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天道仇情

天道仇情

天道仇情

更新时间:2021-04-29 09:28:10
小编评语: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作品主角本是一介书生,进京赶考路上意外遇上了旱魃,而变化了随后的路途,随后而至而至的是一系列奇遇,在各种波折中不断成长,而变化了自己对生命,社会,历史和命运的认知。作品立足于“以人为本”的思想,大肆宣扬人的无穷潜能和精神层面的力量,此外直接表达一种简约明了的爱情寒窗苦读书一箧,名落孙山泪两行。。

精彩节选:


天道愁情图片  天道酬情行书  天道刷情介绍  天道愁情的意思  天道仇情 小说  天道仇情的意思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你这人怎的如此武断,我不过是个进京赶考的举人,路过这方庙宇想讨口水喝,况且我进庙后也拜过了大神,不曾失了礼数。你若不信可查看身后的书箧,均是我随身之物,可证我清白。”

  山脚下,树木比起路边就多了一些,此时蓝纳福正扶着一棵树喘着气,实在是走不动了。可就在他想着自己可能要渴死在这荒郊野外而伤感时,意外的听到了流水的声音,起初还觉得许是幻听了,但是听了一遍又一遍,不会错的,现在这世上在没有比这个更美妙的声音了。拖着步子继续往前走。又走了几十步,终于在一个树叶较起其他地方浓密些小树林里找到了一条山泉汇成的一池来宽的小溪。

  这时又拿起绑在柴火上的那只两麻雀,一动不动的看来是死了。只见他三两下拔去了麻雀身上的羽毛,又摸出一把小刀,刨开腹皮去了内脏,就挂在了那个黑乎乎的钩子上,这么小的两块肉应该过不多久就能吃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也不知歇了许久,此时已是日近中天。蓝纳福顿感腹中饥迫,于是当下就收了望眼,从书箧之中取出一个灰白色的布包,打开之后,原是三个有些发黄的馒头,也不知是过了几天,只恐怕若是天再热些,馒头早已馊了。看了一眼三个发黄了的馒头,心中并未迟疑,只是拿起一个塞到嘴边咬了一大口。一大口馒头咬下,顿时只像是啃了一层厚厚的锅巴,每嚼动一次就感觉口中本就不多的水分被吸尽,有如吃着一口黄沙。嚼了大一会儿,总算是把那口馒头和着津水咽了下去,却又是感觉越发焦渴了。

  蓝纳福的叔叔也是个苦命人,先年屡试未中,后又丧妻,直到蓝纳福四岁时再娶。后妻倒是贤惠温良,将蓝纳福视如己出。只是他却在后一年中再试不中,终究是疯了。

  “先生,你的心志确实确实非常佩服,不过眼下你真的不能走。”

  ……

  “算了,已经发生的事多想也是无益,反正我已劝过了他。”摇了摇头,向门外走去。门外放着一捆柴火,柴火上拴着两只麻雀,看着应该是今日的收获。小庙门前得空地上有几块围城一个圈的青砖,中间都是繎剩的灰烬,想来是个小火塘,上面用三根下黄上黑的木头支起了一个架子,架子上悬着一个看不清材质的漆黑的钩子。

  “莫非是旱魃?这个方向是……不好!”说完大汉单脚一踢,之间原本被火焰淹没的水壶顿时倒了过来,壶中水恰好倒在了火塘中,火焰被“嗤”的一声瞬间浇灭了,只剩下一阵白烟。大汉一脚之后便弯下腰抄起了地上的斧子插到后腰,然后转身向北边跑去。

  小庙前。

  看了一阵,蓝纳福放下了背后的书箧,搁在了墙边,走到神像前,整了整衣衫,向神像拱手,深深地行了一礼。

  磐石未变,蒲苇已芜。

  风渐疾,雾已浓,疾风似刀割人脸,浓雾如纱掩谁容。小亭自立,古木独耸,亭脚叠枯叶,木下滚落桐,三秋凄凉穿衣过,一纸悲情烙心中。

  打定主意,当下便用那白布把没吃完的两个半馒头仔细包好,放入书箧中,蹲下,背起书箧,扶着旁边小树,摇摇晃晃站起身,弓着腰向前方走去。

  “啊,呵呵……似乎确实是我做事冲动了些,这位先生莫要见怪,只因最近他方不少神坛,呃对头比较猖獗,所以误会了你,你千万不要见怪,我这就给你找水去,你等着哈!”说完转身就要走。

  “真的不必了,我一路走来也多有风餐露宿,若是这等苦头都吃不得,就算是有幸高中又怎能为穷苦民众请命。”说着便绕开大汉把书箧背起,大步向外。不过还没走出一步就被那大汉拉住。

  远远望去,只见得那人背影,又似是一丝未挂,一头长而乌黑的头发足有三尺,披在身后,密可遮背,长能蔽臀,臂润若白琮,指细似青葱,玉腿不伸而直,香肩未抬自耸,虽未曾得见容颜,想来必是一等一的美人,只怕若是被那些定力差些的男人见了,此时便要生生扑过去。

  四面一人来高的黄而泛灰的墙撑着一个略大的屋顶,墙体上隐约有几道裂缝,屋顶堆放着黑色的厚厚的瓦片,瓦片的接口处长着一条条绿色的青苔。只是如此破旧的庙宇,屋脊上却坐着两座精美的朝风,分而面各东西。看起来虽是久经风霜,却依然气概威严。

  说到出家人,蓝纳福心中却是有些烦闷,想起以往种种。当年蓝家也算是书香门第,祖父乃至曾祖父都是读书人,且都有功名在身,到了他父亲却是一举高中,做了知县,虽说未有卓著功绩,倒也是一直公私分明,为民请命,为县中百姓拥护。直到19年前,蓝纳福出生时他的母亲难产而死。此后蓝父便无心过问政事,三年后被一高人点化,便辞了官,出家云游去了。出家前只给蓝纳福留了一块黑色琥珀,说是可以驱邪避灾,然后把他寄托在叔叔家。

  • 中,蹲&摇晃晃

      打定主意,当下便用那白布把没吃完的两个半馒头仔细包好,放入书箧中,蹲下,背起书箧,扶着旁边小树,摇摇晃晃站起身,弓着腰向前方走去。

    2021-05-12 08:39: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做事冲&完转身

      “啊,呵呵……似乎确实是我做事冲动了些,这位先生莫要见怪,只因最近他方不少神坛,呃对头比较猖獗,所以误会了你,你千万不要见怪,我这就给你找水去,你等着哈!”说完转身就要走。

    2021-05-11 04:38:1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中又怎

      “真的不必了,我一路走来也多有风餐露宿,若是这等苦头都吃不得,就算是有幸高中又怎能为穷苦民众请命。”说着便绕开大汉把书箧背起,大步向外。不过还没走出一步就被那大汉拉住。

    2021-05-11 04:22:20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可恶&,还差

      “好你这厮,真是可恶至极,冒犯大神不说,还差点害我犯了杀人的罪过!哼,纵是不杀你,也定不轻饶了你!”

    2021-05-10 01:2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了庙&小了。

      也不知是想了多久,总算是走到了庙前。远处望着的小庙现在眼前似乎变得更小了。

    2021-05-12 07:10:1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