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花时别谓城

花时别谓城

花时别谓城

更新时间:2021-02-18 09:18:03
小编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天宝十三年,天下深陷一场疯狂的的暴乱之中,叛军自号大楚审判军,首领李箫身世扑朔迷离。父王昏庸懦弱,诸军懦弱,大唐公主李若最终决定孤身前去洛阳刺杀李箫,借以拯救他们大唐国运。却世事匪夷所思,一切都不想表面看出来那样简单的,所有人各藏心事,面对自己着各自相同的命运,青衫难畏,忍见红颜废。人未寐,半盏伤悲。夜闻几声喟?。

精彩节选:



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风折柳于云独鹤相对而坐,云独鹤斟满白玉杯,风折柳双手接过,啜饮一口,顿觉口内生津,酒香溢于齿颊,赞道:“入口绵柔,回味悠长,《汾酒曲》记载,‘申明亭畔新淘井,水重依稀亚蟹黄。’可谓酿造名酒,必怀绝技,其稻、其药、其湛、其泉、其器、其火,酿酒六工,无一不可不重,偏不得生半点懈怠。此间学问造诣,不落于你我三十多年之心得修为啊!”

  云独鹤轻叹一声,望着繁星思忖了许久,口中兀自喃喃痴语,那只灵巧的白狐蹦上他的膝盖,嗅了嗅那薄薄的书册。云独鹤眼神忽然一亮,急匆匆进屋坐下,将那《长安冢》再度翻开,又仔细品读了起来。

  青衫难畏,忍见红颜废。人未寐,半盏伤悲。夜闻几声喟?

  “师弟啊……”云独鹤叹道,“师父当年指责你我,说我好嗔,说你好情,当时我尽是不以为然,你好端端一个七尺男儿,陷入世间情俗成何体统!如今见你历经岁月,饱尝冷暖,却仍然情愫不减,仔细想来,却也不禁令人钦佩叹惋!”

  “唉,你道若无此二人,这天下就真的足够太平么?”风折柳远眺长安,又道,“这一阙,安史之乱就此开始,马嵬兵变中,陈玄礼杀死杨国忠父子,李隆基也终究处死了杨玉环……”

  “师兄,此诗烦你保管,来年今日,我自当再上终南山,将这首曲子重奏一遍。”风折柳站起身,这时天色已是极暗,漫天星斗闪烁缤纷,山林中隐隐传来猛兽的阵阵舒啸。

  “师兄过誉了。”风折柳再饮一口,便放下了那盏白玉杯,夹起一块梅花饼,轻轻咬下一角,在口中细细品味,许久才将其含泪咽下。

  一阕唱罢,风折柳停歇下来,云独鹤只以为他便要说个分教,却见他满含清泪,手抚心口,声音似沉似醉地轻轻悲吟。过得片刻,风折柳长吁一声,道:“这里,写的是当年李隆基下泉州时,遇到了一位美貌可爱的女子,一见倾心,将她聘为嫔妃。此女子贤良淑德、多才多艺,辅助夫君稳固江山社稷,刚开始深得宠幸,但后来……”

  云独鹤猛然一拍桌子,叫道:“这安禄山、史思明二人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使得无数无辜百姓生灵涂炭、妻离子散,活该最后不得好死!”

  传说,有人深居穴洞,烂柯此中,炼丹修术,羽化登天,游览凌霄殿,位列众仙班。

  箜篌响起铮铮的音律,风折柳揉了揉眉心,往下唱着:“残损枯萎雨中谢,风卷哀歌魂犹断。侧耳轻聆故园曲,亡妃别乡愁盼山。失魂落魄荡世间,御马回驾五更天。满目疮痍不堪睹,君王从此不缒帘。屋外梨花洁如雪,弯柳池塘鸳鸯恋。青松信草绽如初,魅影星辰幻婉约。独望苍穹眼朦胧,知觉银河流入宫。疑似仙娥天上来,竟然梦中飘渺风。夜半清冷马驮铃,玉宇澄清不曾醒。引吭高歌心自唱,歌罢沧沧泪千行。月光惨淡难以堪,唯有阁中帝忧伤。蓬莱海上蓬莱山,蓬莱山上有天仙。绰约婀娜无铅华,脱颖而出凡尘颜。金钗细擘合分钿,昔情旧意舞翩翩。道是贵妃今犹在,为何不复我身边?太真花容泣春雨,憔悴凄惨仄衣冠。扶栏傍柳忆良人,不知不觉失华年。非妾无愿伴君终,实乃身死未敢言。此情今生无以报,但求来世共枕眠。奈何帝王仰天叹,只盼轮回再修缘。荔枝一骑仍在岸,夜来孤寂影苍白。待到他生得相会,纵然离别已千年。”

  风折柳点点头,取来一副竹木箜篌,轻轻拨弄一道,叹了口气,吟起一首词来:“心非月,不堪冷漠寒夜夜。玉宇唤卿归,愿以一身逆轮回。帝子高阁怀采荇,泉下可否有人陪?此地吾心永昭泪,未枯萎,不问流离任风吹。”

  风折柳微微一笑,就此别过。

  “调皮鬼,这是客人的酒,你自己去山涧觅些酒泉果醋饮个痛快吧,别来这里胡闹!”

  孤云出岫,雁字回顾西楼。东方一记鱼肚白于天际冉冉爬升,黑夜振袖一卷,隐去了万千星辰。

  只听他豁然引奏丝竹,放开歌喉,朗声唱道:“弯舟平影走河流,辗转区区画桥头。明皇微服空致思,谁知河旁浣绣楼。前寻香女名何谓,拥衣提襟怀素归。路人遥指谢令姜,灵韵更添一枝梅。妙弋挽髻桂棹摇,西子濯玉采苹归。求田问舍人安在,原来江流几折回。乃令臣下访淑娴,千金万礼赐龙妃。悬壶济世垂仙草,金枝玉叶藏宫闱。当年摆渡堂前燕,如今招展庙上蝶。洛阳香深碧水横,一夜良宵风烟沉。青娥脱茧化裙钗,白首相思有定盟。请教丈夫江山字,细看文牒社稷春。长陪一侧分国事,不误溺色好名声。无意薛王双珠履,有幸明皇三番棋。斗茶作诗笑妖精,梅落惊鸿小新亭。可叹此忆若恒在,东楼玉笛一斛情。不枉枕边十年梦,负得郎君薄幸名!”

  “把这小狐狸都能馋着,真不愧是晋西名糟——杏花汾酒。”山顶缓缓踏来一名青衣男子,笑吟吟地道,“师兄好不自在!”

  风折柳弯起一勾笑容:“那么多年的事情了,提它作什么呢……今日愚弟不请自来,是想与师兄叙叙话,顺便一同观摩这篇《长安冢》。”

  ——《点绛唇》

章节目录
更多>
  • 兄当年&为兄共

      云独鹤摆了摆手,说道:“要不是为兄当年太执着于这些东西,师父他也不会……罢了,师弟且坐,先与为兄共饮一杯!”

    2021-02-26 04:24: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折柳弯&长安冢

      风折柳弯起一勾笑容:“那么多年的事情了,提它作什么呢……今日愚弟不请自来,是想与师兄叙叙话,顺便一同观摩这篇《长安冢》。”

    2021-02-27 01:11: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又&千里了

      云独鹤拊掌拍案道:“不错,为兄只知道粗酌滥饮,比于师弟你一身名家风气,可又是差逊千里了!”

    2021-02-26 04:06:22详情点赞(0)回复(0)
  • &:“稍

      日过晌午,阳光暖暖地在脸上打滚,山顶上,有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伸了个懒腰,走出内阁,招了一名中年妇人过来,道:“稍后会有一位贵客到访,你立刻去备一碟梅饼,一壶杏酒。”

    2021-02-27 05:32:59详情点赞(0)回复(0)
  • ”风折&柳再饮

      “师兄过誉了。”风折柳再饮一口,便放下了那盏白玉杯,夹起一块梅花饼,轻轻咬下一角,在口中细细品味,许久才将其含泪咽下。

    2021-02-24 04:57:16详情点赞(0)回复(0)
  •   “&果醋饮

      “调皮鬼,这是客人的酒,你自己去山涧觅些酒泉果醋饮个痛快吧,别来这里胡闹!”

    2021-02-26 07:57:0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