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江湖游之醉剑问情》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江湖往事

第二章 江湖往事

炉中的一把火 2021-06-08 09:42:54
口气,脸上了渐渐哀伤,沉痛出来,他灌下一口酒地说:“我说的这位故人了死了二十多年。”“是被仇家所杀?”陆天南又问着。“也不是,他们死在我的剑下。”铁凝刚眼角突然流入了泪花,谁也会想起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的眼睛里也会流眼泪,但这却足已酒喝的很快,但两人却都没有醉意,论起酒量,陆天南承认自己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他年纪虽小,但却常常以酒作伴,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肚子究竟能装下多少酒。。...

  两人的欢笑声似乎很融洽,谁也不会想到刚才还冷锋相对的两人此刻会坐在一起把酒畅欢,这似乎很违背常理,但这一切却是那么真实,绝对不会有人怀疑。

  酒喝的很快,但两人却都没有醉意,论起酒量,陆天南承认自己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他年纪虽小,但却常常以酒作伴,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肚子究竟能装下多少酒。

  “铁大哥,刚才刚才你说我和你的一个故人很像,不知道这位故人叫什么。”陆天南忽然问道。

  铁凝刚叹了口气,脸上已经逐渐悲伤,沉痛起来,他灌下一口酒说道:“我说的这位故人已经死了二十多年。”

  “是被仇家所杀?”陆天南又问道。

  “不是,他们死在我的剑下。”铁凝刚眼角突然流出了泪花,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的眼睛里也会流泪,但这却足以说明这段过往给他的打击很重,他一定很后悔。

  事实也确实如此,只听他又说道:“二十年前的江湖上还没有什么孤独剑客,只有一个仇家很多的铁凝刚,那个时候的我最想得到的东西便是名利,只有拥有了名利才能让更多的人尊重你,所以我不断杀人,只为了能让更多的人知道铁凝刚这个名字,但这么做也导致我的仇家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我受了重伤自身难保,只能一路向北逃窜,我的妻子却不肯在随我过这种颠沛流离的日子,无奈之下我只有将他安置在了我的结拜兄弟林彤家里,但那些仇家依然很多,当我对生命失去了信心时,却逢一位老者相救,还传我剑法,终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但我唯一觉得亏欠的就是我的妻子,我决心要让她过天底下最令人羡慕的生活,带最好的首饰,穿华丽的衣服,住最堂皇的房子,我很高兴的去了林彤家,但我看到的一切都变了,他穿的是粗布破衣,住的是一件下雨都会漏水的破茅屋,身上更没有一件首饰,但她的脸上却带着我永远都没有见过的笑容。她已经改嫁了林彤,我实在想不到,我的兄弟会作出这种背叛我的事,我心中的怒火终于燃烧了起来,我手中的剑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们全都被我杀死了,那一刻我突然很后悔,我只记得林彤死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凝刚,我对不起你。”,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犯下了这一生都无法弥补的错误,但我幸运的发现房子的竹篮里还有一个女婴,我绝定用一生来偿还这个错误,那个女婴便是对面楼中的这位姑娘“林媚儿”。”

  铁凝刚的眼泪已经止住了,他毕竟没有那么脆弱,但他的脸上依然带着浓厚的伤愁,此刻的他已经不会再多去考虑那些名利,也许他对这个江湖已经失望了。

  陆天南也在回忆往事,他想到的是十年前的夜晚,他的愁不比铁凝刚少,但他却忽然他抬头安慰道:“其实大哥不必这么愧疚,如果他们还活着对你所做的一切弥补也会感到欣慰,江湖上家破人亡的事情又何止一件,不瞒大哥,我的父母便是死于十年前的梅花庄主手下。”陆天南又将那些伤心事给铁凝刚说了一遍。

  此刻的酒似乎喝的很忧伤,陆天南忽然觉得将心事说给另一个人听是件很愉快的事。

  “这件事十年前我也略有耳闻,这梅花庄主早在十年前便已是江湖上公认的盟主,而且他手中的雨花扇乃是江湖中流传的三大凶器之一,兄弟要报仇不可不防。”铁凝刚忽然正色说道。

  “雨花扇,又是什么。”陆天南的剑法虽好,却很少了解江湖中的各种奇事。

  “雨花扇,赤血剑,和玄铁古盒是江湖上有名的三大凶器,据说雨花扇中藏有千种暗器,令人防不胜防,至于赤血剑只是传说是一柄吸血的剑,但是这剑却在血剑门中的血池中,从来没有人拔出,更没有人知道传说究竟是真是假,至于玄铁古盒已经有百年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了,谁也没见过。梅花庄主的武功已然不在你之下,又有雨花扇,兄弟要十分小心。”铁凝刚道。

  “多谢大哥相告,小弟一定谨记在心。”陆天南道。

  话刚说完,突然一声推窗的声音,只见一个女子缓缓的走到了窗边过来,却不知什么时候楼下已聚满了人。

  这女子正是林媚儿,陆天南也看到了她,他们的中间隔着一条狭窄的巷道,林媚儿内穿一身青色长绸,外披一件细薄的白纱裙,将她玲珑的身材脱显而出,面上一条白纱裹着脸,但却更为其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一双秋水眸子很清澈的眨动了下,她的腹很平坦,腰很细柔,腿修长滑润,虽身在青楼,却一点都不失寻常女子的小家碧玉,若是有男人甘愿为他身死也必然很合理。她轻轻的坐在了身后的一个圆凳上,手指伸出轻轻的触在身前的一架琴上,白皙修长的指骨轻轻点动间,顿时一阵悠美的琴声传来,这琴声在诗人眼中就像在读一首豪气,壮志的古诗,在色狼眼中犹如一个脱光了女子在勾引挑逗,但在陆天南看来犹如找到了一坛陈年的老酒,令人舍不得喝掉。

  这琴声令人陶醉,这女子更令人着迷,任何男人见了都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冲上去保护的冲动,陆天南也不例外,她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不得不说她很漂亮,漂亮的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而且陆天南也不会赞美,他交朋友从来都是用酒,所以他的朋友都必然都是很豪爽的人,但他却从来没有接触过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林媚儿的眼睛似乎也在看着他,她也觉得眼前的少年有些特别,但却说不上什么来,只是见他朗目星眉,英风飒飒,倒也是一个极为俊俏的少年,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铁凝刚摇头笑了笑,这似乎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即使连他也有些惊叹林媚儿的美丽,这种美丽也许只能存在于天上的仙女,但此刻却在人间看到了,他眉头一挑说道:“其实媚儿虽然长的很漂亮,但身世却比多数人凄惨的多,而且他从小就在这青楼中,说什么也不愿离开这里,我也只能时常守护在这里,防止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打她的主意。”

  “啊.”陆天南随即一愣,被突然拉回思绪,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脸上竟爬上了两点红晕,转头说道:“兄弟刚才实在是太过失礼了,让大哥见笑了。”

  林媚儿的窗口与陆天南两人的地方遥遥相对,见到他的窘态也浮起了一抹笑容,但是在那面纱下却又飘忽不见。

  “兄弟不要误会,媚儿孤苦无依,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也希望她能像一般孩子那样过的无忧无虑,高兴快乐的过完这一生,只是她似乎对我有很大排斥,可能这就是我报应吧。”他又叹了口气。陆天南也不知道该不该再去安慰。

  铁凝刚又道:“二十年前救我的那位老者似乎有了音讯,所以我一定要去见他一面,可能需要十天的时间才会回来,大哥想请兄弟帮忙在此看着媚儿十天。”

  铁凝刚的话只说了一半,他真正担心的是陆天南去找梅花庄主报仇,他的剑法虽然已经快到快如疾风,形如闪电的地步,但是梅花庄主却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恐怕现在他已经召集了人马等着陆天南前来了,而他确信那位老者一定能救他。

  他猜的没错,此刻的梅花庄主确实做好了一切准备在等他,他确信陆天南一定会来,他手中的雨花扇轻轻扇动着,他很有自信,他的身边站满了武林人士,只为了等待陆天南这个“魔头”。

  陆天南没有拒绝,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他微微的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却比说话更能表现他的肯定。

  琴声随着天色的黯淡也渐渐慢了下来,直到琴声消失在众人的耳朵,巷内的人才慢慢散去。

  此刻,天色已将进入夜,月光也逐渐露出了半个月牙,花楼中也慢慢的点起来烛火,一切都随着夜色的降临沉浸了下来,苍穹之上逐渐亮起了几颗闪着淡芒的银珠,周围似乎寂静的有些害怕。

  林媚儿并没有多去留恋窗外的风景,她缓缓的收了琴,关闭了窗户。

  陆天南的心却随之跳动起来,但是他知道他要极力的控制自己,因为他的大仇还没有报,他不能将这一切的恩怨在带到别人身上,即使他承认他很喜欢眼前的女子。

  他还是在喝着酒,铁凝刚已经走了,他要在这里十天,十天之后他就会去傲月山庄找梅花庄主了解这一切的恩怨,他的心忽然像明镜一样亮了起来,他背负的压力似乎也在这美妙的气氛中全部消失不见了,这一刻,他很高兴。

  时间过的很快,他每天都默默守护在林媚儿的身边,这几天的时间里他突然觉得很快乐,很高兴,也许一个人最高兴的时候就是得到释放的时候,他静静的坐在圆凳上喝着酒,就像几天来没有动过一样,每日他都能看见林媚儿那种柔媚似水用白纱遮掩的脸,但他能想象到那张绝对是一张惊世骇俗的白皙精致的脸,虽然不能近去说话聊天,但这一切似乎已经够了,他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今天是第九天,早晨的太阳很刺眼,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只照耀了半个身子,楼台的青砖又将他的半个脸遮住,但那点暖意已经够了,他感觉很暖,今天的太阳并不是最温暖的,他却觉得是,因为今天的林媚儿开窗很早,她一般只在日落时分才会拿出她的琴轻轻弹奏,今天却不知为何。

  陆天南仔细看着眼前的美人,只是短暂的停留后,目光又再次回到桌上的酒杯上,他已经不是在大口大口的饮酒了,而是变成了一点点的惙着酒,就像在品味眼前的酒,他从来不会这么做,今天是个例外。

  林媚儿的水眸看着他,眼神很灵动的眨动着,陆天南应该说话的,可是他却不知道说什么,他从来都不懂女儿家的心思,更不懂漂亮女人的心思,太阳在慢慢上升,陆天南的头却慢慢的下垂了,他此刻早已经不是那个杀人如麻的少年,谁也不会把杀人魔头这四个字联想到这样一个青涩的少年身上,但这并不奇怪,任何人太长时间没有接触女子也会变的像他这样。

  巷子里一些常常来观望的人也发现了这不太寻常的一幕,纷纷停下脚步注视着楼上,林媚儿脸上的面纱遮盖着她脸上的表情,但若仔细观察依然能看到面纱后那张绝美的脸颊上露着浅浅的小酒窝,她在笑,而且很甜。他忽然看着眼前的少年道:“算上今天,公子已经在这里停留了九天了,不知可否告诉媚儿原因。”

  “我是受一个朋友所托,在这里等他十天,十天后我就会离开。”陆天南抬起头说道,他也看到了那张面纱遮盖的脸,她笑的很明媚,就像初晴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道彩虹,他也笑了。

  “可是公子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这座楼,难道仅仅只是为了等人。”林媚儿道。

  陆天南不知该作何回答,他的确有自己的理由,他只想坐在这里等待十天,只要每天能看到林媚儿他的心情就会很舒畅,这是他十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这也是他的私心,很小,却很真实。

  “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受了铁叔叔之托吧,他从来都很照顾我,从来不会让我受半点委屈,所以很少有人会主动接近我,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林媚儿一双眼睛盯着他。

  “我不能和你做朋友,因为和我做朋友的人都会因为我而惹上大祸。”陆天南很诚实的说道。他说的是真话。

  林媚儿忽然略微有些失望,她不知道鼓起了多少勇气才会说出这些话,但他却绝对相信这少年说的,她走到身后拿出了平日弹奏的琴,坐了下来慢慢的弹奏起来,琴声的悠扬似乎传遍了十里之外,就像盘子中溢出的香气,这琴声比平时更加美妙动人。

  陆天南忽然觉得杯中的酒很香,这是他从来未有过的感觉,就像一条缓缓流动的潺潺涓流,优雅的环境令人呼吸都有些顺畅起来。

  琴声并未持续多久,林媚儿站起身来收琴说道:“公子能遵守诺言守在这里九天,可见也是一个极为重情义的人,媚儿这首琴曲就当做回报给公子的。”说完便关上了窗户,一刻也没多做停留。

  陆天南却皱起了眉头,他也感觉到了林媚儿的生气,他忽然恼火自己怎么会这么狠心拒绝一个女子,可是若是让他重新来过他依然会很干脆的拒绝,因为他喜欢林媚儿,所以才会更珍惜她,不会给她带来一丝危险。

  夜已经黑了,所有等在楼下看林媚儿的人都失望的离去了,这女人就像是毒药,但他们却宁可被毒死,浩瀚的星海上那轮圆月正依偎在众多星辰的中央,就像是一个母亲在依偎着许多的孩子。一切都很平静,比前几天更为平静,甚至已经寂静,就连花满楼这种青楼下也是很安静,今天似乎并没有那些女子接客的声音。

  寂静没有持续多久,一个黑衣人已经悄悄的躲在了房檐上,他的目的很简单,“采花”,这一切都没有逃过陆天南的眼睛,他还是在酒楼里喝着酒,店小二却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了好几次,每次他都会拿出一锭大银子给他,见到钱这店小二从来都不会决绝客人的任何要求。不得不说,陆天南很有钱,因为他杀的人很有钱,每次他们都会拿出自己最贵重,最值钱的东西求他放过他,可是陆天南却从来没有答应过。

  这人踏在房檐上的脚步很轻,说明这人的轻功很好,在月光下他的身影甚至脸上的表情全都暴露了,他长的很像一个公子,约莫三十来岁,却长着一张秀气的脸,他也看到了陆天南,却并没有去理会,只当是一个酒鬼大晚上犯了酒瘾。

  他滑落到窗台上,手中的匕首轻轻一划,那扇窗子便松动了起来,他推窗而入,陆天南的剑也在此刻动了,在月光下那柄剑隐隐带着寒气,这人向后一跃,只听“叮”的一声,剑被人挡开了,陆天南相信绝对没有人会在瞬间,然后转身挡下那一剑,挡下这剑的人绝对不是这个公子。

  他猜得没错,这剑是旁边一个满脸横肉,面色红肿的中年汉子挡下的,这人长得很高壮,但却总是让人感到一阵恶寒的感觉,幸亏陆天南喝的是酒,并没有吃食物,否则还真要吐出来了。

  林媚儿也看着眼前的三人,他的水眸却丝毫没有多少惊讶,似乎已经习惯了。

  “哪里来的臭小子,敢管我们盗圣二兄弟的事。得罪了我们保管你以后一穷二白。”这公子模样的人说道,说话的语气竟然像一个小孩。

  盗圣二兄弟,一个偷财,一个偷色,偷财的人舍不得花钱,就连一个馒头都舍不得花钱买,偷色的人从来都只偷女人的衣服,他甚至喜欢看女人脱光衣服后的惊恐模样,只因为这两人这种洁癖的爱好,故此江湖人才称他们为“圣”。

  “就算我穷一辈子也不是你们该管的事,只是你们偷东西却选错了地方。”陆天南道。此刻的他又变成了那个冷漠孤冷的少年,说话的语气永远都是像对待敌人一样冰冷。

  “这里又不是你家的地方,你管我们在哪里偷东西。”这满脸横肉的大汉说道,他的语气也像一个小孩。

  “我昨天已经将这里买下了,现在这里已经是我的地方了。”陆天南道,他也觉得自己今天的话有些多。

  “你买下了,嘿嘿,那你一定很有钱了,快快快,把你身上的钱全部交出来,我就饶了你。”这横肉大汉喜道。

  “你又在和别人要钱了,哥哥,要美人多好啊,我要看她脱光了在我面前跳舞。”公子模样的人道。

  这话实在有些好笑,陆天南却笑不出来,因为这里是林媚儿的地方,他手中的剑已经刺将过来,盗圣二兄弟也亮出了武器,弟弟使得是一把短小的匕首,正是他刚才划过窗台所用的,但是哥哥用的却是一柄铁锤,这也是他偷来的。

  陆天南的剑很快,但这两人的配合也极为默契,匕首主攻铁锤主防,却一时之间也难分胜负,若是陆天南全力出手,只需要几个回合就能将这两人脑袋削下,只是他不想破坏这房间里的一桌一物,刀光锤影,十几个回合后,陆天南毅然跳出了房间,两人随即跟至,陆天南的脸上忽然笑了起来,他的剑突然更快了起来,快如闪电,二人连剑影都看不到,只是感觉到寒气在空气中流动,他不想在这里杀人,但他却刺瞎了两人的双眼,他要他们永远都看不见女人和金钱。

  伴随着剧烈的惨叫,两人捂着双眼嚎叫着,磕磕碰碰的走下了楼梯。身后传来一声女子的娇声:“公子,今晚可否带媚儿出去散散心,这里血气太重了。”这无疑是最简单的要求,陆天南点了点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南柯一梦 第一章 江湖愁情 第二章 江湖往事 第三章 借剑于情 第四章 祭剑大会 第五章 楼中话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