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余梓首战救范州 关凯奇计破诛韦廷

第三章余梓首战救范州 关凯奇计破诛韦廷

昭文武德大帝 2021-07-22 17:43:19
起,将战帖扯碎,道:“韩振欺我太甚!将此人拉回去,毙了!"  “是!"卫兵应道。  李盛这时站了出,劝解道:“大帅,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关凯仍是怒气不绝,指指特使气兴冲冲的叫道:“斩使示威!"  卫兵将抱屈不绝的特使拖了回去,只听屋“呈上来!"。...

  上节说道韩振出兵直攻范州,关凯正要商议应对之策,这时,忽报韩振派特使下战书来了。关凯面容严肃道:“带上来!"特使缓缓走上大帅府议事厅,道:"这是我军大帅给贵军下的战书。"

  “呈上来!"

  许俨接过战书,递给关凯,关凯拆开一看,上面写着:

  “贼子关凯,生性歹毒;窥图基业,弑兄逼嫂;擅杀大将,何九毙命,鸩死关敬,强霸七州;今奋义军,来讨叛逆,劝儿关凯,引颈待戮!"

  关凯看毕,顿时大怒,拍案而起,将战书扯碎,道:“韩振欺我太甚!将此人拉出去,毙了!"

  “是!"卫兵应道。

  李盛这时站了出来,劝说道:“大帅,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关凯仍是怒气不绝,指着特使气冲冲的喊道:“斩使示威!"

  卫兵将叫屈不绝的特使拖了出去,只听屋外一声枪响,特使命丧枪口之下。

  关凯余怒未消:“韩振胆敢来犯,岂不小瞧七州的军队!本帅必须予以反击!"

  李盛说:“韩军素来强于我军,先大帅在世时,也惧其军力,一直采取怀柔政策,望大帅三思!切不可为一时之怒而坏了大事。"

  关凯斥道:“三思,本帅都五思过了!我意已决,无须再议!"

  “可是??????"李盛似乎还有疑虑。

  关凯不耐烦道:“李盛,你今天的话有点多了。"

  李盛听了,怏怏而退,吴雄说:“大帅哥哥,我愿率军挫败韩军!"关凯摇摇头:“贤弟用兵太过冒进,此去必然凶多吉少。"孟延道:“依大帅之意,谁去合适?"

  关凯缓缓抬手指向余梓:“你。"

  余梓有点小迷糊:“我?"

  关凯看着余梓,微微点头:“是的,就是你,余梓。"

  余梓疑惑地说:“但我从来没有指挥过军队,我能行吗?"

  关凯微笑地看着她:“虽是一片绿叶,可我已知青山。"

  是啊,虽是一片绿叶,可关凯已知青山就在不远某个地方。余梓果断道:"余梓领命!"

  关凯道:“那好,余梓听令!"

  “在!"

  “本帅将第一师和第三师交给你,前往范州,给韩军迎头痛击!"

  “是!"

  “孟延!关临!吴雄!钱寥!"

  “在!"

  “你四人在余梓帐下听令,余梓的话,即本帅的命令。"

  “是!"

  ??????

  这天夜里,关凯睡不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再一次穿上军服,出大帅府,直奔军营。

  此时,余梓刚巡视完军营,正要回到军帐,刚好与关凯迎面碰上,余梓支支吾吾红着脸,不知所措道:“怎……怎么会是你?"关凯也马马虎虎说:“看星星。"余梓笑开了:“今天是阴天,哪来的星星。"关凯不好意思地挠头:“其实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大战在即吧。"

  其实关凯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因为大战在即紧张地睡不着觉,而是其他原因,至于这个其他原因,他似乎不知道,又似乎知道。

  关凯看着余梓,并不说话,余梓说:“怎么盯着我看?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没什么,天晚,去睡吧。"余梓缓缓转身,向军帐走去,关凯看着余梓的身影,不觉笑了。

  第二天清晨,关凯站在西门城楼上,余梓率着两个师共二万四千余人浩浩荡荡出了西门,余梓骑马,一身戎装,英姿飒爽,朝关凯微微点头,关凯也微微点头。余梓转身,放缰纵马,率大军缓缓而去。

  关凯不知不觉吟道:“

  梦里金戈成今朝,去锦披甲护征袍。

  临别回顾烟尘卷,碧血誓酬风潇潇。"

  他向远方轻声说道:“平安??????"

  此时,范州城下一片烽火,上百韩军士兵前拥后攘地对城门发起猛烈攻击,范州驻将汪洋在城楼上指挥拼死抵抗。远听几声炮响,炸得城下驻马防线尘土飞溅,弥漫着重重硝烟。韩军还在进攻,新军还在抵抗,重机枪向下拼命扫射。城上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城下韩军也一个又一个阵亡。枪林弹雨,血肉模糊,成堆的尸体使沙场到处弥漫着难闻的血腥味。韩军士兵忍着,忍着,踩着他们战友的尸体和红血仍然向前冲锋,城楼上,一具具尸体被抬下去,换上一个个接替的士兵,城内,死去士兵的家人痛哭着,哀鸿遍野。韩军云梯搭上城头,新军将云梯一掀,梯上的士兵摔地脑浆迸裂,四肢断飞。历经沧桑的范州城墙也成了残垣断壁,但新军,还在拼命抵抗。

  这时,远处杀来黑压压大批人马,为首冲来一员女将,一枪打死指挥开炮的炮团团长,又两枪打死冲向她的两个韩军士兵,一个狙击手正向她瞄准,砰地一声,余梓下意识地一俯身,来的子弹打飞她手中的手枪。余梓放缰拔出军刀纵马奔去,狙击手还想开第二枪,却已为时已晚,只见余梓马到跟前,手起刀落,将那个狙击手劈成两半,血飙如泉,紫青的肠子散落一地,内脏血糊一片。吴雄也抱挺轻机枪,朝着韩军直突突,孟延、钱寥两军并驱,如群虎下山,血路杀开,关临中路直突,掀翻了攻城的炮团。喊杀声直冲云霄,城楼上汪洋对副将张汪宁道:“张将军,你在此代我坐镇指挥,我去杀他一阵,接应援军入城。"张汪宁道:“好!"

  汪洋带着骑兵团冲出城去,跃马纵横,马蹄落处,血溅三尺。此时,攻城的韩军死伤参半,早已无心恋战,如同满地的黄羊,被新军这群如虎的群狼追咬。当韩军撤退时,汪洋正要追击,余梓制止道:“群寇莫追!"汪洋与余梓收兵入城,大摆军宴,为援军接风,不在话下。

  再说韩振,接到前军被余梓两个师杀败的消息,却一点也不感到吃惊,而是窃喜,韩振手下韦廷问:“大帅看起来很高兴啊。"韩振说:“关凯的部队全部抽出到这,新州必然空虚,抽调两个团延西山小路插进去,可以直取新州,一举擒杀关凯,关凯一死,新军七州,不就唾手可得了。"韦廷道:“高!实在是高!大帅的智谋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韩振听了哈哈大笑:“好,这事由你去办”

  “是!”

  且不说韦廷带着两千多人延西山小路缓缓而进,马不停蹄,直奔新州城。

  却说这天大雪,关凯与许俨带着一个警卫排在西山驻马坡赏雪。只见满地白茫茫一片,关凯感叹道:“当年本帅十二岁的时候,也是下雪,我身边只有三个卫兵,却遭到韩不起(韩军前任大帅)部队的围攻,今天到此,已是过了十五年了。"许俨道:“是啊,当年大帅在驻马坡狠狠阻击韩军三天三夜,渴饮雪,饿饮血,愣让韩军不敢前进一步。"关凯顿时诗性大发,一首<<江城子>>脱口而出:

  “转眼纷扬梨花雪,天渐皑,地泛白。隆冬寒意,素颜淡枝头。榭台静候风吹过,卷苍莽,动四方。如隔三世恍如梦,玉宇碎,宫阙倾。猛然回头,浮生逝年华。江山尽霜忧怨处,愁似海,起悲凉。"

  关凯看着远方的雪,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或事或人,这些,对他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可他为什么还在在意以前的事呢?他轻轻地将眼角的一滴泪拭去,将马鞭遥指西方,道:“本帅终有一天,扫平韩贼,至死亦不休!"许俨说:“会的,平灭韩贼是早晚的事!"这时,忽然有一个士兵慌慌张张跑上来:“报告大帅,离此十公里处发现一支韩军向咱们这儿开来。"

  关凯猛然醒悟,忙道:“他们哪儿是向这儿,他们的目的是新州。"

  “那赶紧派人到最近的永州调兵。"许俨说。

  “来不及了,他们有多少人?"关凯问。

  士兵说:“足足两个整编团。"

  “54:1,大帅,咱们只有一个团,咱们撤吧。"许俨说。

  关凯说:“当年我麾下只有八人,尚可杀得韩军溃不成军,今有兵有将,何足惧哉?传令,准备战斗!"

  “是!"

  韦廷率军继续前行着,见山高林密,心中一直发颤。突然,一声枪响,吓得韦廷差点从马上栽下来,回头一看,韩军的旗帜被打穿一个洞。韩军立刻警惕起来,只见四周没有半点反应。一个韩军士兵脚步略微移动,却踩中地雷,一种连环雷。顿时,韩军攘攘人群中,爆炸连连从地而起,炸得韩军人仰马翻,叫苦连天。忽然,山上一大批大石从半坡滚落,绑在大石上的炸药包爆炸起来,爆炸的碎石如雨点一般飞了起来,直砸得韩军士兵脑浆迸裂,鲜血直流。

  这时,仿佛一切又恢复平静,雪地上早已是鲜红一片。四周死寂,静得可怕,隐约让人感觉到这山中藏有百万雄兵。忽然,驻马坡前闪出一人一骑,只见那人,额上鹰眉,倒竖虎须,丹凤眼,面如炭,坐下一匹白鬃马。韦廷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道:“你从西山小路插进来,不就是来捉本帅的吗?"

  韦廷大吃一惊,说:“你就是关凯?"

  那人冷笑道:“听好了,本帅就是新州督军关军总司令即七州大帅,关凯,字非鱼!"

  韦廷道:“你敢自投罗网来送死,就怨不得我了!"

  关凯哈哈大笑:“你以为本帅像你一样笨吗?本帅早在这里布置了两个师的兵力,只待我一声令下,顷刻之间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只见关凯将令旗一扬,山上传来“杀!"地一声,吓得韩军个个毛骨悚然,韦廷见战机已失,于是传令撤退。突然,埋伏在山上的许俨扣动扳机,韦廷惨叫一声,翻身落于马下。关凯挥动令旗,山上的士兵全部杀向韩军。韩军群龙无首,一时乱了方寸,自相践踏,反被新军三十余人打得抱头鼠窜。白刃灿灿,韩军大败,新军大获全胜。

  关凯下令收兵,许俨过来道:“大帅真是神机妙算,区区三十余人,竟然没有折损一人,大破韩军两千余人。"关凯不以为然道:“诸葛亮的空城计,加上擒贼擒王,敌人再多,也必败无疑!"

  关凯纵马跃上驻马坡,坡下三十多人齐唱道:“大风吹,风雪扬,吹乱苍黄征四方,凤来绕龙蟠??????"

  许俨问道:“大帅,眼下此地不易久留,是否返回新州?”

  关凯眉头紧锁,说:“不,火速赶往范州。”

  ……

  范州城内,余梓正与众人商量破敌之策。孟延说:“如今隆冬之际,韩军也不来进攻,不如待来年待天气温和些再迎敌吧。"余梓说:“不可,韩军敢在冬天进兵,就不怕隆冬之际攻城,我有一计,可破韩军。"吴雄说:“余梓姐,你说咱怎么打。"余梓说:“我已派人打听清楚了,韩军的粮食、被服全部囤积在陶仓,我建议拿下陶仓,迫使韩军退兵"孟延说:“陶仓在韩军境内,咱们怎么打?"

  张汪宁说:“我知道一条小路,可以绕到陶仓,只是有点难走。"

  余梓大喜,说:“好,我给你一个营,直捣陶仓。"

  张汪宁领命而去。

  单说张汪宁率军直奔陶仓,这陶仓因为在韩军境内,所以只有两个排六十余人在此看守。张汪宁对营长说:“我带一个连迂回过去,等枪声一响,你就带人冲过去,一个小时内解决战斗。"

  “是!"

  张汪宁带人悄悄摸了过去,二话不说,竟挥军掩杀过去,营长也打了过去,顿时枪声大作。不到三十分钟,六十多个韩兵全部被杀。张汪宁处在满是烽火硝烟的战场上,道:“传令,每人挑选趁手的枪支,四颗手榴弹,其余的,利用军火库的炸药炸了。"

  “是!"

  “嗵嗵嗵嗵嗵嗵"几声震天响声,陶仓转眼成了废墟一片,火光冲天。

  ……

  韩军营寨中,韩振一连接到韦廷大败被杀,陶仓被炸的消息后,气得暴跳如雷,大怒道:“传我命令,全军进攻!"

  范州城下拥来大批韩军,城楼上的余梓将大旗一招,城下的山炮、迫击炮一同开火,骑兵旅一齐杀出,在炮火的掩护下,骑兵旅在乱军中左突右冲,所到之处,无不是一条血路。战场上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反倒将韩军冲的七零八落。直到夕阳西渐,两军收兵,硝烟弥漫,旌旗散布,尸体纵横。

  韩振在前沿看着,夕阳西下的战场上,烽烟,仍未散去。

  城中,关凯已到范州,与余梓会合,此时,张汪宁已回城中。会议厅里,关凯与众将各自落座,余梓对关凯说:“此战我军折损六百余人,伤一千余人;毙敌七百余人。”关凯缓合双眼,叹道:“可惜了两军将士为这场战争而丢了性命。”关临叹了一口气,说:“二哥真是仁慈之人,可是在这乱世当中,必须有人去流血去换一个太平世界啊。”关凯听了,猛然睁开眼睛,说:“本帅既然已将军权交付给余将军,就由余将军指挥大军杀退韩军,本帅坐镇于此,静候诸将佳音。”

  “是!”

  夜幕悄悄降临,城楼上,关凯一个人站在哪儿,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月亮,说:“月儿,你在天上还好吗?小的时候,你说过,你会永远陪在我的身边,可是,你不在了,我做这七州主帅,又有什么意义呢。”说完,泪如雨下。这时,孟延走了上来,见关凯站在这儿,问:“大帅,夜里寒气重,为何在这儿冒受这寒气呢?”这时,一个卫兵上来,将一件袄子披在关凯身上,关凯说:“没什么,突然想起以前的事了,对了,你来干什么?”孟延说道:“我奉余梓将军之命巡视各处,刚好巡到这里。”关凯说:“你巡视完后告诉余梓,让她好好用兵,勿负全军之望。”

  “是!”

  韩军营中,韩振正与众将商议道:“我军素以骁勇善战著称,然而,新军素以女将军余梓治军有方,关凯多谋最为厉害,自从关凯杀兄自立之后,余梓便顺理成章训练七座城池的军队,再加上关凯手下能征惯战者,故而我军有此一败。”部大周哲说:“韩将军,我军与南边的苏先文有兄弟之盟,可请苏军攻其西南的贡州,新军必然两头难顾,定然难逃败军一遭。”韩振听了,点头赞道:“此计甚妙,派人到苏军那里,约定共同进军,平分关氏土地。”周哲领命而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新军大战盘龙山,何九献计害关凯 第二章擒关敬兵打永州 弑兄长继位督军 第三章余梓首战救范州 关凯奇计破诛韦廷 第四章关凯坟前吐衷肠 叶枫首捷飞云坡 第五章虎林关凯逞神威 范州余梓展决战 第六章大年夜宴请军民 伏牛山血战匪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