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卑微小仙

卑微小仙

卑微小仙

更新时间:2021-04-24 10:08:13
小编评语: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个没人看得的小人物,从最底层强势崛起的故事,一段波澜壮阔的故事自此就~~~~ 卑贱小仙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山,据上下村里的老人说是是叫囚龙山,囚龙山名字的由来以无从可查,据村里一些碑文记载,当初此地根本没有这座山,这座上是为了囚住这里的一龙由大神通者自天际搬来至此的。。

精彩节选:


卑微小仙女怎么变日文  卑微小仙女  


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齐聚残玉

  这片刚下过雨的深山老林,处处迸发着让人心悸的诡异气息,在加上无名的野兽嘶吼声,无不让人感觉来自心底的恐惧,就仿佛是一头张着狰狞大口的巨兽,一不留神就能把人吞的尸骨无存。

  随着时间的退役,阵图中的景象在逐渐的清晰,而神龙的威严也在逐渐的攀升中,下方三人的玄功也已经透支到了极限,只见三人头顶的三款残玉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只见三块残玉显然已经合为了一整块,整个的形状成圆盘型,圆盘上龙纹密布,稍加注意就能看到圆盘上的龙纹和阵图上显化的神龙有些神思,只是比例大小不对而已。噗···随着龙渊古三人玄功的透支的同时口中鲜血狂吐不止,三人也被光柱的余威抛出几米开外,随着三人被抛出残玉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再分裂为三块残玉,而还是以整个圆盘形状维持着,甚至发出的光芒更成从前,三人狐疑的看着(就叫龙盘吧)由三块残玉合成的龙盘,满肚子疑惑。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相互搀扶爬起来向前走去,刚走没多远只见龙盘嘭的一声巨响,石洞内的一切景象消失了,而龙盘所化光柱冲天而且消失在被冲破的洞顶上空,龙天家;倩儿幸福的抚摸着怀有身孕的肚子,丝毫没留意一道肉眼难见的光束从远处破空而来,眨眼见没入倩儿的身体当中,随即倩儿便趴在桌上香甜的睡着了。

  龙源古三兄弟看着眼前的一切,再看看从惊愕中醒来的龙天兄弟,自言自语的到,还是失败了,我们家族等了一千年还是失败了。

  山,据上下村里的老人说是是叫囚龙山,囚龙山名字的由来以无从可查,据村里一些碑文记载,当初此地根本没有这座山,这座上是为了囚住这里的一龙由大神通者自天际搬来至此的。

  只见三块残玉在父亲三人强绝的真气催发下闪着夺目的光芒,缓缓的围绕着玄奥的轨迹旋转了,在三块残玉的中心由由三种颜色凝集而成的三色光柱缓缓成型,只见惨玉的下方的父亲三人头顶因运功而产生的整整白雾也神奇的聚集在头顶聚而不散,显得甚是诡异,龙渊古的额头也是渗出层层汗水,脸色也是由红转白在有白转成潮红,脸上的深情也是凝重无比,手里的法决快速的打在三色光柱上,三色光柱在三人法决打入的同时也是急剧膨胀,光柱的长度也逐渐的延伸到洞顶,给人的感觉能动天彻底一样,仿佛要把冰洞的洞顶给顶到天上一样,就在光柱向上延伸的同时,只见在洞顶的上方一副诡异的画面出现了,只见一副绘着莫名蝌蚪文的透明状方形图阵有隐若现的在众人眼前成型,刚开始还是给人的感觉一不小心就好会消失一样,透明的几乎让人以为不存在一般,可是龙天他们看到了,那是真真确确存在的,阵图在刚成型的同时,三色光柱诡异的变暗变淡,下方的三叔只听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另外两人也感觉到了不对,就在三叔吐血的瞬间两人手里的法决突然骤变,和刚才的法决截然不同,即使不懂的人也能看出现在的不同,只见龙天的父亲龙渊古和二叔手里的法决相辅相成,抵住里三色光柱的消散不过两人的透支也是非常严重,龙天的三叔吐血后随即从怀里掏出一根银针猛然扎在自己的头顶,随即龙天的三叔气息逐渐攀升起来,就在几个呼吸之间刚才吐血的狼狈消失不见,现在的状态就是比没有发功之间更加强大,老三,龙天的父亲和二叔同时喊到,声音中带着阵阵的颤抖,龙天的三叔只是决然的看了大哥二哥一眼,随即法决快速的掐动起来越来越来,三叔的光柱在三叔的强势加入下愈发显得殷实,光柱的上方的阵图也在缓慢的清晰起来,龙天抬头打量,只见阵图道道神秘的轨迹上点缀着一个个的蝌蚪状文字,神秘的轨迹上一道肉眼难查的灰色丝线在慢慢的穿插着那些蝌蚪状的文字,就像穿串糖葫芦也像道道水网正逐渐的把一些凌乱的东西连在一起一样,就这样下方三人法决连续打出维持着三色光柱的不散,而上方神秘的阵图就像无底洞一样三色光柱中有多少能量就吸收多少,至于阵图的变化更是缓慢无比,虽说阵图的形状比刚才确实殷实了很多,图上的一些图文也是逐渐的显现出来,但是龙天他们几个也看了出来,这里上方阵图成功还有很大的差距,龙天也不知道阵图成型后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这阵图给他的感觉很是怪异,总感觉有东西向他展示,但是他就是看不到,就像一个穿着轻纱的魔女,从远处看明明能看到那撩人的魔躯,但是当走进的时候目光却是被挡在了轻纱以外,那种感觉很是憋屈无比的憋屈,龙天目不转睛的盯着和自己冥冥中有些联系的阵图很是期待,但是看到下方父亲三人的现状也是忧心不已,其他几个兄弟也是只能干瞪眼,不能做出一点的实际行动,就这样龙天眼中的三方就僵持在了这个状态,父亲三人拼命把法决打到三叔光柱中,而光柱有给莫名的阵图提供能量,一方有多少能量吞多少,另一方在这种状态下苦苦支撑着,随着下方三人不要命的打入真气,上方在阵图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就像到了某个临界点一样突然绽放出万丈精光,同时伴随着整整的龙吟之声铿锵有力,而图上方的蝌蚪文也在灰色丝线的串引下有了惊人变法,只见原来的神秘图文变成了片片云彩状物事,而由蝌蚪文穿插而成的事物渐渐呈现在众人的眼中,只见图中嘴像马、眼像蟹、须像羊、角像鹿、耳像牛、鬃像狮、鳞像鲤、身像蛇、爪像鹰的事物缓缓动了起来,龙,是龙,下方龙天兄弟大惊的喊了起来,猛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感觉揉了一下眼睛,只见图中龙眼缓慢的睁了开来,就像神明俯视苍生一样神圣而威严,龙天兄弟赶紧身上感觉就像被施了定魂咒一样深情木然的看着图中的龙,他们从龙的眼神中看到了惊讶很迷茫,呈现在众人眼中的龙给人的感觉有百丈长,浑身金光灿灿威风凛凛,在由神秘图文形成的云彩中来回的翻腾,就像在寻找什么,又像是迷失的孩子,感觉很是凄然。龙天兄弟几个看的目瞪口呆,而下方父亲三人感觉就像知道本来就会这样一般,继续维持对真气的输入,以促使阵图能够维持的更久一些,就这样双方开始了拉锯战,突然龙天的二叔一口精血狂喷而出,精神瞬间萎靡不振。龙天的父亲龙渊古也是脸上潮红的苦撑着,龙天几人在旁边还是木木的盯着上方的阵图,龙渊古也顺势向上看了一眼,眼神中一丝绝然一闪而过。旁边的老二老三仿佛就像心有灵犀一般,顿时三人的目光聚到一起,感觉就像在隔空交流一般,只见三人手中法决连连打出,在打向光柱的同时也在三人头顶缓缓的形成了一个光圈,以三人为支柱光圈越来越大到了最后三人的身影逐渐的变淡,甚至到了最后渐渐的消失,只剩下一圈光壁和一道三色光柱,再看头上的阵图,只见云雾缭绕间一条百丈巨龙仰天咆哮着,眼神中也有了些许的灵光,龙尾在云雾中狂摆不止,愤怒对就是愤怒,龙天兄弟几个在阵图的下方就是看到了神龙的愤怒,神龙的冰冷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龙天几个,像是看到了什么,冰冷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疑惑,而下方龙天兄弟几个的脑海中突然多出了几副残缺的画面,在一处荒凉的古战场上,只见一个大汉手持一杆方天画戟,正在和对方的两男一女三人战在一起,只见四人所过之处大地万丈壕沟随处可见,远处的高山被拦腰斩断,导致下方川河改道,种种可怕的景象呈现在龙天兄弟几个的脑海中,而龙天兄弟几个也是被突如其来的景象吓得脸色苍白神情木讷,也丝毫没有注意到父亲三人情况,消失的三人在光壁中快速的旋转着,同样也是在压榨着身体的最后一点潜能,为了推算出家族的未来三人不惜动用了家传武学龙决的禁忌神通,龙陨决。这是通过秘法把同时施法的多人统一成一个整体,并通过功法的特性加以放大加持,不过这样的后果很是严重,施法者将功力全废,从此不能再修习玄功。

  龙天把倩儿慢慢放下在倩儿耳边嘀咕了几句就疾步的跑了出去,到了村东一处大院门口,龙天放慢脚步,刚才激动的表情随即变得从容淡定,不过从眼角的笑意不难看出他此刻的心情,龙天缓缓从大门进入,只见院落为青石铺地,院路边载重着一些不知道名的花木,给人的感觉甚是幽静。你这个不孝子来了,这是突然从小路的尽头传来一句苍老但是中气十足的话语,说话的不是他人真是龙天的父亲龙渊,龙渊古背对着龙天在打着祖传的一套拳法,虽说出拳的速度给人的感觉很是缓慢,但是看在龙天眼里却是吃惊不已,父亲你的功力又精进一层?不错,前段时间突有所谓就突破了,怎么有什么事,你这不孝子平时极少来这里,今天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事了,龙渊古不急不缓的说道,龙天面露尴尬之色,他从小比较活泼总是在村里打架,再者父亲是村里的族长,平时管教很是严格,动不动就动用家法,所以自小龙天对这里就充满了抵触情绪,所以龙天自结婚那天起就自己办了出去,龙天共兄弟5个他是老三,只有老大和老二住在老宅,其他兄弟几个也都搬了出去,龙天由于天赋异禀是最有可能把祖传武学龙诀练到最高境界的,老人对龙天寄托了很多希望。所以老人对这个三儿子很是严格,这也导致了龙天极少到这里找父亲。他们兄弟几个老大龙凡,老二龙昆已经有孩子,至于老四龙涛和老五龙健都还没有结婚,还是光棍状态,由于老大和老二生的全部是丫头,这也就导致了龙老爷子时不时的催龙天要孙子,龙天也是不争气,结婚三年楞是没把老爷子的这个孙子给造出来,所以不孝子这个称呼就由龙老爷子亲自给龙天戴上了。

  夕阳通过古树的枝叶间隙斜射出一道道光束,仔细看自处走来一个人,那个人的身影在夕阳的照射下被拉的修长,人由远而近打量此人,此人身高接近两米,身着一身粗布麻衣,凌乱的长发用一段麻绳随意的捆扎呢,再看脸庞剑眉倒竖,一对丹凤眼散发着夺人的精光,笔挺的鼻梁给人的感觉很是刚毅,在加上短粗的胡茬给人的感觉霸气十足。“我回来了,这时从木屋中走出一道倩影,只见此女脸上略显苍白,蚕眉弯弯,琼鼻挺秀,樱桃般的小口点缀在这张脸上,给人的感觉甚是柔弱,让人恨不得抱在怀中,爱怜一番,今天是收获不错,打到一头熊瞎子,给这是熊掌和熊胆,把熊掌蒸一下晚上下酒,熊胆给让他做药引用,男人边说边走进这个院落,那道倩影也从房中迎了出来”。你回来了,饭做好了先洗把脸吧,说着倩儿从院落的水缸里打了水端到他的跟前,倩儿别太操劳了我自己来,男人爱怜的说道,天哥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没事就是去了古林,男人无所谓的说道,男人刚说完就赶紧捂着嘴说了声糟糕,可是倩儿听到后脸色突然由晴转阴,仿佛是6月的天气说变就变,男人仿佛知道什么似的,撒腿就往房间跑,龙天你给我站住,再敢跑一步今天你就别吃饭,“男人吧嗒着嘴巴眉头突突的跳了几下后,本来惊慌的表情突然换成了一张笑的春光灿烂的面孔,仿佛是腊月盛开的菊花”,这种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不可谓是不奇,简直就是超出人类表情喜怒哀乐以为的另类表情,倩儿莲步轻移,缓缓走到男人的跟前,本来阴下来的表情此时此刻笑的无比诡异,看的男人心里直发毛,完了这次又完了,男人心里无比的悲切。龙天你跑的还挺快的嘛,你不是还没吃饭嘛?怎么有力气跑那么快,男人讨好的走到倩儿身边,接近两米的身高点头哈腰的做着献媚的表情,如果让村里人看到肯定又替这个男人默哀了,因为村里人都知道即将发生什么。男人边用他那硕大的拳头给倩儿锤着肩膀,边说好话,倩儿你别生气呀,我就是往古林边走了走,看看能不能收获大点,这次真的没进去,就在边缘转了转,我可以发誓,我以我自己的名誉发誓,我下次绝对不敢了。龙天你的名誉够你发几次誓?,从我嫁给你到现在三年了你每次发誓都是以你的名誉,就我知道的就不下百次,你的名誉就那么好使?倩儿边说边把她那芊芊玉手从衣裳中伸了出来,男人看了简直就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野兽,面部露出一副惊恐的表现,那双宛若无骨的玉手缓缓伸向了男人腰部的软肉处,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狼嚎传来,村里养的畜类顿时鸡飞狗跳,就连远处树上的乌鸦也呼啦啦的做鸟散状,村里其他的村民听到后无不背后冒寒气,一副默哀状,默哀后还嘀咕两句,结果让自己婆娘听到后,也做到了类似的结果,仿佛龙天的一声狼嚎起到了连锁反应,霎时间村里狼烟滚滚,狼吼不断。

  随着石门缓缓打开一股阴寒之气随即扑面而来,龙天体内玄功自动运转,倒是没有感觉到什么,紧跟着龙渊古来到这个石室,在石门前倒是没感觉到什么,到了石洞内感觉走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石洞的大小已经超出龙天的预想,只见石室内一片雪白,是冰的世界,根根倒立的石柱自洞顶垂下,给人美轮美奂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丝丝诡异,龙渊古自顾自的走着,当走到一条冰路的尽头是,站在那里四处打量了一下,长叹一身唉···一千年了终于等到了,最后转身盘坐了下去,龙天见父亲盘坐了下去也就没有出声,静静站在父亲背后,大概过了有半柱香时间,只听见冰洞内传来阵阵脚步声,龙天打眼一看是二叔三叔后边是龙天的几个兄弟,老大见父亲盘在做地上就走上前说,父亲二叔三叔来了,这时龙渊古缓缓睁开双目,睁开眼的一刹那,一滴浊泪滴落而出,这时龙天的二叔和三叔走上前拱手道大哥,同样龙天只见二叔和三叔的眼中也看到了激动,他们就连说话的身影也带了些许的颤抖,老二老三你们来了,龙渊古低沉的话语在这个冰室内传了开来,一千年了,整整一千年了,我们终于等到了,龙渊古说话的同时缓缓站起身,手伸向自己的怀里在慢慢拿出一块黑乎乎的惨玉,老二老三你们也都拿出来吧,这个我们要重新用我们祖传圣物来推算我们族的未来,看看这次倩儿怀的是不是祖训中的那个人,是大哥,只见龙天的二叔二叔同时各自从怀里也拿出来了一块惨玉,和龙天父亲的外形一模一样,不过颜色确实天壤之别,父亲的是手里的三角状惨玉是黑乎乎的颜色,比墨汁的颜色感觉还要深几份,给人的感觉仿佛能把人的灵魂吞噬进去,龙天稍稍打量了一下就感觉移开了目光,在转看二叔手里,二叔手里的残玉的则是呈金黄色,只见玉的周围一圈圈的黄光向四周辐射而且,感觉就像是小型的太阳,刺目的黄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龙天心中默念玄功,顿时从丹田处一股清凉之气直扑眼睛而去,只觉刺痛的感觉随即消失,龙天定睛再一看二叔手里的残玉还是原来的样子,黄黄的像金子一样,幻觉?不可能,太不可思议了,小小的一块惨玉竟然能让人产生幻觉,这到底是什么,龙天在心中暗自心惊不已,同时带着期待的目光看向三叔手里的哪块残玉,只见三叔手里的残玉和父亲三叔的颜色也不同,三叔手里的残玉颜色呈绿色,绿油油的颜色,感觉从中迸发着勃勃生机一样,就在那一瞬间龙天感觉到就连刚突破的玄功也再有了丝丝的稳固,至于龙天的几个兄弟也是看的目瞪口呆,从眼中不难看出他们的震惊和不解,龙天兄弟震惊的同事,他们的父亲和两位叔父缓缓的向冰路的尽头走去,走到路尽头冰壁前停了下来,老二老三你们怎么样,还能不能支撑下来这次推算?,龙渊古缓缓的问道,大哥我和老三没事的,就算我们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完成这次推算,龙渊古打量着这两位兄弟眼神中露出阵阵忧心的神色,老二老三你们也别太逞强了,上次推算你们的功力已经大大折损,甚至还损耗了部分精血,这次不能在勉强自己了,龙渊古神色黯然的说道。大哥我们家族已经等了一千年了,整整一千年,我们等不起了。我们都知道倩儿是纯阴之体,本来不可能有身孕,不过既然怀孕了那就有可能是变数,纯阴之孕我们族谱上也有记载,我们家族第三代家主之妻就是绝阴之体,她的孩子也就是我们的第四任家主龙啸天,他的成就我想我们也就不多说了,绝对是旷古越今的大能之士,在58岁时力破天劫破碎虚空升仙而且,可以想想如果这次倩儿怀的真实传说中的那个人的话,我们家族就有救了。何况倩儿的纯阴之体绝对比绝阴之体更加霸道,如果是那样我们就是死也瞑目了。大哥我们开始吧,龙天的三叔目光坚决的说道,龙渊古环视了兄弟二人随即深情一正说道,老大老二是大哥太儿女情长了,既然有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这次我们拼了。随即把手中残玉向空中一抛,老大老二手中的另外两块残玉也同时抛出,结阵龙渊古爆呵一声,三兄弟当即席地盘坐,随即阵阵恐怖的波动自三人身上传来,后退,龙天看到此景也是暴喊一声同时做出了反应,只见龙天兄弟几个同时退到几仗开外,同时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父亲那边的情景,不可思议的场景出现了,只见父亲他们头顶的三块残破的玉石竟然缓缓的凑向了一起,好像是几年没见的兄弟一样欢跳滴跳动着。

  龙天站在父亲的背后,低声的说道父亲我也要当父亲了,只见老人身上突然一股肉眼可见的环形气浪突然想四周冲击而来,在那一刻显露出来的气势尤为惊人,就是龙天运功做了抵挡也被推倒了三步有余,你说什么;龙渊古猛然转过身,眼露精光的问着龙天,老人此时的精气神完全不像是一个垂暮老人,放佛是一头洪荒巨兽觉醒了一样,龙天也是被老人突然的表现惊得暗自心惊不已,心里暗自惊呼这就是进入龙诀六层的威力,龙天不觉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自己有一天也要超过父亲,父亲倩儿怀孕了,龙天强自镇定的说道,哈哈哈哈,哈哈哈,龙渊古仰天长啸滚滚音波直穿云霄。好好好龙渊古连说了三个好字,你这不孝子总算没有对不起祖宗,走去祖屋。龙渊古阔步走向前面的石门,龙天疾步的跟上,这时龙家老大老二也听到了这里的动静,从外边快步走来,父亲发生什么事了,龙渊古没有回头说了句,去喊你二叔三叔,老大老二也是一脸茫然之相,父亲今天是怎么了,两个人看了看父亲也没有说扭头去喊人去了。龙天紧随父亲来到石门前,只见龙渊古双手缓缓的放在石门的正中央,脚下发力,力贯全身,开,随着一声巨吼只听见,咯咯吱吱随后是轰轰一阵乱相,石门缓缓打开。

  龙天我说了多上次了,不让你去古林你非要去,你是不是想抛下我,在房间里倩儿泪眼婆娑的质问着龙天,龙天赶忙把那比平常人大三四倍的饭碗,很是无辜的望着自己娇小的妻子,好像在说我没去,就是去转转而已,我怎么敢把你的话给忘了呢,打死我都不敢忘。倩儿泪眼汪汪的看着龙天那可怜兮兮的样子,火气也就消了一大半,她实在是拿这个无赖没办法,别看龙天在外边一身正气,给人的感觉很是安全靠谱,可是只有倩儿自己知道,她的这种丈夫是多麽的无赖,每天在家喝自己作对,给自己摆乌龙,不过倩儿想到龙天无赖的时候还是幸福无比的,甚至想到那些大乌龙的地方还在嘴里嘟囔两句,虽说眼睛里留着泪,不过那也是关心的眼泪,龙天看着妻子瞪着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边流着泪嘟囔着,实在是于心不忍,上去用那肩膀搂着自己的妻子道,倩儿你放心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是这个村里最好的猎人,何况家传的((龙决))已经练到第四层一般的阿猫阿狗什么的,根本进不了我的身的。龙天很狗屁的道,倩儿挣脱了龙天的手臂很仔细的看着龙天,很是认真的说道,古林是大凶之地,村里老人说古林深处有魔兽精怪,不是一般人能涉足的,即使有人进到深处也是有进无出,我不想失去你,你知道吗,我不想让孩子失去父亲,龙天坐在哪里愣愣的听着,当听到孩子的时候眼睛精光一闪而逝,突然站了起来,倩儿你说什么?你在说一边,龙天一把抱起自己的娇妻,满是深情的看着这个为自己操劳的女人,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龙天在嘴里默默的念叨着,倩儿婉婉可人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总是气自己的男人,心里也被一种叫满足的东西填满。

  倩儿红着脸低头说道,小心点别伤着我们的孩子、


  • &林,处

      这片刚下过雨的深山老林,处处迸发着让人心悸的诡异气息,在加上无名的野兽嘶吼声,无不让人感觉来自心底的恐惧,就仿佛是一头张着狰狞大口的巨兽,一不留神就能把人吞的尸骨无存。

    2021-05-13 05:13:3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