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梦里浮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章洞庭扬波

第七章洞庭扬波

梦里浮花 2021-06-10
们的口中,再也没人没见过他们,却谁知做了公子你的师傅。”慕容夫人再次地说。司徒素月想不到令狐缺除了这般英雄事迹,心中不由大感激动,他始终想明白自己的武功究竟怎样,这样想来所以真不错。这样心里想不由嘴角轻轻下弯露着了激动地表情,慕容夫人自“自华山绝顶一站之后,公孙缺与柳扶风同时失去了踪迹,不久,宪宗帝驾崩,数月后神秘的天机阁也平空消失了,若大的组织好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从此,公孙缺和柳扶风只存在人们的口中,再没有人见过他们,却不料做了公子你的师傅。”慕容夫人继续说道。。...

梦里浮花

推荐指数:10分

《梦里浮花》在线阅读

  “柳扶风败了,公孙缺的一掌她竟不闪不避,彷佛呆了一般,任那如涛掌风袭身。在场的武林人士大为失望,原本以为高手相较,纵不是千招才能决出胜负,也不是百十来招的事,却不料是这样草草收场的结局。”慕容夫人淡淡的口气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叹息。

  “自华山绝顶一站之后,公孙缺与柳扶风同时失去了踪迹,不久,宪宗帝驾崩,数月后神秘的天机阁也平空消失了,若大的组织好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从此,公孙缺和柳扶风只存在人们的口中,再没有人见过他们,却不料做了公子你的师傅。”慕容夫人继续说道。

  司徒月明想不到公孙缺还有这般英雄事迹,心中不由得大为兴奋,他一直想知道自己的武功到底怎样,这样说来应该不赖。这样想着不由得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兴奋地表情,慕容夫人自然知道司徒月明的心思,有个如此令人骄傲的师傅没有人会不高兴的。

  林飞儒也听得不由张大了嘴,他一直有过感觉,司徒月明应该不是不会武功,想不到他师傅如此大大的有名。疑惑的问道:“那那三个强盗是怎么回事?”

  “什么强盗?”慕容夫人投来询问的目光。

  司徒月明伸出食指蹭了蹭鼻尖,不好意思的笑道:“那是晚辈一时的胡闹,让您见笑了。”当下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慕容夫人想不到司徒月明还有如此顽皮的一面,笑骂道:“这小妮子真是的,也不问问清楚。”轻轻端起酒杯道:“司徒公子,请!”

  司徒月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想不到师傅公孙缺还是个名动天下的人物。

  在慕容夫人和林飞儒的轮流敬酒下,司徒月明渐渐有了些酒意……。

  躺在床上的司徒月明翻来覆去不能入睡,索性起身出房。庭中树影婆娑,月影斑斑,有着些许的凉意。

  一阵湖风吹过,隐约有琴声传来,司徒月明有些诧异,谁人如自己一般有如此的雅兴,好奇心顿起,足尖轻轻一点,越过院墙,循声而去。

  慕容雪有些忿忿不平,自己救了他不说,一路上阴阳怪气的,娘亲竟然还请他喝酒,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值得如此的重视么。

  慕容雪在慕容山庄从小有爹娘宠着,师哥师弟护着,江纯更是言听计从,从无丝毫的违拗,何曾似这般被人戏谑过,左右不能入睡,操起古琴来到湖边,一曲下来,心情平复了许多。

  “唉!”身后传来一声叹息。

  “谁?”慕容雪一声厉喝。

  “可惜呀可惜,辜负了如此好琴。”司徒月明慢慢地踱到了慕容雪的身旁。

  “你……!”慕容雪不禁为之气结,一张粉脸涨得通红,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这司徒好似自己的冤家对头,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令自己抓狂,慕容雪的琴技可是得到过双绝称赞的,竟被司徒月明说得如此不堪。

  看着司徒月明似笑非笑的眼神,好像自己愈是生气司徒月明越是高兴,慕容雪提醒自己不要中了司徒月明的奸计,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道:“别光说不练,你行吗?”

  “让开,本公子会让你知道什么样的琴技才配得上如此好琴。”司徒月明大刺刺的坐下。

  “铮”琴音响起,司徒月明戏谑地表情消失不见,代而起之的是一派悠远宁静的神情。

  司徒月明修长的手指划过琴弦,指尖流淌出一阵流水般的琴音,只是试琴就表现出了非凡的造诣,慕容雪惊异的看着司徒月明。

  轻拢慢捻,司徒月明已弹奏起传自晋朝嵇康的名曲《风入松》,清淡的琴音和着湖水的声音有如清风过耳,若有若无,不绝如缕,慕容雪屏息倾听,生怕呼吸稍有加重就会错过那动人的琴音。起指过后,小序大序次第而出,司徒月明落指如飞鸿,起指似轻云,曼妙无比,指法手势均是无懈可击,非千锤百炼之功不能达到如此之境地。司徒月明每一次落指,每一声弦动,瑶琴皆彷佛具有灵性般的与之相和,人琴共鸣发出的琴音激荡着慕容雪的心田,全身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如浴温泉,无不酣畅淋漓。

  一曲终罢,司徒月明已经离去,慕容雪仍站在原地怔怔发呆,天下间竟然有琴技堪比琴棋双绝杜遥轩的人么?

  呆立半晌,慕容雪跺跺脚亦抱琴离开,一个人影从树后缓缓走出。

  江纯面容惨白,眼睛暗淡无光,仿佛灵魂已离躯壳而去,口中喃喃低语:“罢了!罢了!想我几年情意竟不及一日之缘。”

  至方才慕容雪站立的地方,江纯俯身就地,伸手抚mo被踩伏的杂草,一行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江纯虽生性木讷,却是刚毅果决之人,抬手擦了擦眼泪,暗道是时候离开了,为了那一丝希望已经耽搁了太多的时间。

  望着有些踉跄的师弟,林飞儒站在阴影里没有动,他能理解江纯此刻的心情。

  “唉!”林飞儒心里一声长叹,也不知这样做是对是错,利用司徒月明让江纯明白小师妹与他无缘是林飞儒请示师娘之后共同定下的主意,每次师妹在湖边弹琴江纯都会在暗中保护林飞儒早就知道。只是对江纯而言这太过残酷,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一遍苦心。

  躺在床上的慕容雪翻来覆去不能入睡,司徒月明似笑非笑的面容与抚琴时飘逸的身影交替出现在脑海中,慕容雪时而面露笑容时而一副气恼的神色,短短的一日之内屡次被司徒月明气得不行,心中却透出丝丝的甜意。

  “若是天天与他在一起将会怎样?”慕容雪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念头。

  “呸,不害臊的丫头。”慕容雪暗中啐了自己一口,脸上微微有些发烫。

  念头生起,竟驱之不去,慕容雪恼恨自己的不争气,偏偏毫无办法,方知情来情去不由自己,一宿无眠,直至天亮方才睡去。

  天刚放亮,司徒月明被一阵嘈杂声惊醒:“江师兄不见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师出鬼谷,第二章 意出江湖 第三章剪径盗贼 第四章一见钟情? 第五章 慕容山庄 第六章一战成名 第七章洞庭扬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