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江湖游之醉剑问情》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江湖愁情

第一章 江湖愁情

炉中的一把火 2021-06-08
爷心烦意乱。”少年并也没说话的,一双星眸却紧紧地盯着他,放佛几道锋利无比的剑刺进他的心脏,这种眼神不应该是一个人该有的眼神,但此刻却实实在在会出现在了这少年的眼中。任谁见了这种眼神心里也会都忍打一个冷颤,这家丁也不列外,他会觉得放佛看见了一个地狱夜晚是最令人神经紧绷的状态,也是最令人松懈的时刻,家丁犯困的打了个哈欠,眼皮拾起又放下的瞬间,赫然看见门口正站着一个少年,这少年朗目疏眉,雄姿英发,实在是一个极为俊俏的少年,但这家丁却及其看不顺眼,拿出平日里嚣张跋扈的气焰冷声呵斥道:“看什么看,滚远一点,别惹大爷心烦。”。...

  月光照射在“归云庄”金字门匾上,闪动着刺眼的金光,仿佛比正午的太阳还耀眼一些,门口的家丁却似乎很讨厌这种月光,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

  夜晚是最令人神经紧绷的状态,也是最令人松懈的时刻,家丁犯困的打了个哈欠,眼皮拾起又放下的瞬间,赫然看见门口正站着一个少年,这少年朗目疏眉,雄姿英发,实在是一个极为俊俏的少年,但这家丁却及其看不顺眼,拿出平日里嚣张跋扈的气焰冷声呵斥道:“看什么看,滚远一点,别惹大爷心烦。”

  少年并没有说话,一双星眸却紧紧盯着他,仿佛一道锋利的剑刺进他的心脏,这种眼神不该是一个人该有的眼神,但此刻却实实在在出现在了这少年的眼中。

  任谁见了这种眼神心里也会忍不住打一个冷颤,这家丁也不例外,他觉得仿佛见到了一个地狱来的魔鬼,但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种东西,镇定的说道:“半夜三惊的不睡觉,跑到人家门口看什么,快滚。”

  这种声音像极了那些人,那些手握屠刀的人,听到这话的少年心中更冷,那些悲伤,那些痛苦全都浮现在了眼前。十年的时间他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他曾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躺在雪地里过夜,也曾因为没钱而捡别人吃剩下的食物,被人追的爬过最陡的山崖,甚至一个冬天都在街角睡觉。他的委屈却只能留给自己默默忍受,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可怜而将怜悯施舍给他,他也许就是活在世界上最多余的那种人,但他生命的光环却仍在微微跳动着,只是因为那场“梦”。

  这名家丁忽然眼前亮了起来,若说刚才的那种眼神令人胆战心寒,那么现在的这种眼神就极为相反,正如平日里他所欺负的那些人一样的眼神,可伶,无助,绝望。他的火气似乎在瞬间便升了起来,嘴角微微蠕动,比之刚才更严重,更讨厌的话就要脱口而出,但他的口中刚刚蹦出一个字,便在瞬间戛然而止,他的脖喉间已经被一抹凉气划过,鲜血喷涌而出,只是一道寒光,却不知为何要了他的命。

  这是陆天南的快剑,他的剑快的就如一道一闪即逝的彗星,江湖上用剑的高手多不胜数,最著名的便是“天剑五绝”五人,传说他们的剑就像天上的流星一样快,而陆天南被称为之首,没有人见过他出剑的速度究竟有多快,因为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他不会轻易杀人,也不会随意亮剑,他杀的人都是十年前的“旧人”,而至今为止就只有两个人还活着,一是归云庄的庄主张招,另一个则是梅花庄主沈沉风。

  家丁的一声惨叫惊动了门内的另一个值守的家丁,虽然心中略感奇怪,但是心中却也没有多想,轻轻拉开插在门上木桩,想看看这家伙在鬼叫什么,但他的手刚刚放开木桩,门却被人推开了,随之入眼的同伴的一具冰冷的尸体,他吓的连忙大叫道:“死人了,死.”。

  最后的惊呼还未说完,却已经露着一双死鱼般的眼睛躺了下来,鲜血慢慢的流到了地上,石板上冻结的一层薄霜也被这滚热的鲜血融化成了水沫。

  这声家丁的呐喊也惊醒了庄内的人,一群人拿着火把围上来,只见是一个少年,而他的身后还躺着两具尸体,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仔细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冷冷的说道:“阁下好快的剑法,不知叫什么名字,又为何深夜来我庄内杀人。”他的话语中很是恭谨,丝毫没有关心那两名家丁,这似乎正符合他的君子形象,但他的眼神却已经出卖了他。

  “如果一个人的家被别人强占了,你说该怎么办。”陆天南又露出了那种可怕的眼神,只是他的脸上却带着微笑,看起来已不像刚才那么狰狞。

  “阁下无缘无故的闯进我的庄内,又杀了我庄内的两名家丁,还在我的庄内胡言乱语,如果不给我张招一个交代,那我以后再江湖上岂不是会被别人耻笑。”他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是因为那柄剑,但他的一言一行都似乎在发扬君子的仁道,或者说他无时无刻不在伪装者自己。

  “我叫陆天南,十年的陆家庄本来就是我的家,你又怎么能说我是在胡言乱语。”陆天南缓缓说道。

  听到这句话,张招的两眼突然一滞,心中却翻滚起来:怎么可能,陆家十年前就已经被灭了满门,怎么还会有人记得这件事,陆天南,陆家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即使他竭力的想要甩开这个事实,但他的理智却告诉他,这件事是真的。他的眼神中突然露出了胆怯。

  “你在这陆家庄住了十年,恐怕你也不会想到厨房的灶台下,会有一个孩子用来藏身玩耍的暗阁吧,你占用了别人十年的房子,现在到了还利息的时候了。”陆天南冷声道,他似乎已经要愤怒起来了,十年来积聚在他身上的委屈,痛苦要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张招此刻也顾不得那些什么仁义道德了,他只希望赶快将这个陆家的遗孤杀掉,他害怕死亡,害怕陆天南手里的剑。在他的挥手间,庄内的武士,护卫全部冲了上来,张招却紧紧的躲在后面。

  陆天南的眼睛时刻盯着张招,生怕他逃走,手中的剑每舞动一次,便有人倒下来,剑光闪烁在皎洁的月光下,这些武士都有些害怕的后退起来,但陆天南手中的剑却没有停下,他绝对不是一个仁慈的人。

  张招也有些慌了,他甚至感觉一瞬间身边的人都死光了,他要求饶,他颤抖着后退着,但陆天南的剑却并没有给他机会,出手如电,一剑急刺,割断了他的咽喉,眼带冷意的说道:“你是君子,应该不会说什么求情的话,这样才更符合你的身份。”

  张招死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临死前有人会对自己说这句话,他最后的愿望便是下辈子不要做一个伪君子。

  所有的人都死了,只有一些女眷,陆天南并没有杀他们,但他却一把火烧了这里,这里的一切早在十年前就该随着自己的父母长埋于黄土,他现在要将这一切都交还给他们,但他的脚步却不能停下,他还有最后一个人要杀,便是傲月山庄的“梅花庄主”,也是武林中的盟主。

  大火足足烧了一夜,这一夜间所有人都不会想到镇上最有钱的张家会被人屠了满门,烧毁了一切,这似乎又勾起了一些人十年前的回忆,同样的陆家也是在一夜间被人屠杀满门,所有人都把这一切归结于报应,唯独陆天南却提不起半点高兴,他活着的目的似乎很简单,却又很复杂,报仇,可是除了报仇自己还能干什么。

  他只有喝酒了,把自己灌醉了或许才会忘记一切的痛苦。

  人在高兴的时候喝酒,不到几杯就会醉的不省人事,可是人若一旦心里带上了愁来喝酒,却反而越发不容易醉,陆天南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很少有喝醉的时候,因为他从来没有高兴,快乐过。

  他的心事永远都像一江春水,永远都带着愁绪,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昨晚的事已经在江湖上流传起来,所有人都知道陆天南这个名字,那些自诩自己为正义之士的人早已都聚齐在了傲月山庄,他们在商讨着怎么对付陆天南这个“魔头”。

  若是旁人杀了人,恐怕会立刻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躲起来,但陆天南却毫不理会,他对于自己的生命看得实在很轻,甚至有些轻薄。

  醉月楼上,他还在喝着酒,但却有一人已经找上他了,这人当然不会是傲月山庄那些正义之士,就算他们要来也不会一个人来,这人身穿一身淡褐色衣服,手中拿着一把生锈的铁剑,一双剑眉看起来十分威严,就连上楼都没有脚步声。

  陆天南不知道他是谁,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他是一个高手,因为他的气息很稳,脚步很轻,但是他手中的铁剑却实在让人不敢过多联想,可是陆天南确认自己的判断不会错,他从来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人,何况是一个神秘的人。

  楼上的地方虽然不大,却也不小,完全可以容纳十几个人,两人在此到显的有些宽敞,中间处只有一张圆形的桌子,桌子很大,这中年人慢慢的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气氛并未因为这人的到来下降几分,陆天南依旧喝着酒,他不认识这人,他也不想认识。

  但这人却率先开口了:“你好像很喜欢喝酒。”陆天南没有回答,这人又接着道:“可是你不该来这里喝酒。”

  陆天南忽然笑了,为这句话而笑,讨酒喝的人他遇到很多,却从没有遇到过一个说人喝酒选错地方的,旁人看来这人不是傻子就是白痴。

  陆天南并不这么认为,他既然说出这句话,就一定有他的理由,他很想听听这个理由:“那你觉得我应该在哪里喝酒。”

  “随意一个地方都可以,唯独这里不可以。”这人道。

  “这又是为何,我可是付过酒钱的。”陆天南道。

  “因为这里有你不能见的人,你要是现在走,我可以当做没有这件事,若是晚了一步,你的命也许就不属于你了。”这人仿佛认定自己赢定了,眼神很是坚定。

  “我的酒还没有喝完,不会走的。”陆天南道。

  “我和你说这么多,只是觉得你很特别,可是你若不听我的话,再特别的人我也不会留情的。”这人嘴角的胡渣轻轻抖了抖,但眼中已经冰冷起来。

  “哦?我哪里特别。”陆天南又笑了,第一次有人会这么说他。

  “你的眼神和我这里的一个朋友很像,但她却决对不想见你,所以我让你走。”

  “你说的这人怎的这么怪,还未见面就说不想见,莫非她是妖怪不成。”陆天南道,他的眼神也逐渐冷淡起来。

  这人突然有些气愤,眉头一皱,只听“嗤”的一声,他手中的铁剑却已出鞘,带着一股冷风刺了过来,陆天南猛然一个翻身,抓起手中的剑横挡,他的剑很短,却很快,犹如一道急雷,直奔后者面门,雷霆之势,来势汹汹,中年人不敢大意,他突然发现这个少年的剑快的连自己都有些惊讶,但他手中的动作却未慢下半分,侧身一闪,陆天南的剑又横削过来,中年人头向后一仰,躲过这凌厉的一剑,反手又刺出一剑,他这剑虽没有陆天南的快,却夹杂着很重的刚劲,陆天南并未躲避,而是拿剑硬击了上去,两人同时退后一步。

  忽然又同时动了起来,剑光交错,相互拆解了几十招,终于一声“叮当”声,剑碎了,是中年人手中的铁剑,若是继续打下去,胜负还很难料定,但对于一个剑客来说,没有了剑无疑等于失去了生命,这中年人缓缓闭上了眼睛,陆天南的下一剑也许就要刺穿他的咽喉,但他却在瞬间止了下来,收剑入鞘。

  “怎么,你不杀我?”中年人冷冷道,语气并未因此弱下来。

  “你的剑若不断,以你的刚猛之劲,我完全没有胜你的把握,而且,我们似乎不是敌人。”陆天南道。

  不错,对于敌人来说,他从来不会留情,但他也不会去杀一个与自己无仇无怨的人。

  “不错,我们确实不是敌人,但若是我胜了那一剑却绝不会留情。”

  “你若胜了那也怪我学艺不精,怨不得别人。”陆天南缓口说道。

  此刻的他已经又坐到桌子上喝起了酒,酒似乎比他的生命更重要。

  中年人忽然惭愧的一笑,说到决定这方面他似乎还比不上一个少年。

  “前辈的剑法很好,江湖上“天剑五绝”任何人的一剑都比不上前辈的剑道刚猛。不知前辈尊名怎么称呼。”陆天南抬起头盯着他道。

  “说到你的快剑连我也只能感叹一句望尘莫及,前辈两字就称呼不起了,我叫铁凝刚,你若是不嫌弃只管叫我一声铁大哥。”铁凝刚道。

  “呵呵,原来是孤独剑客铁凝刚铁大哥,小弟陆天南。”陆天南道。

  铁凝刚眉头一皱,但这次却是脸带喜悦,他高兴的说道:“你就是最近江湖上闹得喧声沸腾的那个后起新秀,没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和你见面。哈哈哈!”

  也许有些事就是这么奇妙,两人居然都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酒似乎将他们带入了一个更美妙的世界,他们把酒言欢,竟都有些想忘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南柯一梦 第一章 江湖愁情 第二章 江湖往事 第三章 借剑于情 第四章 祭剑大会 第五章 楼中话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