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擒关敬兵打永州 弑兄长继位督军

第二章擒关敬兵打永州 弑兄长继位督军

昭文武德大帝 2021-07-22
时,被你乘胜追击打垮,你饶过我和我的部下,我经常对我自己说,我这条命是你的,因为,你反,我誓死保卫跟着!"吴雄说:“统制哥哥,俺俩这么多年交情,你要打,你要反,算俺老吴一个!"  余梓冷冰冰地说:“废话我不多说,统制,我把大军训练成一支劲旅,让余梓冷冰冰地说:“废话我不多说,统制,我把大军训练成一支劲旅,让他们随你逐鹿天下,无坚不摧!"她就是这样的,这样的女将军!。...

  话说关凯准备起兵攻打永州,召集众将来到会议厅里议事。此时,吴雄也从永州回到新州。孟延、吴雄、余梓、李应龙也一齐坐下,关凯说:“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今我大哥猜忌我有异心,也由不得我不反了。诸位是我的左膀右臂,成者王,败者寇,我也不难为大家,不愿意跟我反的可以现在回家。"孟延说:“关统制,你这是什么话?我老孟与你并肩作战有些年头,你若反,我老孟也不甘落后!"李应龙说:“统制,我当年为匪时,被你一举打败,你饶过我和我的部下,我时常对我自己说,我这条命就是你的,所以,你反,我誓死跟随!"吴雄说:“统制哥哥,俺俩这么多年交情,你要打,你要反,算俺老吴一个!"

  余梓冷冰冰地说:“废话我不多说,统制,我把大军训练成一支劲旅,让他们随你逐鹿天下,无坚不摧!"她就是这样的,这样的女将军!

  关凯大喜:“太好了,明日整军,兵发永州!"

  余梓想了想,说:“统制,我有一计,不须一枪一弹,就可夺取关军的大权。"

  “什么计策?"关凯问道,“快快道来。"

  余梓说:“关敬最想的事莫过于你归天,那日统制下令对外宣称你已奄奄一息的消息,关敬已放松对你的警惕,明天下令全城举丧,诈称统制病故,派人去请关敬吊丧,等他进城的时候,一举擒杀。"

  关凯点了点头,说:“好!就依余将军之计!"

  “是"

  “诸将依计而行,不得有误!"

  “得令!"

  夜里,关凯独步在军营,想起当日牢狱里的月光,又看看今夜的月光。这时,余梓走了过来:“还没睡呢。"

  关凯会心一笑:“你也是啊。"

  余梓说:“明天是一决胜负的日子,我怎么会睡得着呢?"

  关凯道:“是啊,我戎马一生,没想到会与我大哥兵戎相见。"

  余梓说:“你,好像有心事?"

  关凯的笑有些勉强:“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有心事?"

  余梓与关凯坐在草地上,余梓说:"要不喝两坛?"

  “嗯!但我酒量很差哦"

  两人举坛而饮,关凯有些不胜酒力,显得面红耳赤,说:“当年我和大哥一同征战,打下三州,原本以为我们兄弟会相亲相爱,可我和他却爱上同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却选择了大哥,从此,我就埋头于征战,想忘了这事,可我永远忘不了,忘不了??????"关凯又举坛灌了一大口酒。余梓自言自语:“原来是这样啊??????"

  也许,他,真的是为爱而生,为爱而灭。

  关凯看着绵延的新州军战旗,月光隐隐约约,不觉自吟一首<<满江红>>:

  “残阳如血,号角鸣,乱世风云。问明月,苍狼孤鹰,雷击龙翔。三月春风过寒江,江北急浪调关山。烽烟起,战燹满天飞,遍野烧。我心伤,痛未愈。梦清雨,何时归。平天下,千乘万骑飞尘。碧浪翻滚电鸣闪,祝融红光降东南。登高望,一眼望百里,火龙腾。”

  只见关凯似醉非醉的哈哈大笑,手指南方:“关敬关敬!克期必亡!"

  余梓看着关凯,不知在想什么,也许,她这辈子也不知道。

  诗曰:

  千秋功过一抷土,拔剑迎风豪气出。

  霸业凛冽鼎乱世,舍我其谁还由谁?

  此时永州城内,关敬觉得心里有事,却说不出,在书房里批阅事务。这时,关敬之妻范月端茶缓步而进,说:“这么晚了,还在批阅军务?"关敬像一匹温柔的野狼,笑道:“没事,振远睡了?"范月说:“嗯,睡了。"关敬说:“如果,我说如果我战死了,你会怎??????"范月立马用手轻捂关敬的嘴:“不许胡说,如果你死了,我会随你而去!"

  “不,你要好好活下去,带大我们的振远。"关敬说。

  “那你也要活下去!"

  “嗯,我答应你!"

  ??????

  第二天,从新州来了一个士兵,这时,关敬正与众将议事。关敬问:“你打新州来,是否有大事?"

  士兵报道:“报告督军,关凯统制于昨夜,昨夜病发身亡了!"

  众人大惊,独关敬、何九知道关凯的“死"因,不由得暗自得意。其余众将叹道:"可惜关将军了。"

  士兵说:“孟统制说,大帅是统制的大哥,特请吊丧,以奠兄弟之义。"

  关敬心想:“关凯啊关凯,你在世时我尚惧你几分,如今你已死,我有何惧!"于是说:“好!我立刻赶往新州。"

  城外关凯正要出发,何九突然悄悄对关敬说:“恐怕这是关凯的计啊!"关敬恍然大悟:"那依你之言,我该怎么办?"何九说:“大帅带一百精兵去吊丧,令李盛、钱寥、许俨、王虔带五千人埋伏二十里外,万一有变,以信号弹为令,众军一拥而上,攻克新州,为保险起见,令范州关临、贾逸带兵三千助战,确保万无一失。"

  关敬道:“好,你与三弟关旋镇守永州!"

  “是,我们等候督军安全归来!"

  关敬领兵而去,城楼上只剩下遥遥挥手的范月,也许,她预知到了什么,又或许,她,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

  当关敬来到新州城下,只见城下挂白,守兵也穿白衣白服,守兵认得是关敬,朝门喊道:“督军在此,开门!"城门缓缓打开,关敬带兵而进,连进两重门,这处却不见一个士兵,显得杀气毕露。

  忽然,第三重门缓缓打开,门下一人一骑。那人冷冷道:“大哥,别来无恙啊。"关敬说:“二弟,我也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来吧,咱们决一死战,以定七州之主。"关凯将手中小旗往后一招,八门大开,涌出许多新州军,向关军杀去,关敬也挥军互杀。弹雨如林,喊杀大震,孟延、吴雄夹住往后败逃的关敬,李应龙乱军左右冲突,关敬正要开信号枪,却被余梓瞄见,一枪开,一弹出,将关敬手中信号枪打飞,两个士兵往上一跃而起,将关敬活活拽下马,众军一拥而上,活擒关敬。

  关敬手下百人大多阵亡,其余被俘。

  这时,忽报关临、贾逸与李盛、钱寥、许俨、王虔率军八千人兵临城下。

  关凯道:“传我的命令,开城门迎敌!"

  城门大开,关凯一身戎装,说:“诸位,我关凯奉大哥之命,多年征战,不想大哥听何九小人谗言,屡屡害我,如今兵谏,实是无奈之举,今擒大哥,但并未伤大哥一根汗毛,我想的,只是诛杀何九,以震军威。"

  大家虽不知关敬下毒之事,但对关敬无故关押关凯也愤愤不平。关临说:“二哥,我愿随你开往永州,诛何九,振军威!"李盛说:“我等也是!但事成之后仍遵关敬为督军。"

  “这个当然!"

  关凯率众军和新州军共一万余人发向永州,城下大军林立,早有人报向关旋、何九。此时何九早掌握实权,而关旋还不知道呢。何九与关旋在城楼上都吓坏了,黑压压的一堆人,旌旗飒飒。

  城下关凯大声道:“何九!你怂恿我大哥害我害军,如今我率军到此,倘若投降,或许能饶你一个全尸!"

  何九故作镇定:“哼,关凯,关敬那个笨蛋,打仗的确无人能及,但比心计,他还算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在一旁的关旋大吃一惊,正准备开枪想打死何九,却不料何九早就先下手,只听见一声枪响,关旋倒在血泊中。关凯大怒:"众军听令!"

  “在!"

  “随我杀入城中,诛杀何九!"

  “是!"

  众军如同下山猛虎,杀得天昏地暗。永州城顿时战火连天,杀得永州守军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降的降,何九见大事已去,想骑马奔西而逃。忽然闪出吴雄,吴雄飞马就地一枪,何九当即毙命。

  战场的烽烟迟迟落幕,夕阳的余晖洒在尸横遍野的城下,残烟绕绕,黑血像小溪一样流淌,到处弥漫着血腥味,一将功成万骨枯,也许,这,就是战争!关凯一个人,踩着鲜血,踏着尸骸,面色沉重地走向城中。

  夕阳尚未落幕。

  夕阳总会落幕。

  听,西山的暮鼓晚钟敲响了??????

  夕阳缓缓落下,这天夜晚的星空比以往格外明亮。为不扰民,关凯下令全军驻扎城下,篝火通明,话语喧喧。关凯、关临、吴雄、余梓、李应龙、孟延、李盛、钱寥、许俨、王虔、贾逸围坐在篝火旁饮酒烤肉,与全军庆祝胜利。军士们有的围着篝火跳舞,有的围着篝火赛酒划拳,有的围着篝火谈论家事,好不热闹。

  关临说:“二哥,四弟敬你一杯!"关凯说:“四弟久驻范州,威震一方,保卫三州平安,是咱们的功臣啊,我敬你!"两人举杯一饮而下。

  李盛笑着说:“要论这第一大功臣,当属关统制!咱敬你!"二人碰杯,一饮而下。

  此时,新州城监狱之中,关敬孤零零地在牢中,叹道:“莫非我真的要葬于此地?"监狱守卫说:"督军,您别着急,听说关凯统制与李盛等将领达成协议,只杀何九,事后会放您出去,仍尊您为督军。"这时,另一个狱兵说:“刚刚传来消息,说关凯统制率军一举攻克永州,已诛杀何九。"守卫笑着恭贺说:“恭喜督军,您很快可以出去了。"关敬叹了一口气:“唉,我命不久矣!"守卫带着疑问:“为什么这样说呢?"关敬说:“关凯向来口蜜腹剑,野心勃勃,这一战或胜或败,我都难逃一死。"守卫大惊,惊愕之余,忽然闯进十来个士兵,端上三杯酒,为首的士兵说:“奉关凯统制之命,特向关督军送酒!"关敬微微一笑道:“这是庆功酒呢?还是断魂酒?"士兵冷笑不语。关敬向南大骂道:“关凯,关凯!我就算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士兵们见关敬骂得狠,就抄起酒杯,三人把关敬逼在墙角摁住,两人拽住关敬四肢,一人撬开关敬的嘴,将毒酒活生生地灌进关敬的嘴里,关敬扑腾了几下,随即七窍流血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死时两只眼睛瞪得老大。当晚钟响起,大牢里,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具尸体??????

  再说永州,大家正在庆功,忽然有人来报:“报!督军突然生病,高烧不退,病死于城中!"全军大惊,顿时无措,众说纷纭。这时,余梓站了出来,说:“各位听我一言,如今大帅新丧,而四方豪强对咱们虎视眈眈,当务之急应该确立新的督军,以防他人趁乱而入。"

  许俨问:"应该立谁?"

  孟延说:“关督军之子关振远年幼,而关统制是关督军的弟弟,也曾大破程丕,威震一方,督军之位,当之无愧!"众人也说:“对!我建议关统制为督军!"关凯推辞道:“我怎敢当此大任?"吴雄说:“请关统制继督军之位!"关凯道:“就在这里?"王虔道:“就在这里又不是不行。"关凯说:“那好,我就在这里继任督军之位!"李盛大声传令道:“督军在此,行军礼!"众军起身道敬礼道:“恭祝督军,我等愿随督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关凯大喜,“传我命令,众军同乐!"

  “是!"

  这夜,全营灯火通明,觥筹交错,众人大醉,李应龙祝酒:“督军真乃当世枭雄!"

  关凯缓缓起身道:"我自幼与军营生长,与战马相伴,戎马一生,我想问问大家,怎样的人生是幸福而又凄苦的?"

  众人一致道:“请督军指教。”

  关凯道:“什么样的人生才是幸福而又凄苦的?成长在雏马群中,活在毡帐当中,喝着马奶酒,吃着牛羊肉。少年时候,与伙伴们摔跤、射箭、赛马;长大了,在人情世故中渐渐变的冷漠了,在情场角逐中心渐渐硬了,在一场场凌辱与背叛中渐渐学会了尔虞我诈,在争名夺利中学会了举起屠刀指向了自己的亲人、爱人、伙伴。李世民不得已,孛尔只斤铁木真不得已,朱元璋也不得已,人之悲惨,舍此何甚?然而,挥千乘之战车,云云之众,掀九万里雷霆。每处城池,尽数破之,各处逆党,一一轸灭,戮仇敌,戗奸邪,肃寰宇。一旗奋起,江山皆应,铁马金戈之下,天下俯首,百废待兴,尽在掌握。扯弓弦将日月拉成长河,作琴以和一曲长歌,风飒飒,百万雄师一泻而下,成万古基业。将仇家敌国,踏为荒丘,荡为废墟!生于草原,死在大漠,葬在青冢,只图那四个字——千古枭雄!好好看看吧,这样的枭雄,让人感到羡慕,又让人可怜,这样的人,活的容易吗?之初,我觉得很孤独,也觉得害怕,因为这些年来,想爱,不能爱,想留,也留不住,我想要的,却始终得不到,不想要的,却堆积成了山,压在我的心坎儿上。我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失去了很多,很多,那时候的我,很痛苦,很痛苦。后来,我终于明白了,人这一生,有太多无奈,即使是你们口中的枭雄,也难以逃掉这命运。我想告诉大家的只有四个字-------正大光明!"

  全军听了,纷纷站起:“我等愿为督军征战四方,平定天下!"

  ??????

  第二天,关凯来到永州原督军府,一个曾经相识的身影出现在关凯面前。关凯叫了那人一声:“月儿!"范月恨恨道:“你这个野心狼子,还有什么脸到这,你给我走!"关凯面泛抽搐,说:“月儿,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是多么想你。我这回来,是接你回家的,咱们再也不分开了"范月冷冰冰的说:“是吗,关凯督军,你杀死我丈夫的部下,又毒杀我的丈夫,别人糊涂,我可不糊涂,你既然这么狠毒,不如也把我杀了吧!"关凯的眼角泛起几丝泪光:“你还不知道吗,我喜欢你,当你选择了大哥的那一刹那,我的心,是那么地痛!我发誓,也憧憬等待有那么一天,你会回到我的身边。"范月说:“可我喜欢的是你的大哥,既然他死了,我也没什么活下去的意义。"话音未落,从腰间拔出匕首,引颈自杀,倒在地上。关凯大吃一惊,顿时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不!"于是奔过去,把范月抱在自己怀里:“不,不!"范月奄奄一息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不要说了,医生!"关凯冲警卫员大叫:"快叫医生!"

  范月说:“好好??????照顾振??????远。"说完,就气绝身亡。

  “不!不!"

  ??????

  坟前,关凯一人醉倒坟前,泪如雨下:“月儿,你知道吗,这真的是个讽刺,大哥活着时候,你选择了我大哥,他死了,你还是选择了他,为什么?为什么?我关凯那一点比不上他!"说完,举酒坛,喝了一大口??????

  1913年11月12日,关凯独坐七州,自立为七州大帅,改新州为军政中心。自此,关军又称“新州军",简称“新军"。

  这一天,关凯在作战厅与众将商议诸务事宜。关凯说:“七州的事务,由你们批复,在向我汇报就行了。"

  "是。"

  王虔说:“丰州今年欠收,军粮不济,批复,调二十万斤粮食前往丰州。"

  钱寥说:“黎州驻将请调两个团驻守西南防线,批复,黎州现有四个团,镇守西南边境已经足够,何须再调,驳回。"

  李盛说:“西部韩振屡屡挑衅,范州驻将请求反击,批复,暂且待命。"

  李应龙说:“永州百姓希望厚葬前大帅关敬,批复,允许。"

  孟延说:“桐州驻将密谋反叛,被副将发觉并平定。批复,叛变者尽数枪决,家眷充为劳役,由副将代为驻将。"

  关凯听了,说:“好,就按你们批复的办。"

  这时,打范州来人报:“韩振亲率三个师,直逼范州!"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新军大战盘龙山,何九献计害关凯 第二章擒关敬兵打永州 弑兄长继位督军 第三章余梓首战救范州 关凯奇计破诛韦廷 第四章关凯坟前吐衷肠 叶枫首捷飞云坡 第五章虎林关凯逞神威 范州余梓展决战 第六章大年夜宴请军民 伏牛山血战匪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