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虎林关凯逞神威 范州余梓展决战

第五章虎林关凯逞神威 范州余梓展决战

昭文武德大帝 2021-07-22 17:43:20
“对,我军向西北长途长途奔袭五十里,再东渡扶桑大徐河,走小路横穿过老虎林是贡州。”  “长途奔袭五十里,直取贡州,果真是条妙计。”张祁连地说,“虽然,假若新军在此伏击,我军岂非是死无丧身之地?”  话音未落,叶枫哈哈哈哈大笑出来:“张团长过虑了,我出徒残硝弥漫的桥头上,万仁斌问道:“将军,接下来是不是该向大徐桥进兵?”只见叶枫摇了摇头,说道:“不,攻小徐桥是第一步,但下一步我不准备长驱直入,我军在两日内对新军发动闪击战,新军必然在徐家镇或大徐桥严阵以待,我的主意是绕过徐家镇,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取贡州。”。...

  叶枫自奉命北上以来,连胜两战,先攻下飞云坡,后攻下小徐桥。

  残硝弥漫的桥头上,万仁斌问道:“将军,接下来是不是该向大徐桥进兵?”只见叶枫摇了摇头,说道:“不,攻小徐桥是第一步,但下一步我不准备长驱直入,我军在两日内对新军发动闪击战,新军必然在徐家镇或大徐桥严阵以待,我的主意是绕过徐家镇,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取贡州。”

  “说吧,你让我们往哪走?”万仁斌说道。

  “老虎林。”

  “老虎林?”

  “对,我军向西北长途奔袭五十里,再东渡大徐河,走小路穿过老虎林就是贡州。”

  “奔袭五十里,直取贡州,果然是条妙计。”张祁连说道,“但是,倘若新军在此埋伏,我军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话音未落,叶枫哈哈大笑起来:“张团长多虑了,我出师之前已经令人探明,新军自以为战端一开,我军会直取徐家镇,而不会劳师以远去走老虎林,所以他们在徐家镇布下一个加强团,而老虎林却是一人未置,所以不足为惧。”张祁连正要再说话,却被身后的霍勇一手搭住了肩膀,张祁连往后一看,只见霍勇摇摇头,张祁连点头示意,然后退到一边,不在说话。

  “既然诸位无异议,那好,传我命令,进兵老虎林!”

  “是!”

  “令人征用民船,以备渡河。”

  “是!”

  再说关凯率军已到老虎林,贾逸问道:“大帅,我们接下来该当如何?”关凯说:“贾逸,你带八百人沿这条小路中段的两面树林埋伏,见敌人先不要打,先放他们进来,听见后堵死这里,休要放走敌人的一兵一卒。”

  “得令!”贾逸领命而去。

  “李盛将军,你带五百人在这条小路东面出口的两边树林埋伏,打他一个伏击战,之后纵兵杀出,杀他个措手不及即可。”

  “得令!”

  “李应龙,你带七百人沿路埋伏,但听东面枪声,率军杀出。”

  “得令!”

  这时,关凯道:“许俨,你过来一下。”许俨走了过去,只见关凯在许俨耳旁嘀咕了一番,许俨敬礼领命带五百人洒然而去。

  关凯上马对四下士兵们说:“兄弟们,跟我来!”说完,关凯带众人往一处而去。

  叶枫正率军已到达老虎林西入口外,万仁斌说道:“将军,我建议将军留些人马在此接应,里面没有埋伏自然是好,倘若内有埋伏,那该怎样?”

  “那好,留四个团由你带领在这驻守,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便来接应。”叶枫看着万仁斌说。

  “是!”

  叶枫带军继续前行,沿途灌木丛生,残雪覆盖。北风吹的林中怪声层生,生成莫名的阴森感,苏军士兵们一个个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生怕迎面撞上一支新军。他们哪里知道,沿途的灌木怪石的后面早有新军士兵在那儿潜着呢。

  走了许久,隐隐约约看见前方一点光。

  “是出口!是出口!我们走出来了!”士兵们一个个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叶枫也吐了一口气,心想:万仁斌这家伙真是多虑了。

  正当众人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打破了这片死寂。还没搞清楚情况的苏军士兵们一个个被这枪声吓破了胆,一个个吓懵了站在那里,新军火力交错,打得苏军个个哭爹喊娘,抱头鼠窜,竟然忘了反击。”

  “给我打!”幸好张祁连反应及时,带头开枪射击,苏军士兵们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拉开枪栓,子弹上膛,开枪朝左右两边射击。

  一时间林中枪声大作,林外的万仁斌听见枪声后立刻带兵进林,没走几里,后面人群中响起了地雷的爆炸声。两边的机枪手朝着苏军一顿狠打,身处杂树丛生的苏军,丝毫没有反击的机会,随着手榴弹掷出,火力网中的苏军一个接着一个,一批接着一批地倒下。苏军这两个团顿时死伤大半,两边埋伏的新军猛然杀出,一匹战马横空跃出,马上那将厉声喝道:“新军统制许俨奉命在此等候多时了!”苏军士兵们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不敢接战,程夔掩护着万仁斌边战边退,新军士兵一个个倒下。乱军中,许俨一眼就认出程夔这个叛将,挥动军刀喝道:“叛徒!留下你的脑袋!”话音未落,马到跟前,程夔吓得准备要跑,却早已手起刀落----程夔已人头落地。正要斩万仁斌时,只见万仁斌已带着残兵已经逃走。

  林东枪声仍未停止,雪又开始纷纷下起,一声炮响,林丛中杀出一支骑兵,为首那将好生勇猛,一刀砍倒两个士兵,霍勇见了,大吃一惊,连忙问道:“你是何人?”那将道:“听好了,我叫祖宗!”

  “啥玩意儿?”霍勇立马回过神来,“去你祖宗!”

  霍勇正要开枪,只听“嗖”的一声,一把飞刀飞了过来,正中霍勇眉心,顿时脑浆迸裂,霍勇惨叫一声,栽倒在地上。只见那将微微一笑:“小样儿,我李应龙的飞刀也不是吃素的。”

  叶枫还在率军抵抗,枪声不绝。忽然,路旁两边杂草丛中窜出许多人来,不知其数,一个个拉栓开枪,手榴弹在苏军群中响起,炸的苏军人仰马翻。带头冲锋的那将正是新军统制李盛,李盛挥军数百,杀得正兴起的时候,一名士兵指着那处道:“那人便是苏军指挥官叶枫!”李盛将马鞭顺着士兵指的方向指着吼道:“击杀叶枫的,升官三级,活捉叶枫的,赏大洋一万!”好家伙!这一喊,吓得叶枫气喘吁吁,慌忙上马逃走。张祁连死里逃生,早穿到林中去了,不知所踪。剩下的苏军死的死,逃的逃,投降的投降,李盛正准备率军去追,却被李应龙拦住去路。

  “应龙,我去追杀叶枫,你为何拦下我?”

  “李盛兄弟,大帅早就有规定,穷寇莫追。”

  “好吧,算他命大!”

  之后,李盛、应龙令人收拾兵马,打扫战场,暂且不提。

  雪还在下着,叶枫骑马率着约五千人的残兵向西败逃。这群败兵个个被打得焦头烂额,垂头丧气的向西走着。突然,一声枪响,路两旁杀出一彪人马拦住了去路,为首一将哈哈大笑:“哈哈,鄙人贾逸奉大帅之命在此迎候多时了!”叶枫见此情景,顿时大吃一惊:“这是哪来的神兵?怎么绕道于此地?为何我来的时候这里却一个新军士兵的影子也没瞧见?”贾逸听了笑道:“我军大帅神机妙算,哪里是你们这群无知小辈能够战胜的!”叶枫手里的枪的子弹早已打光,心想:“万仁斌援兵怎么还不到?”于是环顾众人道:“我军已到绝境,只有一决死战,拔刀!”叶枫及其士兵们纷纷拔出腰间军刀,纵马冲去。

  “杀!”

  “杀!”

  两军拼杀一阵,苏军折损大半,大多被擒,只有七八百人随叶枫冲了出来。还没等叶枫喘口气,旁边闪出一人,拦住去路,道:“叶枫我儿,认得你家许俨爷爷吗?你的援军已被我杀退,还不下马束手就擒!”众兵犹豫不决,叶枫说道:“我军尚有七八百人,****一仗杀出去!”说完率先纵马杀了过去,许俨将刀一横,迎面刺去,叶枫一俯身躲了过去,顺手一刀划了过去,许俨缩腹,那刀面挨着军装贴了过去,将马一带退到一边,叶枫见势夺路而逃。苏军们正要冲过去,忽然路两旁窜出许多士兵,将苏军进退的路堵的水泄不通。

  “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苏军一个个放下武器,双手举起……

  叶枫一路狂奔,来到大徐河河边,却见一条船也没有,之前大军渡河的两百多条民船都不翼而飞了。正犯愁之际,河上漂来一只小船,叶枫冲着那船夫喊道:“喂,那位兄弟,快渡我过河,必有重谢。”船夫听见,摇桨划船来到岸边,叶枫道:“快渡我过河,必有重谢。”

  “将军,咱这船小,渡两个人还可以,但加上这匹马,这船装不了啊。”船夫说。

  叶枫将马卸了鞍,拍了拍马首,说:“马啊,去吧,你自由了!”那匹马垂下头,哼哧一下,随后前蹄跃起,长嘶一声,往他处奔去。叶枫上了那只小船,船夫摇桨晃橹,小船往西缓缓驶去。来到岸边,叶枫正要付船钱,却见那船缓缓沿河而去,叶枫顿时反应了过来,一拍脑门,心里暗暗叫苦:哎呀,中计了!

  果然,一声枪响,前面、左面、右面杀出大批骑兵,后面是河,将叶枫围在中央。叶枫瞧这形势,无论怎么厮杀也不可能冲出去。这时,众军闪开一条路来,纵出一匹白马,马上端坐一人,只见那位额上鹰眉,倒竖虎须,丹凤眼,面如炭,一身戎装,左挂佩枪,右配将刀,威风凛凛,好似灶王爷临凡,赛如蛟龙出寥海!只听那人厉声喝道:“还不投降吗?”

  “你是谁?”

  “本帅姓关名凯,字非鱼!”

  叶枫一惊,说:“关帅之名,如雷贯耳,然而我叶枫不是那种背主忘义的人,既然我败在你的手里,杀了我吧。”

  关凯点了点头,手一挥,士兵们闪开一条路。

  “你走吧,本帅不杀义士,替我给你们督军带句话,新军和苏军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若再来犯我边境,我的炮弹将会落在他的作战厅的议事桌上!”

  “一定转告。”

  说完,叶枫向西逃去。关凯传令:“传令,收兵回贡州。”

  “是!”

  贡州城内,关凯坐在大厅之上,许俨说道:“大帅,此战一共歼敌一万四千八百四十四人,其中俘虏六千两百三十七人,我军只折损三百七十二人。”

  “有功必赏,传令,全军有功的按律奖赏。”

  “是!”

  “徐远镇守徐家镇,劳苦功高,提升为统制,统辖三个师。”

  “是!”

  “当然了,有过必罚,程夔投敌,传令将程夔全家拿下,全部枪决,鸡犬不留!”

  “是!但,大帅,那些降兵怎么处置?”

  “杀!”

  “是!”

  关凯,这个名字似乎是上帝的代名词,又好像是恶魔撒旦的化身。刑场上,俘虏和程夔家人共六千余人,在他的两唇一闭一合后命丧枪口之下,鲜血如渠。他是仁爱的,也是奸诈的;他是痴情的,也是凶残的;在他的心里和脸上,都蒙上一面谁都看不清的面具……

  雪还静静地下着,关凯走下刑场,撩衣上马,纵马飞奔,许俨、李盛二人与一个警卫排紧随着,直到一处山坡。关凯望着远处的山河,冬风掠过,吹动关凯帅帽上的黄缨,枝头积雪,遍野泛白,关凯顿时心潮澎拜,口中念道:

  “长缨平地扬,白雪悠茫苍。

  絮飞满枝素,乱舞胜娇嫦。

  寒涌云影透,花败凋零走。

  乘车向南去,龙腾仍照行。

  虎驾过桥头,摧锋断吴钩。

  无缘系旧命,莫名暗生愁。

  休言冬兰丑,他日亦风流。

  英雄无人定,后人榜上留。”

  雪,还在下着,越来越大……

  民国三年正月二十九,即1914年1月24日,韩振因粮草不足,急于与新军在范州城下展开决战。城下两军阵前,韩振骑在马上,来回挥鞭驰骋,大声问道道:“韩军的士兵们,你们有没有置办年货?”

  “没有!”韩军大声地回答。

  “那好,新军早就为咱们早就置办好了,就等咱们去取,你们有信心在范州城内吃年夜饭吗?”

  “有!”

  “那好,等我一声号令,全军给我冲上新军的城头,争取明晚在范州城里吃年夜饭!”

  “是!”

  新军阵前,余梓一身戎装,说道:“弟兄们,听到一群野狼在穷叫唤吗,这群狼要在咱们的家胡作非为,你们答应吗?”

  “不答应!”

  “咱们嘴上不答应,可这群狼却铁了心要咬咱们,咱们怎么办?”

  “打!”

  “对,咱们要让这群狼知道,咱们不是他们的猎物,而是捕捉他们的猎人,咱们要让他们知道猎人的手段,咱们要将这群野狼痛打成一只只落水狗!咱们要将死亡的火焰烧过去,将复仇的子弹射过去,让他们知道咱们新军的厉害,咱们就是一把锋利的宝剑,不出鞘则已,一旦敌人逼咱们出鞘,他们的代价只能是血流成河。如今,咱们这把利剑出鞘的时候到了,弟兄们,将你们弹夹里的子弹推上枪膛,把你们手中的马刀磨得更加锋利,让咱们的对手好好看看,要吃掉咱们,他还缺了一副好牙口!”

  “杀!杀!杀!”

  一时间,新军顿时斗志昂扬,军心振奋。随着双方的炮声响起,两军战争一触即发。枪炮声响彻天地,雪中风飒飒,乱军旗猎猎,双方的士兵混成一团绞杀在一起。短兵交接,血溅三尺;白刃刺挑,惨叫连连。士兵一个个倒在战场上,将领们一个个军装染红。三十里烽烟连绵,八百布扣动扳机。真是撼如雷,啸如虎,掠如火。黄昏渐近,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风云席卷,一片遍野烧;残云红透,马死旗倒孤鸦叫。皓雪白头,皑皑军装,喊杀持续不断,生死一瞬间。新军众将奋起虎威,钱寥引一军攻韩军左翼,孟延引一军攻韩军右翼,汪洋、张汪宁各自率一队人马左右两翼,与乱军之间穿行,一马当先如入无人之境,左出右入,右出左入,杀得韩军乱了秩序,中军竟无人防守。余梓亲自带着三千名骑兵杀了过来,韩振大吃一惊,忙调警卫连一字排开朝骑兵射击,只见余梓和骑兵们抬枪便开,枪声一起,只见那警卫连倒下一大批,几乎人人自危,随即丢枪便逃。韩振大吃一惊,忙调转马头向西北逃窜,韩军主力见主帅逃了,也军心大丧,一个个也四散而逃。新军四处剿杀,韩军这一下被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惨败不堪。新军一连追击二十里,余梓才下令收兵。

  余梓令张汪宁守范州,亲率汪洋等众将与大军回新州。

  此时,关凯已回到新州,吴雄汇报:“大帅,各地余粮尽数收购,移调灾区,饥荒已经解决了。”

  “好,吴雄,你这件事办的不错,立下一件大功,你已经是统制,在没有什么可以提升了,这该怎么办呢?”关凯陷入了苦恼。

  “大帅,吴雄也老大不小了,不如赏他个假,结婚生子。”李应龙笑嘻嘻地说。

  “对,李应龙,吴雄,我给你们半年假,赶紧找个媳妇。”

  “谢大帅!”两个人笑呵呵地应命道。

  这时,一名卫兵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大帅,余梓将军大破韩军归来!”

  关凯一听,欣喜若狂,猛然起身道:“传令,各军列队,本帅要亲自于城下迎接大军归来!”

  “是!”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新军大战盘龙山,何九献计害关凯 第二章擒关敬兵打永州 弑兄长继位督军 第三章余梓首战救范州 关凯奇计破诛韦廷 第四章关凯坟前吐衷肠 叶枫首捷飞云坡 第五章虎林关凯逞神威 范州余梓展决战 第六章大年夜宴请军民 伏牛山血战匪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