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白莲记

白莲记

白莲记

更新时间:2021-04-30 10:27:57
小编评语: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个出身贫寒神秘的的少年,一段传奇的经历,武侠加权谋。。。他本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为了她,他可以选择了融入其中这个世界。。。他本是一个普普通通人,本所以过一个平平淡淡的一生,但为了所爱之人能幸福和自己内心那不都属于这个世界的自由的观念,他可以选择了另一条路,一中年道士看着淼淼恳求的眼神叹了口气,俯身托起少年喂了颗黑黝黝的丹药,然后花了会儿功夫用少年砍落的树木做了个简易的担架,二人再合力把少年搬上担架,等他们拖着少年走出树林子的时候日头已经高挂头顶。。

精彩节选:


伪白莲奋斗记  伪白莲养成记  白莲上位记  白莲记 嫂子  白莲记事小说  白莲记录片  


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本章完)

  “唉,你是不知道,刚开始几天,你体内的真气完全乱了套了,小叔叔怎么用药物都抵制不住,本来昨天都准备放弃了,哪知道你今天竟然醒了,还什么事儿都没了,哈哈,看来真是祸害活千年,,,,,哎,你知道我们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嘛,我都急死了,,,,,”

  “放心吧,没什么问题了,只要再静养几日就没问题了。”中年道士白了一眼淼淼,幽幽地道。

  “怎么样,怎么样,他不会死了吧?”淼淼急急地打断“小叔叔”问道。

  “阿莲,,阿莲,,,你别走,我发誓再也不会骗你了,你别走哇,,,,”

  “爸妈,,,,对不起,,,,儿子不能再孝顺你们了,,,,”

  就在她快要决定跑去找小叔叔的时候,少年眼神瞬间恢复了清明,沙哑着嗓子说了句,“我叫于小鱼。”

  就这样,在这烈日炎炎的中午,开封府的市民们看到了一个奇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道士拖着个担架走在大道上,担架上躺着一个身形修长的少年,少年紧闭着双眼,面色惨白,像活不了多久似的,担架后面还跟着一个漂亮的小道姑,一边面色焦急地催促着前面的道士,一边嘴里絮絮叨叨,“早知道带上大头鬼叔叔了,他功夫最好,搬个人哪用这么麻烦,只带了个会医术却不会功夫的小叔叔,这算什么事儿啊。。。”

  “奇怪,真奇怪,,,,”中年道士诊完脉嘴里嘀嘀咕咕地起身走了出去。

  “阿噗”在前面吃力的拉着担架的“小叔叔”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歇了歇,纳罕的揉了揉鼻子,又紧了紧绑在身上的担架绳子继续吃力的当起了“苦力骡”。

  “啊,,谢天谢地,你终于没事了,这几天可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淼淼边后怕似的拍着胸脯边说道。

  淼淼指手画脚的说了半晌,见少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心中一紧,别又是走火入魔了吧。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夜,月光惨白,繁星闪烁,照耀着大地一片凄凉。月色下,有两个男人正在急行,其中走在后面的一个短小中年汉子手中紧紧地抱着一个布袄,布袄中鼓鼓的放着不知什么东西。“三爷,再走五里路,就快到了吧,这天真冷,还好没风,不然还要冻死人哩?”短小的汉子使劲搓了搓露在破皮帽外的耳朵说道。“哼”,跟在后面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精悍老者,听了短小汉子的话,抬起头来,露出一脸因长久皱眉而拧在一起的皱纹,轻哼一声,道,“快了,这条路走到底就到你二爷庄上了。”他仰头看了看天色,又道,“我们再走快点,快天亮了,得赶在周围人家醒来之前到那儿。”说完加快了脚步。“哦,好”,短小汉子掀开布袄上头的盖头,月光顺着他的手照了下来,原来布袄里是个孩子,孩子七八个月大的样子,长的白白嫩嫩。短小汉子看了一眼孩子睡得正香赶紧盖上盖头,紧了紧布袄,小跑着跟上了老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明亮异常,在这冬日最寒冷的冬至里,照得人心里一阵暖意,只想就于此地和衣躺下,再也不理其他。冬至日里,村里的人家无事可做,太阳虽已升起,大家却都还在屋里睡觉,所以村里异常安静,村儿头的黄狗躲在窝里懒得出来,静静的等着主人吃剩的饭食。可今天毕竟不同,村口竟传出了脚步声,黄狗懒懒的睁开了眼,待确认来人是奔这儿来的,“腾”地一下站起,一边搅得一阵灰尘在晨光下狂舞,边对着迎面而来的俩人一阵狂吠。俩人中的矮个儿边对着狗儿呵斥:“短命的狗东西,自家老爷也不认得,下辈子还得做狗。”边从怀里掏出一片儿肉干远远地扔了出去。那狗儿闻见肉香,顿时丢下二人追了出去。两人便是那夜中赶路的行者,待狗儿闻肉追去,二人便急急地向村中行去。王二昨晚没睡好,今年七十的他身子硬朗,劲头十足,仍不显老,大家都说他看上去也就五十出头,这在同辈人中已属罕见,再加上在四十岁上生了个壮硕的小子,按理他应无愁事才对。但事不如人意,也不知是不是上辈子作孽,他自己到四十才生了个儿子,儿子今年都三十了,成亲十几年了,跟媳妇儿愣是没生出个蛋来。这不,昨儿晚上全家开会,开到最后也没理出个章程,儿子怪媳妇儿不争气,媳妇儿就知道哭,老伴儿不言语,最后又是不欢不散的收了场。王二又想了一宿,也没想出个主意,早上阳光照进来,也就顺势起了床。刚把门打开,就看见门口站着俩人儿,风尘仆仆的,仔细瞧瞧,是邻村儿的老三和他儿子大春,大春怀里还抱着个包袱。王三看见二哥这么早就起了,心中有些许惊讶,他看了眼儿子怀里的包袱,急急的对二哥道,“快,进屋说。”王二讶异着把两人接了进去,下意识的看了眼大春怀里的一团包袱,关上了门。王三也不客气,摸了个凳子坐下,待于二走近,拉着他在身旁的凳子坐下后压着声道,“二哥,我马上要告诉你的事儿关系重大,你切勿泄漏,否则有抄家灭族之险。”说完紧紧盯着老二的双眼,似乎此举能让自己安心些许。王二听完脑子里轰的一下差点跌下地去,抖着声儿说道,“老三,莫是...莫是大春...大春他闯了什么祸事,要逃难了?”大春听了,急的脸涨得通红。王三急道,“不是不是,不关春子的事儿,是他,是他。”边说边指着大春怀里的包袱。王二“啊”的一声,似乎松了口气,他素知他这兄弟一家老实巴交,从不惹事,刚才也是因听了老三之言,慌乱中才出了丑,他们兄弟一共三人,老大早死,自己年轻时因家中贫困被招婿上门,丈人家财殷实,后来自己努力发展,又老天赏脸,几十年无天灾人祸,家中渐渐置办了好几顷良田,雇了几个佣农,在村里也算是小小的地主了,老三也传了那边祖上的几亩地,日子还过得去,有时有什么麻烦这边也会帮衬下,有什么大事的话都是大家商量着办,难决时便是老二做主,所以老二的性情最稳,也最见过世面,去年还竞选村里的里长来着。故此时听老三言道他父子并未惹什么事儿,王二方冷静下来,正襟危坐对着老三说道:“我不是常教你们吗,遇事要冷静,谋而后动,说吧,什么事,劳你们这么大早的赶过来。”王三瞥了他一眼,暗笑他刚才的失态之举,不过心知此事的棘手,他又凑近王二指着大春怀里的包袱悄悄言道,“二哥,你知道那布袄里是什么吗,是祸根那。”王二听了面色一紧,忙走到大春更前,掀开布袄一看,见是一个粉嘟嘟的小娃儿,还在酣睡着,他诧异着转首带着询问的眼光看着老三,老三叹了口气指了指布袄说,“看他的肚脐下方。”王二遂掀开布袄细看,顿时他呆住了,原来那孩子肚脐下方丹田处赫然有一个龙形胎记。王三见他看到了,又叹着气道,“唉,昨天早上大春起床打水,看见门口台阶上放着个布袄,里面竟有个孩子,大春慌忙抱了进来,叫醒我,想让我拿个主意,我本来也只想是哪个贫苦人家怕养不起才扔了他,哪知那布袄华丽富贵,绝非养不起小儿之家能有,待掀开细看才知缘由,有这个胎记在,还有哪个人家敢养。”原来当今国师两月前曾下过旨意,凡大宋百姓,有收留身上长有畸形胎记胎儿的经查实满门抄斩,杀无赦。王二所在的村子位于京城城郊,这发往全国的旨意哪能没听过。这小孩儿身具奇形胎记,不正是国师欲抓之人嘛。王二沉吟许久,终拿不定主意,遂对王三言道,“这孩子先放我这儿,等我问过了掌教师兄,由他拿个主意。”王三乐得推脱了这个祸根,听了此话自无不允。当下王二安顿了王三一行人,便套了个牛车往镇上匆匆而去。

  说着淼淼又愧疚地扭了扭身子接着道,“我正好那天心情不好,就冲你发了发火,哪知道你那么不经事,竟然气的岔了真气走火入魔了,还好我小叔叔精通医术才救了你。”

  “啊,,,,快跑,,,有炸弹,,,,,”

  中年道士看着淼淼恳求的眼神叹了口气,俯身托起少年喂了颗黑黝黝的丹药,然后花了会儿功夫用少年砍落的树木做了个简易的担架,二人再合力把少年搬上担架,等他们拖着少年走出树林子的时候日头已经高挂头顶。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那天怎么一个人在林子里,还发疯似的砍了那么多树。”

  “小李,你太可恶了,竟然乱吐话梅核儿,咱们这是在景区啊,关键是你吃的是我的话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