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大年夜宴请军民 伏牛山血战匪寨

第六章大年夜宴请军民 伏牛山血战匪寨

昭文武德大帝 2021-07-22
关凯、余梓面前。老者地说:“大帅,我活了这么多年,没见过各色各样的军人,仅有您是真心实意为咱民众的,别人割据一方一方都心里想争夺战土地,抢掠百姓,而您却保卫者我们才去出征的,纪律治军,去年荒灾,若也不是您,我军的民众不明白要饿肚子多少呢。因为,我要向您祝酒关凯说:“请诸军入城!”。...

  新州城下,雪花纷纷,沿路新军士兵十步一列,旌幡飘飘,余梓率军缓缓前行。关凯亲自来接,余梓敬礼道:“余梓不辱大帅之命,于范州城下大破韩军,今日率军归来!”关凯笑着说:“今日是除夕,我已令人摆下庆功宴,很丰盛哦。”余梓呵呵抿嘴笑着。

  关凯说:“请诸军入城!”

  余梓将马鞭一扬:“入城!”

  大军缓步进城,满城百姓夹道欢迎,余梓挥手示意。这时,一个老者带着一群人拦在道旁,两个汉子抬酒立于路旁,站在关凯、余梓面前。老者说道:“大帅,我活了这么多年,见过各色各样的军人,只有您是真心为咱民众的,别人割据一方都想着争夺土地,掳掠百姓,而您却是保卫我们才去征战的,纪律严明,今年荒灾,若不是您,我军的民众不知道要饿死多少呢。所以,我要向您敬酒。”老者将满满两杯酒分别递给关凯、余梓。

  关凯接过酒杯笑着说:“我出生在这里,这新军七州就是我的家,这里的人们就是我的家人,所以,我有义务去保护这里,除死方休。至于这杯酒,我就借着您这杯酒来回敬这七州大地。”说完,关凯将酒往地上一洒,将杯子递了回去。余梓也将杯里的酒洒在地上,说:“我和大帅一样。”

  全城百姓一齐俯首,齐颂赞歌。全军欢腾,热闹一片,真是“齐敲得胜鼓,共奏凯歌还”。

  笑声与欢呼声混杂着、交织着,关凯乘兴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传令三军及七州百姓,军民同乐,于城外大会军民,设篝火晚会!”

  “是!”

  到了晚上,烟花齐绽,五色旗扬,篝火重重,关凯与众将围成一团,觥筹交错,笑声不断,军士兵卒相互喝酒划拳,妇女递杯劝酒,小孩你追我赶,嬉闹打玩,点爆竹,放烟花。天空上,一个个烟花五颜六色地绽开,礼炮声不断,响彻了这片万里山河。关临笑着说:“二哥,你征战多年,有些事你该考虑了。”

  “什么事?”关凯满怀疑惑。

  “你的婚事啊,你不至于打一辈子光棍吧。”关临调皮的一笑。

  这时,吴雄突然冒出一句:“余梓姐就挺合适的。”

  余梓顿时脸红,低下了头不说话。关凯笑着用瓜子壳砸了李应龙一下:“臭小子,说啥呢,人倒不大,心还挺精,要我看,先给你找个媳妇,让弟妹好好管管你这张破嘴。”

  这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吴雄挠挠头呵呵地说:“大帅哥哥,你也就会打趣咱老实人了。”

  “唉,大家说句公道话,你老吴看着像老实人,其实一肚子鬼主意。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当年咱北征的时候,是哪个瞒着老督军背地里开小灶,偷人家的酒还用水换了,第二天老督军要犒赏三军,结果全军喝了的都是你这家伙灌的水。”关凯笑着说道。

  这时,李盛站了起来,指着吴雄笑着说:“好家伙,原来是你这家伙灌的水,我当时还纳闷呢,我还以为老督军故意考验咱们是不是真正地遵守禁酒令呢。”

  大家一个个笑得更欢,吴雄羞得满脸通红,一个人坐在那儿连饮数杯。

  “哎,咱们不是说大帅的婚事吗,怎么扯到以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了?”关临说道。

  这时,三个士兵来到众将面前,举杯敬道:“大帅,我们代表我们团敬你,去年你率领咱们在盘龙山抗击程军,保卫了咱们新州,才有了这安稳日子。”关凯举杯站起道:“你们放心,有本帅在,各路军阀想进咱的地盘,门都没有!”四人把酒进口,一饮而下。

  忽然,只见余梓站了起来,说道:“大帅,离新州不远就是程军的地盘,我军集结在此饮酒作乐,万一程军趁机偷袭,我们岂不全部被擒吗?”关凯猛然醒悟,一拍脑门道:“哎呀,我差点忘了,你看我,我都忘了。”余梓禁不住扑哧一笑地说了一句:“真是个糊涂虫。”话一出口,所有人呆呆地看着余梓,余梓才下意识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余梓用余光瞟了关凯一眼,只见关凯微笑着,并不嗔怪余梓。

  “吴雄听令!”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吴雄站了起来,略带醉意道:“在。”

  “新州驻军三千人是咱的老底子,你就带这三千人前往盘龙山一带警戒。”

  “是!”说完吴雄领命而去。

  这时,卫兵引着两个人来见关凯。关凯问道:“这两个是什么人?”

  其中一个彬彬有礼地说:“关大帅,我是您南边林军的使者,我军督军林泰旧闻督军威名,特让我来向大帅致意,希望两军能够结盟,以达和平共处的目的。”

  另一个也脱帽施礼道:“关大帅,我是东面范军的使者,我军新任督军范遥特令我向大帅致以问候,希望我两军结盟,互助互利。”

  关凯听了,点了点头:“既然两位督军这样看得起本帅,本帅当然乐意促成我三军的结盟,回致你们督军,本帅十分愿意与林、范两军建立盟约。”

  “大帅英明,我们一定转达我们各自的督军。”

  说完,两名使者各自回去,关凯令一队士兵护送而去。

  此时,烟花照亮了这片天空,显得那么美,那么娇艳。关凯醉意大增,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手握酒杯,说:“我关凯自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带兵打仗,跟着老督军打了七年,又随我的兄长关敬打了三年,终于打下一处可以容身的地方,后来又受命镇守新州四年,与北方程军也打了四年。我关非鱼自十二岁就梦想着,梦想着能够有一天与我所爱的人平静地过一辈子,可是,在这个乱世中,这个梦却显得那么可笑,那么脆弱,那么不真实,所以,我就选择去征战、拼杀,戎马十四年,我从一个少年变成了这七州的大帅,如今程、韩、苏这三军已被我们打退,而林、范两军将与我军结盟,我军自此就可以偃文修武,再无战事,本帅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

  只见关凯突然对余梓一笑,说:“余梓,你知道吗,我喜欢你,这些年你随我征战,出生入死,我早已视你为知己,你知道吗,每当我感到疲惫无力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你,我曾在心里暗暗发誓,要用一生的碧血豪情去守护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余梓绯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众军及将领们暗暗念道:“答应,答应,答应……”关凯见余梓不说话,内心有点不舒服,忍着失望的泪水勉强笑着说:“不答应也没关系,就当是句玩笑话儿吧。”只见余梓摇了摇头,说:“没,没不答应。”

  “那你是答应了?”关凯顿时激动地说。

  余梓轻轻的点了点头。关凯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欣喜,一把抱住了余梓,嘴里重复着:“太好了,太好了……”余梓嗔怪道:“放我下来。”关凯将余梓放下,拉着她的手来到中央,大声宣布道:“三军及百姓们听着,本帅要娶余梓做我的妻子,我发誓要用一辈子去爱她,若违此誓,人神共戮!”话音刚落,数十万人欢腾一片,关凯、余梓当即举办婚礼,与诸将领们围着篝火跳起舞来,相互敬酒祝福,欢闹了一夜……

  第二天,关凯便与林泰、范遥在新州递结盟约,自此,新军与林军、范军联合。而程军、韩军、苏军因攻势受挫,不得不也修整军务,严守边境,互不侵犯。

  日子似乎就这样安定下来了,或许,这对于关凯来说,他,是时候该从繁忙的戎马生涯中退下来休息一会儿了。

  转眼之间六个月过去了……

  这一天,大帅府内,关凯悠闲地与四弟关临下棋,余梓在旁边观棋。只见关凯这边的车连吃关临的卒子,关临狡黠地一笑,将旁边的马往上一扣,口中念道:“吃车!”关凯突然把另一边的车往下一移,正对着那个将子:“四弟,你的将快要被吃了哦。”关临忙支士,关凯笑了笑,将车子移去,只见关临所支出的士子与远处关凯的炮子相对,关临忙将将子往旁边一移,关凯将刚刚移的车往下一移,顿时,关临的将子已成瓮中捉鳖,无论向哪儿移动都得被关凯吃掉。

  关临将将子一翻,说道:“二哥,你就会欺负我棋艺不好。咱们仨都一起长大的,记得以前小的时候,你总是下不过余梓姐姐。”关凯笑着说:“对呀,所以我就拜倒在你余梓姐的石榴裙下呀。”

  余梓把关凯肩膀一拍,笑着说:“都多大了,都快做父亲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似的。”

  “什么?”关凯和关临两个人吃了一惊。

  余梓微微点了点头,关凯顿时欣喜若狂,将余梓往怀里一揽,揪了一下余梓的脸:“夫人,你真太有本事了。”余梓含羞推开关凯的手:“瞧你高兴的,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关凯一脸幸福地说:“我希望是个女孩,像她母亲一样。”余梓笑着摇了摇头:“我希望是个男孩,跟他父亲一样,是个能征善战的悍将,成为一个英雄。”关凯笑了笑:“一定会的。”

  “二哥二嫂,你两能消停一下吗,你们不是让我眼红吗。”关临调皮地说了一句。

  “四弟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如今各方势力已经不打仗了,你该成家了。”关凯说道。

  关临正要说话,忽然被门口一声“报告”打断了。

  “进来。”

  只见许俨走了进来,递上一张报告:“大帅,黎州境内伏牛山上的土匪方奎截了范军支援咱的一批军火,我派人去交涉,哪知道那方奎二话不说就把人割了脑袋。”关凯一听,顿时气上心头,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地说道:“这伙土匪实在太可恨了,敢截本帅的东西,传我的命令,让王虔带兵给我把伏牛山削平!”

  “是!”

  两周后,只见王虔一身狼狈回到新州,来到议事厅见关凯与众将道:“报告大帅,我率一个营攻打伏牛山,却惨遭匪军夜里劫寨,全营两千多人全部命丧伏牛山。”关凯一听,顿时心如刀绞,眼前发黑,“哇”地一下,一口鲜血喷出,众人大惊,关临、余梓忙扶住关凯,只见关凯无力勉强抬起手,缓缓指向东边,口中微微念叨:“可怜两千名铁血男儿,未能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却被人轻易全灭。传我军令,发兵伏牛山。”说完,便昏了过去……

  当关凯醒来,已经是身处在医院的病房里,他向周围看了看,只见余梓倚在关凯旁边睡着了。关凯看着她,静静地看着她,一缕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这时,余梓猛然惊醒,见关凯已经醒来了,欣喜地说道:“你终于醒了。”关凯用低沉的声音问道:“我躺了多少天了?”

  “你都昏睡了两天两夜了。”余梓说道。

  关凯一惊:“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这两天我一直在你身边看着。”

  关凯笑着抚弄这余梓的头发:“夫人,也许在外人看来,我是那个高高在上威风凛凛的新军大帅,可是在你的面前,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也有七情六欲的关凯,我真的好想像现在这样,你不是将军,我也不是什么大帅,就这样,一辈子。”

  余梓凝视着他,只见他的眼角滑下一滴泪珠,余梓用衣角轻轻拭去了那滴泪,就这样,时间似乎就在那一刻停止了……

  战争的号角又吹起了。

  1914年10月,关凯亲率一千名新军骑兵并同许俨、李应龙、汪洋三员大将直奔伏牛山。

  来到山下,已是夜星当空。许俨问道:“大帅,如今天色已晚,是否安营扎寨明天攻山?”关凯一摆手,说:“不,传令,即刻攻山!本帅要生擒方奎,拿他的人头去祭奠我两千士卒的英灵!”

  “是!”

  “李应龙,你带四百五十人人绕路到东北边集结待命。”关凯打开怀表看了看时间,“一个小时后进攻!”

  李应龙应命而去,关凯看了看汪洋,说:“汪洋,你带四百五十人绕路到西南边集结待命,一个小时后发起进攻!”

  汪洋吐了吐舌头:“大帅,老李和老许都带表了,我没有带。”关凯把自己的怀表给了汪洋,说:“记住,跟着我关凯打仗,不带表是不行的。”

  “是!”汪洋领命而去。

  “许俨,把你的怀表借给我,你带八十人绕到后山,截住退路,不得有误!”

  “是!”许俨把自己的怀表交给关凯后领兵而去。

  “剩下二十人随我来!”

  “是!”

  ……

  山寨外,关凯盯着手上的怀表,焦急着等待时间的到来。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地过去了……

  关凯就着这样在焦急等待中度过了这一个小时,时间,终于到了。

  “弟兄们,时间紧迫,跟我上!”关凯手持佩枪,“杀!”

  二十一骑如旋风一般,直奔匪寨。寨口的哨兵正在打瞌睡,猛然听见不远处传来杂乱的马蹄声,正准备要拉铃警戒,突然,只见两把飞刀咻的一声飞了过来,哨兵应声倒地。新军杀得匪兵们一个个措不及防抱头鼠窜。一名新军士兵上前一刀削断方字旗,任那乱军中奔马践踏。匪军这时似乎才反应了过来,只听一人嚷道:“不要乱,他们没有多少人!”只见数百匪兵卷土重来,将关凯这二十一人团团围住。关凯见状,冷笑数声:“哼哼,就凭你们这些人?”忽然一声枪响,一个匪军骑兵中弹落马,匪兵们大惊失色,只见从东北边杀出一军,为首一人拍马大声喝道:“李应龙奉令杀到!”话音刚落,西南边也杀出一军,一员大将挥鞭纵马,厉声喝道:“汪洋奉令杀到!”两路新军驱兵奋杀,两路皆是遍路尸血,匪军的战斗力顿时在新军的铁蹄下尽数丧尽。潇潇风起,关凯、李应龙、汪洋三路合兵一处,追亡逐窜,知道月落西山,东方发白。

  残留的硝烟将清晨日出的天空死死遮住,空气中弥漫着血肉腐臭的气味。新军士兵们纷纷在打扫战场,关凯、李应龙、汪洋三人下了马,静静等待着许俨的消息了。关凯自信地抬起头,将目光投向了远方。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新军大战盘龙山,何九献计害关凯 第二章擒关敬兵打永州 弑兄长继位督军 第三章余梓首战救范州 关凯奇计破诛韦廷 第四章关凯坟前吐衷肠 叶枫首捷飞云坡 第五章虎林关凯逞神威 范州余梓展决战 第六章大年夜宴请军民 伏牛山血战匪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