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

盗墓笔记后记

盗墓笔记后记

盗墓笔记后记

更新时间:2021-01-12 14:46:51
小编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这基本是然后南派三叔在微博更新了的二十年的谱写,所以在很多人的确,挖墓笔记所以和依然生活……在世界的我们像,用另一种方式再次活一直这样。他们生存下来的方式不只是仅有活在我们心中这一种方式,他们也可以真正地永远是活一直这样,活在关注更多的地方。一个写手选择放弃,会有另一个吴邪不敢明目张胆的把手电光束照到闷油瓶身上仔细打量,只能将手电垂向地面,他们正在向外面走,除了手电投射的一束光,四周光线晦暗,身边的空气似乎随着身体前进缓慢流动着,偶尔有夹杂着未知成分的怪霉味扑面而来,一时半会脸上也会笼上一层寒气。除了胖子在不远处发出,西湖醋鱼,吴邪什么的的声音还有点生的气息,这儿似乎万籁无声的神秘异常,地上连个小活物的踪影都没有,吴邪想来也可能早十年前就被闷油瓶逼得消失匿迹了。他警惕着周遭的环境,这儿诡异的像一个制造无限循环秘密的无底洞,令人发指,让人不自觉地滋生想逃离的本能。。

精彩节选:


盗墓笔记后记下  盗墓笔记后记有声小说  盗墓笔记后记中铁三角各说的一段话原文中有出现吗  盗墓笔记后记上下  盗墓笔记后记小说后记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后记  盗墓笔记后记在线阅读  盗墓笔记后记铁三角  盗墓笔记后记十年之后  盗墓笔记后记  


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胖子和吴邪都疲乏至极但都心照不宣的没说出来,因为这个闷油瓶说路不长了,所以他们没有稍作休息。吴邪感觉自己身体的每处细胞虽然都处于疲惫不堪的状态,但身旁的人却让他警惕万分,仿佛血肉和精神分别暂时寄生在精气神指数不同的生命体。

  吴邪无精打采的平视着正闷闷不乐的胖脸,本应该阻止他手中的动作,但实在是拒绝他的心有余而连伸手阻拦他的力都不足了,人的身体在疲惫至极的情况下似乎连思想都不由自主的偏向自己这边,只有心底的某个地方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出微乎其微的抗议。吴邪想胖子也不是个死撑的人,几年的生死与共和十多年的兄弟感情在某种程度上让他对胖子给予的帮助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由于喝得急,洁净的水从藏污纳垢的衣服上倏地滑过,缓缓扩散,像一朵正在开放的灰黑色的莲花,看着显得分外扎眼。尽管饿了几天,但喝了几口水也缓和不少,吴邪精神稍微好点了,便固定一个不怎么费力的姿势审视着这个假闷油瓶。

  闷油瓶说,嗯,不信?闷油瓶直截了当的问题像一双手扼住了他的喉咙。吴邪一边不好意思地左顾右盼,一边在心里抱怨闷油瓶,怎么连话都不会说,怪不得话少。胖子本来还在心无旁骛的吃牛肉,现在也不吃了。

  背包里的多是些铁制工具和很难进口的小型机械,这次装备是先进了,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重。吴邪想,因为一路上倒也派上了很大的用场,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必须带上它们才能补全这条通向青铜门的艰险的路,所以才心甘情愿背着几乎驮着这些笨重物没有半句怨言,不然早就扔了,管******贵贱,压得老子像头负重拉犁的牛一样上气接不了下气。

  胖子说一出了洞穴,闷油瓶就把装备仍了,这雪莲是闷油瓶留的,一共有两朵,胖子已经吃了一朵。这衬衫也是他的,闷油瓶穿着他以前的那件卫衣,(他说一件够了),就是吴邪在洞穴发现的那件。如胖子所说,这地方连一根草都没有,闷油瓶又穿的少,他要去哪找吃的,难道他要去山下。吴邪心里焦急万分,但无能为力,只能仰着头看天转移注意力。

  回来了。吴邪下意识动头,闷油瓶熟悉的身影就迅速跳入眼帘,果然,吴邪的目光从闷油瓶身上转移到他手里,手里类似于羽绒服的东西?胖子话音刚落,身体就执拗的起来,带着明显的佯装的哭腔说,小哥你丫去哪了?可把我和天真急坏了。

  吴邪借着手电的微观只能干眼瞪着胖脸的大概轮廓,他一本正经的脸上,嘴巴还在缓慢的一张一合。

  吴邪看了一眼便迅速收回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胖子显然没指望吴邪会这么听话,被吴邪的反应搞得一愣一愣的,一张胖脸上的眼珠像被点了穴似的僵硬,半张着的嘴巴也不说话,不愧是胖子,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吴邪激动的不知所措,连忙欣喜若狂的抓起雪上的雪莲,胡乱的把上面的一部分雪花拍落,就往嘴里塞,他吃力的咀嚼着生硬的雪莲,连一张一合的咀嚼动作都是不变的重复,心里却点起了一盏明灯,就像一个眉开眼笑的傻小孩。

  闷油瓶的声音在奇静无比的洞穴响起,这儿不安全,我们快点离开,不急不躁的语气似乎来自千万年前又是刻骨铭心般的熟悉。吴邪呆滞的望着闷油瓶说话,心想难道刚才也是这原因他才表现反常,所以他才催我们赶路?那怎么不早说,有危险当然得赶紧赶路。

  所以人在食物补给严重匮乏时都有这种煎熬难耐的感觉,感觉肚子似乎是个年年颗粒未进的干旱农田,还好由于体力不支导致的昏昏欲睡,让那种让人发疯的饥饿感缓解了一部分。强烈的饥饿乏力让大脑短路,吴邪看见地上突起的一块雪,说到,胖子,我怎么感觉这好像个馒头,还摇摇晃晃的。胖子分外鄙夷的声音模模糊糊传来,天真,你年纪不大,眼睛倒昏花了,我看那分明就是.......l是个馒头一一说完,他似乎就蹭过去抓那堆雪,当吴邪坐在地上都感觉不到全身僵硬时,胖子惊讶的声音混合着积雪被踩发出的嗤剌声刺激到他的虚弱的神经。

  闷油瓶开口说话,买的。旁人听起来,肯定以为闷油瓶是在表达他的无奈,胖子和吴邪知道,闷油瓶是在好好回答,只是态度就那样吧。胖子一声不吭,稍微转身斜对着闷油瓶翻了个白眼,意思是,这不废话吗?闷油瓶没有像以前用缄默来磨砺对方等待回答的耐心,他接着说,去附近的河,看见了几个外地人,用钱换的。

  尽管闷油瓶身上没什么独特气味,但此时此刻吴邪全身的感官系统都在传递闷油瓶就在旁边的信息,尽管不知道他是真是假。他和闷油瓶一路缄默无语,除了旁边这个五短身材的死胖子一路高亢,精神抖擞,最后终于也被路途磨砺的烟消云散。不过总感觉出去的路似乎比来时的路长很多,可能是来青铜门时一心只想着闷油瓶的生死。

  他害怕胖子搂的那个人是冒牌的,他怕他还没有找到真正的闷油瓶但又担心这个人不是闷油瓶,这些错综复杂的感情被他强装的镇定自若的表情掩藏。好多年了,,有时吴邪总觉得自己像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年复一年的感叹,一年了,两年了,不厌其烦又心烦意乱,现在冗长的年月终于走了,终于可以挣脱望穿秋水的日子了?此时此刻他越加笃信自己心中的置疑,闷油瓶是个没心没肺又不折不扣的失踪人员,他们三个经历了不计其数的艰难险阻,这次小哥回到他们身边实在是太轻而易举了。

  吴邪听着他不瘟不火的话觉得音色跟闷油瓶的挺像,暗自下定决心,等出去了一定要验明正身。然后胖子背起吴邪,他们又一路前进。体虚得看似座油尽灯枯的吴邪,两只怀疑的眼睛却像生辉的烛芯片刻不离闷油瓶。

  八月份的气候在这儿似乎半点儿也没体现出来,气温起码在零度左右,现在时间可能正处在早上或者晚上。吴邪,胖子自从在长白山山下的小旅馆胡乱地洗了个澡已经很久没洗了,尽管处于低温中,除了露在外面的脸,身上还是大汗淋漓,这些湿热黏稠的液体几乎裹着身体的每处皮肤,他们感觉自己就像一条正在臭水沟作徒劳挣扎的鱼。

  等等,哪来的风,绝对是出口——

  当然,闷油瓶若还在青铜门就另当别论,起码还有个照应,如果吴邪变成粽子,也应该是个善良的粽子,再加上他和闷油瓶的交情,闷油瓶一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扭断他的脖子,这点在闷油瓶面前的自信吴邪还是有的。想归想,但这么多年,他处于生命绝境的意志还是没有倒下,不到最后一刻始终不想放弃。再说,几年积淀的努力的成果眼看就唾手可得,这么呆若木鸡的坐在地上,最后都不知是冻死的还是饿死的。

  • 了穴似&巴也不

      胖子显然没指望吴邪会这么听话,被吴邪的反应搞得一愣一愣的,一张胖脸上的眼珠像被点了穴似的僵硬,半张着的嘴巴也不说话,不愧是胖子,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2021-01-19 05:11: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眼便&回目光

      吴邪看了一眼便迅速收回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2021-01-18 11:25:1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