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化凡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 章 猎熊遇险

第六 章 猎熊遇险

农家飞鱼 2021-06-09
,就这也让张大叔父亲大大地的夸奖了一翻。张大叔对余林是越看越不喜欢,疼的不得了。现在的自己打到的猎物基本上是不不舍得自己吃的,可自从余林来了,也可以意外发现现在的基本上每日都要有那么一二只上了两人的餐桌,并且张大叔自己只吃极少的一部分,大部分但是进了余林的这又是一个出门狩猎的日子,清晨山里雾气蒙蒙,阳光即将射穿它的阻碍,使万物沐浴在它的照耀下茁壮成长。余林和张大叔两人此时已经进山了,今天两人没有打算去平时的那几个水坑附近打那些个小猎物,因为现在余林早已经不是两年前的余林了,现在的余林虽然只有12岁,个子还差张大叔一个头,但是要是进了山,灵活的像个猴子一般,寻常的小猎物余林现在可没有什么兴趣去打了,因为这些个太不值钱了。现在两人的目标是那些个野熊、野猪、野鹿之类的大型猎物了,这样才能够在那些个掌柜大爷们手上挣到钱啊。不过这样的风险也会大一点,因为这些猎物一般都是出现在山的较深处,而且猎物本身有些还是很有杀伤力的,一旦不能一击致命,有可能会引起它们的疯狂反击,反而会害了自己的性命,这样的险情当然也是出现过的,不过最后凭借着俩人的配合和余林精准的箭法、张大叔同样精确无比的重弓才有惊无险的度过。接近中午时分,两人还是没有发现让他们动心的猎物,两人草草的用过了自带的干粮后,稍作休息,继续寻找。突然张大叔蹲下身子示意余林过来看,只见一个大脚印清晰的出现在眼前,余林嘴角带起一个弧度,看了一眼张大叔,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示意明白。张大叔轻点一下头,接着就寻着那脚印的方向追了过去。原来这是一只大野熊的脚印,而且还是新鲜的刚过去不久的,这让余林两人兴奋不已啊。要知道这野熊的价值可是相当高的啊,熊肉自不必说了,值好些个钱啊,那两对熊掌和熊胆更是值钱啊,这两年来余林和张大叔两人也就猎到过一头野熊,就是这一次的收获可让两人好好的轻松了一段日子啊。现在光看这留下的脚印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这一头熊绝对要比他们猎到的那一头要大的多啊。这能不让余林两人兴奋不已吗?。...

化凡缘

推荐指数:10分

《化凡缘》在线阅读

  春去冬来,一转眼两年过去了,余林12岁了,这时的余林明显比两年前要高了很多,也壮实了很多,还有那一脸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神情。这两年来张大叔不知道为余林更换制作了多少张弓了,余林每过几个月就总会有一张弓断在他的手上,之后就会要求张大叔给他制作拉力更大射程更远的弓,现在的余林已经勉强可以拉开张大叔的那张硬木牛角弓1/2了,这让张大叔对余林连连称奇,要知道张大叔这么大的时候还只能拉开这张弓的1/3,就这也让张大叔父亲大大的夸奖了一翻。张大叔对余林是越看越喜欢,疼的不得了。以前自己打到的猎物基本上是不舍得自己吃的,可自从余林来了,可以发现现在几乎每天都会有那么一二只上了两人的餐桌,而且张大叔自己只吃很少的一部分,大部分还是进了余林的肚子了,余林知道张大叔是特意让自己吃的,因为自己这年龄可以长身子的时候啊,余林也不矫情,该吃的吃,不过还是会时不时的往张大叔的碗里夹几块好肉。两人的日子过的也算了有滋有味、其乐融融。因为余林的好箭法加上张大叔本身就是打猎的一把好手,两人的收获是越来越多,余林打猎的本事也有了张大叔的七八分了,两人配合着经常可以打到大一点的猎物了,像野猪啊野鹿啊之来的,收入自然也是大大增加了。

  这又是一个出门狩猎的日子,清晨山里雾气蒙蒙,阳光即将射穿它的阻碍,使万物沐浴在它的照耀下茁壮成长。余林和张大叔两人此时已经进山了,今天两人没有打算去平时的那几个水坑附近打那些个小猎物,因为现在余林早已经不是两年前的余林了,现在的余林虽然只有12岁,个子还差张大叔一个头,但是要是进了山,灵活的像个猴子一般,寻常的小猎物余林现在可没有什么兴趣去打了,因为这些个太不值钱了。现在两人的目标是那些个野熊、野猪、野鹿之类的大型猎物了,这样才能够在那些个掌柜大爷们手上挣到钱啊。不过这样的风险也会大一点,因为这些猎物一般都是出现在山的较深处,而且猎物本身有些还是很有杀伤力的,一旦不能一击致命,有可能会引起它们的疯狂反击,反而会害了自己的性命,这样的险情当然也是出现过的,不过最后凭借着俩人的配合和余林精准的箭法、张大叔同样精确无比的重弓才有惊无险的度过。接近中午时分,两人还是没有发现让他们动心的猎物,两人草草的用过了自带的干粮后,稍作休息,继续寻找。突然张大叔蹲下身子示意余林过来看,只见一个大脚印清晰的出现在眼前,余林嘴角带起一个弧度,看了一眼张大叔,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示意明白。张大叔轻点一下头,接着就寻着那脚印的方向追了过去。原来这是一只大野熊的脚印,而且还是新鲜的刚过去不久的,这让余林两人兴奋不已啊。要知道这野熊的价值可是相当高的啊,熊肉自不必说了,值好些个钱啊,那两对熊掌和熊胆更是值钱啊,这两年来余林和张大叔两人也就猎到过一头野熊,就是这一次的收获可让两人好好的轻松了一段日子啊。现在光看这留下的脚印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这一头熊绝对要比他们猎到的那一头要大的多啊。这能不让余林两人兴奋不已吗?

  不一会儿,只见余林两人躺在一棵大树的后边,不敢发出一点声响,眼中尽是那兴奋的目光。因为此时他们只需探一下头,就可以看到那头足足有一人多高的大野熊正漫无目地的向着山林深处行去,根本没有发现余林他们就躲藏在这里准备拿它开刀呢?张大叔看了一下余林,示意余林小心,自己则轻轻的向着野熊的侧面包抄过去,余林紧跟着向着野熊的另一面包抄过去。这是余林两人研究出来的对付大型猎物时候的一种战术,先由张大叔用那牛角弓在一面首先向猎物致命部位进行射杀,若是不能一击奏效,余林则需在另一面向着猎物的四肢等位置进行骚扰性射击。因为若是猎物还有反击的能力,那么很可能会凶性大发,对张大叔造成一定的危险,余林的弓箭由于杀伤力的限制很难对猎物形成致命打击,所以选择在另一方向向影响猎物行动的四肢为目标进行准确射击,这样可以为张大叔的张二次甚至第三次致命射杀赢得时间。此时他们正是想利用这样的战术来对付眼前这头能给他们带来巨大利益的大野熊。不大一会,张大叔已经绕到了野熊的正前方,余林则躲到了野熊的侧后方都已准备妥当,等待着他们的猎物慢慢的走到对他们最有利的射击位置。那头野熊还是那样有气无力的向前先进着,似乎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危险正在一步步的接近,两个优秀的猎人正准备拿它开刀呢!

  一支离弦利箭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野熊的面前,向着野熊的心脏射去,待发现利箭时野熊还那么楞了一下,紧接着就“吼“的一声怒吼,惊的是方圆几百丈之内飞鸟惊叫远去。就那么一掌拍向射来利箭,竟然把箭拍向了一边,生生的避开了心脏要害,但还是射到了左肩,深深的扎进了肉里,野熊痛苦的大声吼叫着,一边拿右掌狠狠的拍着脑口,一边向着箭射来的方向看去,似乎在寻找着发箭之人。张大叔在射出这一箭之后根本没有想到那野熊还能将利箭拍到一边的能耐,口中暗叫一声糟糕,但还是一闪身隐到树后准备第二次攻击。余林则在侧后紧紧的盯着野熊,看到野熊的反映及怒吼后,已经确认张大叔的第一次致命射杀已经失败,于是闪出身子瞄准野熊的小腿部就是一箭,箭刚一出就又隐到树后小心的盯着野熊。野熊毫无意外的又中一箭,这让那野熊无比的愤怒,转过身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着余林藏匿处行去,越走越快,一边还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张大叔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紧,于是拉弓对着熊背就是一箭,可是大野熊皮糙肉厚的,背上这一重箭还是不能对它造成重创,但让它更加的警觉起来,也更是激发了它的凶性,一转身就看到了张大叔的所在,疯狂般的向着张大叔狂奔而去。原来张大叔在这一箭之后是应该躲到树后,不应让野熊正面看到自己的,可是野熊向着余林藏身处的那阵势让他感到深深的不安。于是张大叔选择了直面野熊,原来二十来丈远的距离野熊已跑了五六丈了,张大叔顾不得其它又是一箭正中野熊的另一条腿上,与此同时余林的箭也到了,又是射在了野熊的腿上面,这两记伤害竟然只是稍稍延缓了野熊的先进速度,眼看离张大叔不过七八丈了。此时张大叔也没有其它办法了,只能想着尽快射杀野熊,要是转身逃跑肯定来不及了,余林眼看着野熊迫近张大步也是红了眼了,竟然追了上去一边拉弓瞄准,张大叔又是一箭,正中那野熊的胸口,但是这还不足已让它致命啊,只是让它受了重创而已,反而现在的距离更近了。现在那野熊已经完全进入的疯狂的状态,根本就不理会胸口的那一箭,狂吼着不顾一切的冲向了张大叔,张大叔此时已丢开了那硬木牛角弓,双手紧握那把开山刀,无比的紧张,眼中充满了恐惧,死亡的恐惧。因距离近了弓箭根本发挥不了杀伤力,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张大叔还是保持了一丝清醒,丢了已经失去作用的牛角弓,拿出了那把开山刀,可是未能用强力的牛角弓远距离解决这大野熊,拿开山刀来对付已是疯狂状态的野熊,也无异于找死啊。“大叔”余林红着眼焦急的叫着,眼看着张大叔就要死在这大野熊的掌下,手中弓弦一松,羽箭已射出,此时那野熊已奔至张大叔的面前,一掌就拍了下去,张大叔也不闪避,双手一变,变砍为捅,拿着那开山刀向着野熊的腹部捅去,由于野熊带着巨大的冲击刀,开山刀竟然就这么捅进了它的腹部,只有柄部露在处面。可与此同时野熊的那一掌也将张大叔拍飞了出去,足足飞出2丈多远,口中狂吐鲜血,只一下就生命垂危,无法动弹了。此时余林的那支箭也到了,竟然深深的扎进了那大野熊的后脑,原来还状若疯狂的大野熊就这么突然没了声响,就如同时间定格了一般,一动不动了。余林那还顾得上野熊的奇怪状况啊,飞身来到张大叔的身边,双腿跪地,扶起张大叔的头,见大叔口味鲜血没了知觉,已是泪流满面。眨眼间发生的这一切哪是余林和张大叔能想到的啊。“大叔!咱们回家,不猎这野熊了,大叔,你醒来啊!大叔“余林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此时的深山中只剩下余林那无助的呼喊声,就连那重创狂暴的野熊似乎也知道了余林此时的心情,就连一丁点的声响也没有发出,这是多么的怪异呢。原来余林最后的那一箭因为在张大叔拼死给于野熊重创后,低头想去拔出张大叔留在它腹部的那柄开山刀,就在野熊低下头的那一瞬间到来,正中那后脑最为脆弱的位置,直接破坏了野熊的大脑,一瞬间就让它毙命了,它的所有动作以及疯狂怒吼所有愤怒全部都戛然而止。也正是如此余林才能够有生还的机会,还有机会声声呼喊着这两年来一直照顾他的张大叔。就在余林即将失控之时,张大叔慢慢的挣开了双眼,突然用力的喊道,“余林!快跑,快跑啊”“大叔!大叔!熊已经死了,咱们不要这野熊了,咱回家吧!叔!”余林此时一听张大叔出声,胡乱的抹了下满是眼泪的脸,激动不已。虽然张大叔醒了过来,但是非常的虚弱,口里不断的有血水咳出,肋部也是血肉模糊凹了进去,余林想要堵住不断流出的鲜血,可是又不敢碰,怕弄疼了张大叔。只能在那里手足无措焦急不已,口里不断的说着“叔,咱们回家咱们回家。”张大叔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就算现在有大夫也救不回自己这条命了,强打起精神,也不问野熊是怎么死的,只知道野熊死了,余林就安全了。“傻孩子,不哭,叔不行了,只要你没事就好!”说完大口喘了几口气。“不,叔,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没用的,大叔知道自己的情况,余林啊,你已经长大了,别哭的像个孩子,懂吗?”张大叔看着余林训斥道。余林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嗯呜,我懂,呜!我懂。”“余林啊,大叔时间不多了,得告诉你一些事情了,要不就没机会了。”张大叔此刻似乎没有任何的痛苦和死亡前的恐惧。“大叔那屋子的床底下有一个木盒子,那是大叔家的老物件了,不知道传了多少年,传了多少个辈了,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也换不到银两,怎么弄它都不坏,你看到它一定会很奇怪的,就那么一个物件。”张大叔静静的,似乎忘记了疼痛,就那么说着,说道那老物件的时候竟然带着自嘲的笑意。张大叔就这么静静的说着,像是在讲故事一般,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微弱,最后就这么无声的闭上了眼睛。要是现在张大叔身上没有那一身恐怖的伤口的话,那么所有人都会相信张大叔一定走的非常平静非常安详。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男孩余林 第二章 雨夜惊变 第三章好好的活着 第四 章山中狩猎 第五 章 为了变强 第六 章 猎熊遇险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