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顺仙

顺仙

顺仙

更新时间:2021-04-26 09:52:23
小编评语: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李家后人李天云修真的故事,这并也不是简单的的修真,真的也不是~~~~~~看见后面你就明白啦 顺仙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玉feng山上有一座寺庙,名为兼天寺,寺庙方丈也不知修习了何种功法,七八十岁的人还像五十多岁,大家对此感到异常惊奇,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似乎把方丈当作活神仙了,因此兼天寺的香火异常鼎盛,每隔夏秋两季,游人极多,大家都来兼天寺还愿,以求来年平安。。

精彩节选:


顺仙款紫砂壶简介  顺仙制紫砂壶  顺仙制陶是什么年间  顺仙紫砂壶图片及价格  顺仙制陶紫砂壶  余顺仙紫砂壶价格  顺德  吴顺仙紫砂壶  顺仙制陶  顺仙紫砂壶  


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饭桌上的父子两人似乎异常沉默,两人都是闷头扒饭。最终还是李天元打破了沉默,说道:“明天就是天范学院招人的日子,我打算送你进去读书,怎么样?”

  李洛云从考场出来,发现父亲并没有像其他家长一样站在大门口等自己,李洛云心中却不以为意,他反而觉得是父亲信任自己才没来问东问西。李洛云心里想道:今天的试题对于我并不算难,但是对于大家应该算是偏难了,那我应该有把握进入前三。想着,想着,李洛云不禁加快了脚步,向家中走去,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父亲了。

  “若云,快过来!”李洛云向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发现是父亲在叫他,于是他马上跑了过去。

  此时夕阳已斜,秋日的夕阳犹如一个年迈的老人,尽管天边仍是红云一片,但却没有丝毫热意,几棵老树在夕阳下孤零零的站着,这景象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凄凉之色。而在山麓边的树丛之后,却露出了一角茅屋来,一个少年正坐在屋旁我打大石头上读书,这少年约十三四岁,生的面如银瓶,鼻如悬胆,唇朱齿皓,端是个俊美的浊世佳公子。只见他捧着一卷书,神色悠然地朗诵道:“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白衣卿相果然是才情横溢!”正在这时,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屋中传出:“云儿,你又在读这些闲书,今天要你背的《道德经》你背了没有啊?”少年答道:“爹爹,《道德经》我已经可以全篇背颂下来了。”少年说完,就把《道德经》全篇背颂了一遍。那屋里的男子又问了几个相关的问题,少年也一一作出了解答。“哈哈…不错不错…”那男子一边大笑,一边从屋中走出来,只见那男子生得修眉入鬓,双鬓微斑,下巴处留有几缕长须,面白如玉,身穿青缎长衣,手中握着一把折扇,一派文士打扮,一言一动,无一不合着泰而不骄,威而不猛的君子行为。此人正是李天元,也是李洛云的父亲。他原本是李家的旁系,因看不惯族中某些长老的处事的方法而被排挤,无奈之下只好把家安在了这山麓之中以图清净。

  李天元欣慰地摸了摸儿子的头,他发现儿子长大了。

  李天元手中的筷子一抖,眼中一丝悲痛一闪而过,叹息了一声,缓缓地说道:“说起你母亲不得不先说你舅舅,当年我与你舅舅本是天范学院的同窗好友,你母亲也是你舅舅介绍给我认识的,当时你母亲在天范学院是才名最著,艳名最高的一位,我却是李家的一位落魄子弟,按道理根本就配不起你母亲,不过少年时代的事谁又知道呢?尤其是这恋爱,更是难懂,我与你母亲就这样相爱了,后来从学院出来后,我们就来到了这玉feng镇定居,当时我与你母亲相敬如宾,当时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李天元说到此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笑容,似乎回忆起了当时的情景,李洛云把此情景看在眼中不由的心痛起父亲来,他很久都没看过父亲笑了,想必父亲一定很爱母亲吧。“可惜好景不长,就在你娘生下你的一年后就失踪了。”李天元说到这里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父子两人怀着自己的心事沉默了起来。

  “哈哈~终于跑上来了~”李洛云刚跑到山顶就忍不住一头栽倒在草地上大笑起来。虽然不是第一次跑上来,但每一次的超越都令李洛云十分开心。李洛云就这样躺在草地上,用手枕着头,翘起个二郎腿,嗅着不知名的野花的清香,看着天上的云彩,听着不远处的野鸟在树上叽叽喳喳,李洛云不禁想道:这才是生活吧,什么是道,这就是道!李洛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此时想起《道德经》中的:道,可道,非常道。

  “云儿,你可知道为何我要你读《道德经》?”李天元问道。

  “登记完了,拿着。”说完,李天元把一块牌子交给李洛云,上面写着两千一百二十二号。“明天早上,来初试。今年的考试分为初试,复试,面试,三关。”李天元看见李洛云似乎并不太清楚,于是解释道。

  “咦?爹呢?不会是上街买菜给我庆祝了吧?”李洛云嘟囔道。嘴角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笑容。要说这个世上谁对自己最好,李洛云觉得当然是自己的父亲,自从懂事起,李洛云就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父亲既是父亲,又在生活中充当了母亲的角色,所以李洛云打心眼里十分敬重父亲。李洛云没想太多,走进屋内发现桌子上有张字条,李洛云一看上面的字就发现是父亲的笔迹,不由的读起上面的内容来:云儿,当你看到这字条时我已经离开了玉峰镇,你不必当心我,也不必来找我,你已经长大了,在书院要好好学习,桌子上的包袱里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个戒子,一幅地图,戒子是你娘留给你的,地图是我留给你的,当你毕业后再研究那两件东西吧。总之希望你一切都好。落款是李天元。

  “呼~呼~呼”跑了一炷香的功夫,李洛云觉得自己的肺里仿佛像塞了东西一般,完全喘过气来。但他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虽然他此时的速度在旁人眼中仅仅比走路快一点。就以这样的速度跑了一会儿,李洛云突然觉得,呼吸又顺畅了起来,他心里不禁想道:看来又突破了一个极限,可惜没有武功秘笈可练,不然进步应该更快吧。李洛云甩了甩头,马上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继续向山顶跑去。李洛云知道自己虽然是李家的子孙,但只是一个微乎其微的旁系子孙,根本没可能学到什么高深的功法,那些家传绝学全部由嫡系掌握着,为的就是要巩固自己的地位,不让其他旁系威胁到自己。想要学习家传功法,要么就死加入嫡系那一脉,要么就是被家中那些老不死的看中,收作了衣钵传人才有可能了。但是这两点对于李洛云来说都不是太切合实际。因此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去书院学习。虽然书院教授的并不会是什么高深的功法,但也比什么都不会要强啊。

  想到这里,李洛云不禁热血沸腾,暗暗下定决心,也要把道法修到巅峰,做一个神仙中人。至于做神仙的目的,李洛云不禁回忆起了自己的母亲。

  看着儿子那么有信心,李天元不禁开怀大笑,“好!爹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说完还摸了摸李洛云的头。

  李洛云曾今听父亲说过,人体就好像一个碗,功法就好像是水,要练高深的功法,首先你这个碗就必须要大。因此李洛云每天早上起来都会跑步锻炼身体,而且是那种疯狂的跑步方式。李洛云就是以这种方式不断的开发着身体的潜能。

  李洛云想了想,也觉得父亲的提议不错,于是应承了下来。顿了顿,李洛云又说道:“爹爹,你可以跟我说说母亲的事吗?”

  李洛云的父亲早就去给他办理登记手续去了,想进天范书院也是要不菲的金钱的,单单报名费就要十两白银,录取以后的学费更是要收取几千两。但还是有很多人想进这间书院学习,因为只要从这间书院出去就好比是镀了一层金,走到哪里都是抢手货。所以每年都有很多人来这撞运气。

  “爹爹,你没有去找舅舅吗?舅舅应该知道娘的下落啊。”李洛云奇怪的问道。

  “靠,那些不是咱们青木城的也来凑热闹,看来今年天范书院对咱们青木的录取量又要降低了啊,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嘛!”人群中一些不满的声音说道。毕竟,如果很多人来一间书院,那么这间书院当然是择优录取,虽然天范书院属于青木城的管辖范围,但它并不会为此多录取几个青木城的,每年天范书院毕业的学生都是数以千计的,其中有些人入朝为官,有些又进入了某些门派深造,所以尽管青木城有些不满,但它也不敢惹天范书院。这也就导致了天范书院每年录取的都是精英,大家都是凭本事进,当然也包括极个别的走后门。

  • 父子两&李天元

      饭桌上的父子两人似乎异常沉默,两人都是闷头扒饭。最终还是李天元打破了沉默,说道:“明天就是天范学院招人的日子,我打算送你进去读书,怎么样?”

    2021-05-13 11:01:38详情点赞(0)回复(0)
  • 父亲的&错,于

      李洛云想了想,也觉得父亲的提议不错,于是应承了下来。顿了顿,李洛云又说道:“爹爹,你可以跟我说说母亲的事吗?”

    2021-05-13 01:57:18详情点赞(0)回复(0)
  • &。

      “爹爹,你没有去找舅舅吗?舅舅应该知道娘的下落啊。”李洛云奇怪的问道。

    2021-05-15 07:27:1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