢?”秦爸爸愤愤地抱怨说。

  秦文卿坐到床上,目光一直盯着他的那封信。就在这时,门开了。秦妈妈像平时一样进屋给秦文卿端了一杯牛奶,文卿正打开封口,一阵音乐从信口发出,秦妈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一把从他手中抢过了信。

  “谁跟你说的?”秦爸爸生气地说,“不准再提这件事。”

  秦文卿一脸黑线,说:“跟我妈妈又有什么关系?”

  “看来你妈妈什么都没跟你说啊,你妈妈当年是天语仙山的守山精灵,头号美女,法力绝对数的上。”

  他洗完澡往床上一躺,一块硬邦邦的东西顶了一下他的后背,起身一看,居然是大汉杰克送的小石头。秦文卿把它握在手里,感受着他的温度,奇怪,我并没有把它从包里拿出来啊。小石头上的深蓝色纹理甚是好看,在纹理中间有两片深蓝色的区域,里面闪烁着光芒,不知道为什么,秦文卿居然有种熟悉的感觉,突然那片深蓝色的区域像眼皮一样向上翻去,竟然出现了一双圆圆的大眼,“我的妈呀!!!”

  汽车来到一座大城市的郊区,然后穿过森林。他下车往四下看了看,摇摇头,又回到车上,继续往前开。

  山洞里显得很可怕,一股浓重的潮湿气味,寒风从洞口飕飕地往里灌,墙壁则湿漉漉的,什么也没有。洞里有暗隔的两个房间。秦爸爸弄来吃得东西也只是几个面包和三个苹果。他用火机搞了一把火堆出来。

  “哈哈,课本上学到的只是人间的知识,人间习惯用逻辑思维去考虑一件事,实际上,很多事情不是你看到的,你看到的未必就是事实。”小冰豆说完用嘴一吹,从空气中凭空出现一个牛皮纸信封,上面写着:欢迎秦文卿来学习。信的封口时而闪现火焰,时而出现水花,然后还有一阵清光闪过。哇,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