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仙纵奇缘

仙纵奇缘

仙纵奇缘

更新时间:2021-04-17 11:11:45
小编评语: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修仙路漫漫,众生皆为痴。纵川趟水,皆为了洞天福地;踏山问鼎,皆为了长生逍遥。关于仙的传说,在人间广泛流传已久,但是近万年年来却从来没有有人没见过仙的踪迹。但是在人间已很久没没见过真正的仙,但却留下的了无数的遗迹和修仙者。看平民小子怎样获仙缘,如何步步登“嘿嘿,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看招……”王浩大叫一声,抡起左拳就朝李非面门砸去。李非脚步一溜,往后退了三步。双脚一错,一声大喝,“蛮牛踏石”,双手紧握状似牛蹄向王浩后背砸去。在呼吸间,王浩身体错过李非,只感觉背后吃痛,收不住身形向前扑去,顿时间便摔了个狗吃屎。李非虽然武道层次不及王浩,可他勤苦练功,打斗经验却远胜过这个游手好闲的“小霸王”。“哎呦……”王浩吃痛之后从地上爬起,他不相信这个练气三层的小子会是他的对手。“小子,是我大意了,再来。”王浩说完,运起一式“猛虎下山”,再次向李非扑去,爪间生风,身形拔地而起,端得是气势汹汹。李非见状,正想试试真气修为,也不闪躲,一式“野蛮冲撞”,身上泛起淡青色的气晕,便对冲了上去。气劲呼啸,只听见“砰”的一声,两人都各自向后退去。王浩向后退了五步,李非退了四步,高下立分。王浩看了,瞪大了眼珠怪叫一声“怎么回事,不可能。你,你什么时候也到练气四层了?”“我就不能晋级么?”李非白了他一眼道,心里却喜滋滋的。接着说道:你也不用管我怎么晋级的,今天的事是不是了了,你自己说的啊!王浩正要答话,却听得一声“何人在校内打斗”,只见远处长廊奔来一道身影,王浩一听,便知是素有“铁面”之称的严铁武师,赶紧溜之大吉。临走却留下了一声“这事不算完……”,李非听完只觉头痛,无奈摇头。几个呼吸间,一道灰色身影来到李非面前。来人是个梢长大汉,皮肤黝黑,棱角分明的面庞上却有着一道深色疤痕,显得有些渗人。见到来人之后,他赶紧问了声“严武师好。”“嗯,刚刚是你跟何人在此打斗,难道不知这里禁止打斗吗?”严铁盯着李非问道。“回武师的话,刚刚是……”李非赶紧将事情原委向严铁说了一遍。严铁此人在附近乡镇都很有名气,他是位练气大圆满的武者,可惜在年近四十还无法突破成为修真者,在这个年龄还无法突破此生都很难有所精进了。严铁的资质很差,但此人却也是位大毅力的武者,在其履历中依然有着光辉的历史。十五岁便独自闯荡江湖,以练气六层对阵三位同级盗匪依然不落下风,将盗匪赶走。十七岁独自进入野狼岭,三个月后出野狼岭,达到练气八层,出售野狼皮近千张,震惊山民。二十岁……其中最辉煌的一次是其三十岁那年,以练气九层修为斩杀筑基初期的马贼“张麻子”,虽然只是突破不久的筑基修士,但毕竟已经是脱离武者的范畴,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修真者。武者斩杀修真者的案例在方圆数千里都是凤毛麟角。在那一役之后,此人消失了几个月之后便在金盛武校开始担任武师至今。据说他脸上那道疤痕便是在那时留下的。由于他颇为严厉,学生便送了他“铁面”这个外号。李非这个学生他也知道,由于出身和他差不多,资质一般却很努力这些相同点,这让他对李非的映像还是不错的,而王浩的“声名”他也是有所耳闻。得知事情原委之后,严铁点点头说:你去上课吧,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了,以后要注意不要在这里打斗了。“嗯,知道了武师。谢谢!再见!”李非恭敬答道。如果真要按照校规来,在严铁手上,李非恐怕要挨罚了。可看严铁这副样子,像是就这样放过他一样,这让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向严铁告别之后,他快速向讲武堂走去。讲武堂是武校武师向学生们讲授武技的课堂,是武校仅次于练武场的第二大建筑。在讲武堂听过讲解武技之后,李非直奔藏书阁去了。刚刚晋级,达到练气中期之后,心里有些急切地想学习以前受修为限制不能学的武技了。藏书阁在讲武堂的后面,是一栋四层的建筑,朱漆大门顶端悬着一块黑金大扁,上书“藏书阁”三个大字,笔走龙蛇,好不气派。进门处有位黑袍老者,正眯着眼倚在太师椅上。李非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知道此处的规矩,向老者出示了腰牌之后,在桌上的卷宗上写上了姓名之后,向老者行了一礼便向内走去。一楼的是适合练气初期练的武技,上面两层依次是适合练气中后期的武技。而最上面的第四层,则从未见过有学生上去过,是整个武校最神秘的地方。一楼的功法最多,约有百部,都是些基础功法。像李非学的《蛮牛劲》则是其中的精品。上了二楼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六排木架,上面摆放的约莫只有五十本武技。一一看过去,分别有《摘梅手》、《混元一气功》、《通臂拳》、《烈焰腿》、《极冰掌》等等,看得让人有些眼花,好在李非似乎早有所选,在第三排架上拿起了那本《摧碑手》后便下了楼。“五日后要准时送还,否则轻则扣除学分,重则赶出武校,走吧。”说罢黑衣老者朝李非摆摆手。李非登记在册之后,便飞奔回家了。回家之后,李非便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掏出了《摧碑手》,此书在练气中期武技中都是上品,威力很大,修到极致,摧碑裂石都是不在话下。整夜李非都是在狂热的修炼中度过,是日早晨却悲剧的发现,整个人像要散架似地,不得已向武校请了四天假。经过几天的苦修,李非终于将让他悲催的《摧碑手》牢记于心,并有小成。这让他欣喜若狂。起身伸了个懒腰,突然发现经过几日的修炼,自己竟然达到了练气五层中期,这让李非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咂舌之余,忽然想起今日是还书的日子,赶紧动身赶往武校。送还武技的时候,黑衣老者眯着的眼睛忽然闪过一道光芒,浑身泛起一道强烈的气息,随后又平淡下去。让李非心里一惊。没想到平素看起来慵散的佟老,竟是一位高手,难怪这么多年藏书阁都没有出过事情。向佟老告退之后,经过练武场的时候,一伙人围了上来。李非定睛一看,原来是王浩一伙。王浩用怨怒的眼神朝李非刮来,说道:“李非,终于逮到你了。你害的小爷被“铁面”罚,还有上次那笔帐,咱们该好好算算了。”李非一看,知道这事是躲不过去了,正好自己刚刚练功有成,想试试手。便道:那咱们就今天把此事解决了吧。。

精彩节选:


新仙圣奇缘下载  真仙奇缘免费阅读  画仙奇缘第四章  画仙奇缘第三章  仙厨奇缘 电影  


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嘿嘿,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看招……”王浩大叫一声,抡起左拳就朝李非面门砸去。李非脚步一溜,往后退了三步。双脚一错,一声大喝,“蛮牛踏石”,双手紧握状似牛蹄向王浩后背砸去。在呼吸间,王浩身体错过李非,只感觉背后吃痛,收不住身形向前扑去,顿时间便摔了个狗吃屎。李非虽然武道层次不及王浩,可他勤苦练功,打斗经验却远胜过这个游手好闲的“小霸王”。“哎呦……”王浩吃痛之后从地上爬起,他不相信这个练气三层的小子会是他的对手。“小子,是我大意了,再来。”王浩说完,运起一式“猛虎下山”,再次向李非扑去,爪间生风,身形拔地而起,端得是气势汹汹。李非见状,正想试试真气修为,也不闪躲,一式“野蛮冲撞”,身上泛起淡青色的气晕,便对冲了上去。气劲呼啸,只听见“砰”的一声,两人都各自向后退去。王浩向后退了五步,李非退了四步,高下立分。王浩看了,瞪大了眼珠怪叫一声“怎么回事,不可能。你,你什么时候也到练气四层了?”“我就不能晋级么?”李非白了他一眼道,心里却喜滋滋的。接着说道:你也不用管我怎么晋级的,今天的事是不是了了,你自己说的啊!王浩正要答话,却听得一声“何人在校内打斗”,只见远处长廊奔来一道身影,王浩一听,便知是素有“铁面”之称的严铁武师,赶紧溜之大吉。临走却留下了一声“这事不算完……”,李非听完只觉头痛,无奈摇头。几个呼吸间,一道灰色身影来到李非面前。来人是个梢长大汉,皮肤黝黑,棱角分明的面庞上却有着一道深色疤痕,显得有些渗人。见到来人之后,他赶紧问了声“严武师好。”“嗯,刚刚是你跟何人在此打斗,难道不知这里禁止打斗吗?”严铁盯着李非问道。“回武师的话,刚刚是……”李非赶紧将事情原委向严铁说了一遍。严铁此人在附近乡镇都很有名气,他是位练气大圆满的武者,可惜在年近四十还无法突破成为修真者,在这个年龄还无法突破此生都很难有所精进了。严铁的资质很差,但此人却也是位大毅力的武者,在其履历中依然有着光辉的历史。十五岁便独自闯荡江湖,以练气六层对阵三位同级盗匪依然不落下风,将盗匪赶走。十七岁独自进入野狼岭,三个月后出野狼岭,达到练气八层,出售野狼皮近千张,震惊山民。二十岁……其中最辉煌的一次是其三十岁那年,以练气九层修为斩杀筑基初期的马贼“张麻子”,虽然只是突破不久的筑基修士,但毕竟已经是脱离武者的范畴,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修真者。武者斩杀修真者的案例在方圆数千里都是凤毛麟角。在那一役之后,此人消失了几个月之后便在金盛武校开始担任武师至今。据说他脸上那道疤痕便是在那时留下的。由于他颇为严厉,学生便送了他“铁面”这个外号。李非这个学生他也知道,由于出身和他差不多,资质一般却很努力这些相同点,这让他对李非的映像还是不错的,而王浩的“声名”他也是有所耳闻。得知事情原委之后,严铁点点头说:你去上课吧,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了,以后要注意不要在这里打斗了。“嗯,知道了武师。谢谢!再见!”李非恭敬答道。如果真要按照校规来,在严铁手上,李非恐怕要挨罚了。可看严铁这副样子,像是就这样放过他一样,这让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向严铁告别之后,他快速向讲武堂走去。讲武堂是武校武师向学生们讲授武技的课堂,是武校仅次于练武场的第二大建筑。在讲武堂听过讲解武技之后,李非直奔藏书阁去了。刚刚晋级,达到练气中期之后,心里有些急切地想学习以前受修为限制不能学的武技了。藏书阁在讲武堂的后面,是一栋四层的建筑,朱漆大门顶端悬着一块黑金大扁,上书“藏书阁”三个大字,笔走龙蛇,好不气派。进门处有位黑袍老者,正眯着眼倚在太师椅上。李非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知道此处的规矩,向老者出示了腰牌之后,在桌上的卷宗上写上了姓名之后,向老者行了一礼便向内走去。一楼的是适合练气初期练的武技,上面两层依次是适合练气中后期的武技。而最上面的第四层,则从未见过有学生上去过,是整个武校最神秘的地方。一楼的功法最多,约有百部,都是些基础功法。像李非学的《蛮牛劲》则是其中的精品。上了二楼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六排木架,上面摆放的约莫只有五十本武技。一一看过去,分别有《摘梅手》、《混元一气功》、《通臂拳》、《烈焰腿》、《极冰掌》等等,看得让人有些眼花,好在李非似乎早有所选,在第三排架上拿起了那本《摧碑手》后便下了楼。“五日后要准时送还,否则轻则扣除学分,重则赶出武校,走吧。”说罢黑衣老者朝李非摆摆手。李非登记在册之后,便飞奔回家了。回家之后,李非便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掏出了《摧碑手》,此书在练气中期武技中都是上品,威力很大,修到极致,摧碑裂石都是不在话下。整夜李非都是在狂热的修炼中度过,是日早晨却悲剧的发现,整个人像要散架似地,不得已向武校请了四天假。经过几天的苦修,李非终于将让他悲催的《摧碑手》牢记于心,并有小成。这让他欣喜若狂。起身伸了个懒腰,突然发现经过几日的修炼,自己竟然达到了练气五层中期,这让李非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咂舌之余,忽然想起今日是还书的日子,赶紧动身赶往武校。送还武技的时候,黑衣老者眯着的眼睛忽然闪过一道光芒,浑身泛起一道强烈的气息,随后又平淡下去。让李非心里一惊。没想到平素看起来慵散的佟老,竟是一位高手,难怪这么多年藏书阁都没有出过事情。向佟老告退之后,经过练武场的时候,一伙人围了上来。李非定睛一看,原来是王浩一伙。王浩用怨怒的眼神朝李非刮来,说道:“李非,终于逮到你了。你害的小爷被“铁面”罚,还有上次那笔帐,咱们该好好算算了。”李非一看,知道这事是躲不过去了,正好自己刚刚练功有成,想试试手。便道:那咱们就今天把此事解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