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振宇雄风之少年英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新军大战盘龙山,何九献计害关凯

第一章新军大战盘龙山,何九献计害关凯

昭文武德大帝 2021-07-22 17:43:19
新州。消息传向新州,新州统制关凯命令招集部队准备战斗。关凯,字非鱼,乃关敬之弟,手握军队五千人,麾下有三员大将——吴雄、李应龙、余梓(女)。  城下,五千名战士争相按队列毕。抬头一看关凯一身戎装,右挂勃兰宁,左佩一把军刀,鹰眉一皱,虎须倒竖。————-——————前言。...

  抗日战争前夕,一位少年将军(关振宇)驻马江边向北眺望,目光炯炯,冷冷的说:“这一天,终于到了。”旁边的少年副将(关振平)说:“二哥,您,真的开战?”少年坚定地说:“日寇,人人得而诛之。”二人立刻调转马头,奔向那抗日的洪流中.......

  ————-——————前言

  军阀混战时期,天下战乱连连,各地割据一方。

  1913年6月,关敬占据永州、新州、范州,却引起北边军阀程丕的不满,于是挥军来攻新州。消息传到新州,新州统制关凯命令召集部队准备战斗。关凯,字非鱼,乃关敬之弟,手握军队三千人,麾下有三员大将——吴雄、李应龙、余梓(女)。

  城下,三千名战士纷纷按队列毕。只见关凯一身戎装,右挂勃兰宁,左佩一把军刀,鹰眉一皱,虎须倒竖。这时,吴雄站出来汇报军情说:“报告统制,程军正向盘龙山进军,盘龙山驻军正与程军激战。”关凯一听,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心想:“糟了!如果盘龙山丢了,程军就可以长驱直入,这三州之地就不保了!”他看了看他这手下的三千士兵,大声地说道:“新州的将士们!程军即将杀到,我们后面是咱们的家人,如果我们怯战,咱们的家就毁在敌人的铁蹄之下!若战,可能会胜,若退,必败,是胜是败,就看你们的决定!”全军顿时热血沸腾,一齐说:“愿随关将军一战!”关凯心中大喜,道:“好,孟延何在?”

  “在!”副统制孟延应道。

  “本统制付你监察全军之权,凡欺压百姓违我军规者斩!”

  “是!”

  “余梓何在?”

  “在!”

  “令你带一千人先行一步去接应盘龙山驻军,坚守一个小时,然后撤到山里,见到火光就立即杀出,切记切记。若坚守少一分钟,提头来见!”

  “得令!”

  “李应龙听令!”

  “在!”

  “本统制令你带五百人埋伏在盘龙山半山腰上,待到程军杀到中央就手榴弹招呼!”

  “得令!”

  “吴雄何在”

  “在!”

  “本统制令你代我守新州城。”

  吴雄一听倒不乐意了,说:“统制哥哥,俺吴雄好歹是一员大将,竟用来守城,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关凯淡淡一笑,又立刻收住笑容严肃地说:“吴将军,你以为守城是小事儿吗?倘若程军绕道取了新州,我军岂不陷入被动了么?”

  吴雄这才恍然大悟,说:“统制哥哥高见,吴雄领命!”

  关凯拔出军刀,大声道:“杀退贼寇,保我新州!”

  霎时,全军齐声大喊:“杀!杀!杀!”喊声震天动地。

  “出发!”

  于是,关凯率军向北挺进,暂不提。

  却说程军督军程丕亲率12500人正与盘龙山驻军1200人激战。程军指挥部里,程丕正与两员大将龚弼、常杰观察前方的战况。程丕说:“速战速决,炮兵给我压上去,轰他狗娘的!”“是!”

  战场上,关军拼死抵抗,程军也发疯似地往上冲。忽然,程军阵地五十二门迫击炮,三十八门山炮一一列开,几乎同时开火,只听见“嗵嗵嗵嗵嗵”几声巨响,关军阵地被炸得稀巴烂。满地残肢断臂,血流团团。驻军长官管易看到士兵被炸死过半,心如刀绞。这时,驻军已弹尽粮绝。管易拔出马刀,大声喊道:“弟兄们,咱们自从誓师以来,天不怕地不怕,难道害怕他狗娘养的程丕?弟兄们,随我杀啊!”

  驻军也被程军的炮火打急了眼,一个个抄起家伙竟准备冲了上去与程军一决死战。

  正在这时,后面窜出关军来,一员女将说:“管将军,我是余梓,奉关凯统制之命来支援你。”管易大喜,说:“余将军,你来的也太及时了!”余梓微微一点头,然后对传令兵说:“把炮给我拉上来!”关军的二十门炮也架起来,余梓一声令下,二十门炮一齐开炮,程军猝不及防,炮兵阵地也被掀个天翻地覆,十几门炮被几颗炮弹炸得粉碎。程丕一见,蹭的一下就火了,试想,十几门炮被炸了,能不窝火吗?程丕气的直跺脚,冲着副官喊叫道:“传令全军给我杀!”

  两军交战,兵燹满天,炮声隆隆,枪林弹雨,旌旗半卷,直杀得烽烟四起,天昏地暗,风云变色。不知不觉,战打了一个小时,关军似乎底气不足,竟边打边撤

  。

  程军前沿观察哨哨兵见了,来报程丕:“督军,关军被打跑了。”程丕一听喜出望外,一下美滋滋地,说:“传本帅之令,全军乘胜追击。”

  常杰劝谏:“督军,小心中了敌人诡计。”

  程丕也是一时得意昏了头,说:“关军不过三四千人,咱们是他们三四倍人,就算有诡计也不怕。”于是不听常杰之言,挥军来追关军。程军追进山中,只见山中草丛茂密,树木繁盛,倒是隐居的好地方。程丕带队,仍往前挺进。

  半山腰上,李应龙早就奉关凯之令带人埋伏在这儿了。李应龙见程军到了,一声令下:“打!”只见山腰上丢下手榴弹,炸得程军魂飞魄散,火刺啦一下将草丛树林点燃,倒烧死许多程军士兵。又见前面杀出余梓、管易。管易报仇心切,准备开枪打程丕,那常杰眼尖,一枪将管易打死了,可怜这位命该如此,时年42岁。

  程丕早被吓得抱头鼠窜,龚弼手枪里的子弹已经打光了,只能拔刀来战,正撞上了余梓,余梓手持军刀,纵马斜砍而来,龚弼偏头闪过,他倒不恋战,催马要逃。这余梓的飞镖闻名全军,从腰间取出飞镖,往前掷去,飞镖好似流星一般,不偏不倚,正中后背心脏所在之处,龚弼沉闷地哼了一声,从马上栽了下来,踉跄地走了几步,被余梓追上,一刀削了首级,只见鲜血一溅,血如泉涌。李应龙见了常杰,常杰手上双枪响了,李应龙一闪,两颗子弹从耳边擦过,常杰趁机杀了出去。

  却说程丕带兵原路杀出,突然,只听见一声炮响,一彪人马拦住去路,为首一人,额上鹰眉,倒竖虎须,丹凤眼,面如炭,一身戎装,左挂枪,右佩刀,威风凛凛,好似灶王爷临凡,赛如蛟龙出寥海!那人指着程丕笑着说:“程丕,你已被我困了,现不投降,更待何时?”这时,余梓、李应龙、孟延已经带兵将残兵败将团团围住——成败已分!

  程丕大吃一惊,想不到自己带的一万二千人被眼前这个人杀得断子绝孙!惊异之余问道:“你是何人?”

  那人哈哈大笑:“你给我听着,我乃关军督军关敬的二弟关凯,字非鱼!”

  程丕忙求饶说:“关将军,咱们向来没仇没恨,这次我是听了奸人之言才鬼迷心窍来犯您的军威,请您饶了我,我愿永远与关军和平相处。”关凯一听,大喜,心想:“既然他愿意和好,我何不卖他个人情?”于是传令让大军闪开一条路,程丕逃向程州去了,途中,他回过头看了看关凯,心想:“关凯,你等着,早早晚晚,这笔帐,老子迟早要跟你算!”

  话说关凯大破程军,正回师向永州报捷,刚进永州城门,却被一伙永州守备士兵持枪团团围住。新军也举枪指向永州守备士兵,吴雄挡在关凯前面向守备士兵喝道:“你们想干什么!"守备士兵说:“奉督军之命,捉拿关凯!"孟延圆瞪双目道:“关统制率军大败程军,居功至伟,你们为何捉我们的统制!"士兵说:“孟爷,这我们知道,可这是督军的意思,我们也没办法啊。"关凯微微一笑,说:“那你们可知道我大哥为何拿我?"士兵说:“不知道。"关凯说:“好,我跟你走。"吴雄说:“统制哥哥,俺们一同去见督军,他如果对你有一丝损伤,俺们保你无恙。"关凯镇静地说道:“无妨,他毕竟是我大哥,不会为难我的。"说完,又对孟延等人说:“你们就在城下扎营,等我回来,切不可轻举妄动。"众人道:“是!"

  关凯随守备士兵入城,刚进入大堂,关敬一脸乌云,斥道:“关凯,你可知罪?"关凯说:“大哥,小弟不知。"关敬一拍桌案而起:“你没有本督军的命令,擅自离城迎敌,倘若程军绕道直取新州,咱们不是死无葬身之地吗?"关凯道:“大哥,程丕急于求胜,必不绕行。"关敬喝道:“强词夺理!来人,将这个不遵军令的关凯撤了,打入监狱。"

  “是!"

  先不说关凯沦落囹圄,城外新州军得到消息,早就炸开了锅。吴雄第一个嚷道:“******敢抓咱们统制,咱反了!"李应龙说:“对!咱们统制打退程军,且不说奖赏,倒把统制抓了,这样的督军,不如反了!"孟延一直沉吟不语,吴雄说:“老孟,你的意见呢?"孟延说:“关凯统制临走之时,让我们不能轻举妄动,难道你忘了?"吴雄看了看余梓,余梓说:“不如这样,咱们就扎在城下,孟延赶回新州驻守,以防程军突袭,李应龙也回新州,将炮团开过来,威慑新州。他们敢害督军,咱们就一鼓作气夺下永州。"

  众人点了点头:“这个办法好。"

  这天夜里,督军府书房里只剩下关敬和他的军师何九。

  关敬问道:“何九啊,咱们非得这样做吗?"

  何九说:“督军,关凯是一头豺狼,诚然,养狼,狼会帮你拿下猎物,可是,他也会霸占猎物并吃掉主人。他向来不甘当个统制,你不杀他,他必杀你。"

  关敬说:“可他的军队在城外,咱们军队虽多,却没有他的精。万一开战,咱们必输。"

  何九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杀他天衣无缝。"

  “什么办法"关敬问道。

  何九说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夜里,漆黑的牢狱里,关凯看着天窗上的月亮,叹道:“难道我关非鱼真的命殒在此吗?"于是,独步吟诗道:

  猜忌又何妨,君子坦荡荡。

  征途长且漫,峦峰顶未登。

  遥忆烽火起,备战兼辛忙。

  霸业鼎不成,渴饮刀头血。

  每逢次些事,更叹杨家将!

  虽军奋英雄,奈何上不能。

  哀败虽未分,已显功垂成。

  愿效拼死力,杀得各秋色。

  这时,只听牢门被打开,只见关敬鼓掌道:“二弟身陷在此,却有雅兴吟诗。佩服佩服。"关凯道:“弟弟知道,哥哥向来怀疑弟有二心,但弟对咱关军向来是忠心耿耿,这三州是大哥打下的,倘若我有异心,日后必死于乱军之中!"

  关敬拍拍关凯肩膀:“二弟啊,不是哥不相信你,我作为督军,不抓你,难以服众啊,但你是我弟,可以将功抵过。你走吧。"

  关凯敬了一个军礼,关敬挥挥手,一个卫兵拖着两碗酒。关敬说:“二弟,喝完这碗饯行酒,你立刻赶往新州,不得有误。"关敬端起一碗,递给关凯,关凯一饮而下,关敬也将另一碗酒喝光。关敬和关凯一同出了监狱,直到城门口。新州军见关凯回来,一同围上来,关敬扶关凯上马,说:“二弟,此后切不可胡来。"关凯点点头,说:“大哥,我知道了。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关凯率众军往新州奔去,途经小树林,突然,关凯顿觉胸口一疼,哇地一口喷出黑血,扑腾从马上摔下。众将围上去一看,只见关凯面色发白,嘴唇乌青,昏厥过去。余梓道:“统制是中毒了。"吴雄恨恨地骂道:“娘的!谁缺了八辈子德,敢下毒!"李应龙说:“肯定是督军。"吴雄说:"这倒怎么办啊。"

  话音未落,一辆黑色汽车开来,车里竟然是孟延,吴雄说:"孟延,快!统制中毒了,快去医院!??????

  ??????

  医院里,关凯缓缓醒来,孟延说:“统制,你醒了。"关凯问:“我这是怎么了?"吴雄把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关凯,关凯一听,勃然大怒,说:“好啊,竟然下毒害我!大哥啊大哥,你既然无情,休怪小弟无义了!传我命令,出兵攻打永州!"孟延说:“现在咱们无凭无据,恐怕出师无名,况且统制刚刚醒来,不如咱们延后商议出兵之事。"关凯说:“好,也只有这样了。孟延,你要封锁我已醒的消息,就说我奄奄一息,暗地里,调查城里大哥预伏的内奸,一一抓出,杀无赦!"孟延领命而去,关凯对吴雄说:“你去一趟永州,随时向我报告永州的情况。"

  “是!"吴雄领命而去。

  关凯看了看余梓,说:“军中诸事,就交给你了。"余梓点点头:“你放心吧,你出院后,包你有一支锐不可挡的劲旅雄师!"关凯又对李应龙说:“程军新败,必不敢再来,然而,程丕听说我中毒之事,必然会寻衅挑事,你带三个团沿各个隘口加以把守,多设陷阱,确保北境无恙。"李应龙领命而去。关凯看着窗外的夕阳,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也许,今天的夕阳总会有被代替的那一天。

  此时永州城中,关敬以为关凯已经朝不保夕,正专心整兵准备南下攻打王虔的桐州呢。关军八千余人在城下,关敬一身督军戎装,对众人说:"我关敬有三州之地,今日去督军号,更名号大帅,发兵桐州!"

  何九说:"请督军点将!"

  关敬说:"好,李盛,你率两个团先行,强行攻城!"

  “是!"

  “许俨率炮团掩护攻城部队。"

  “是!"

  “钱寥,你与何九镇守永州!

  “是!"

  “三弟关旋随我出征。"

  “是。"

  “范州有我四弟关临与我的心腹贾逸,应该没问题。"

  关敬看了看众军,大声道:“大军此去,必扫平桐州!"

  “扫平桐州!扫平桐州"喊声震天动地。

  “出发!"

  关敬带军南下而去,浩浩荡荡。于1913年8月下旬,关敬率大军攻打南部军阀王虔,一鼓作气夺下桐州,然后与许俨分兵,夺下贡州、黎州,接着合并一处,攻克丰州,王虔归降,自此,王虔军阀覆灭。

  此时,关凯也早已痊愈,也正加紧夺权行动,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新军大战盘龙山,何九献计害关凯 第二章擒关敬兵打永州 弑兄长继位督军 第三章余梓首战救范州 关凯奇计破诛韦廷 第四章关凯坟前吐衷肠 叶枫首捷飞云坡 第五章虎林关凯逞神威 范州余梓展决战 第六章大年夜宴请军民 伏牛山血战匪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