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时途》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西藏之行(上)

第三章 西藏之行(上)

黑色执事 2021-05-04 23:10:43
的天国,这是一个既的美丽又非常危险的地方。人们都说越是的美丽的东西就越非常危险,例如说女人。又例如说这空气稀淡的高原,无法呼吸会让人不会产生快感,人们在意识模糊不清的时候会再放大很多体会,就像人们喝多了后会变的很脆弱,因为这高原就变的非比是寻常的的美丽。  但是车上这西藏就是这条路最终到达的天国,这是一个既美丽又危险的地方。人们都说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比如说女人。又比如说这空气稀薄的高原,窒息会让人产生快感,人们在意识模糊的时候会放大很多感受,就像人们喝醉了之后会变的脆弱,所以这高原就变得非比寻常的美丽。。...

噬徒

推荐指数:10分

《噬徒》在线阅读

  一行车队五辆悍马越野车编成队形排着疾驰着,行驶在去往拉萨的高速上。过往的车辆看见这阵仗,还以为是哪个大人物出行,纷纷减速避让,这让车队又提速了不少。这条高速的两侧都是一望无际的荒土,偶尔会出现一两株绿色的植物点缀在沙土里。天空中万里无云,太阳缺少了云的阻挡,肆意的倾洒着耀眼的光芒。公路两边的荒土被照的金灿灿的,这条高速在荒土的衬托下就像一条去往天国的路,安静而又祥和。

  西藏就是这条路最终到达的天国,这是一个既美丽又危险的地方。人们都说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比如说女人。又比如说这空气稀薄的高原,窒息会让人产生快感,人们在意识模糊的时候会放大很多感受,就像人们喝醉了之后会变的脆弱,所以这高原就变得非比寻常的美丽。

  可是车上这几个小子却对这些毫无察觉,他们在车里躺的七歪八斜,呼呼大睡。似乎高原反应对他们没什么作用。直到快到拉萨,司机才叫醒了他们。孙子庞醒了之后默默地整理了一下发型,然后满眼深情望着宋熙。王二向后看了孙子庞一眼,问他干什么呢。他说,我希望宋熙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我。

  王二差点被他恶心到,无语的回过头问司机还有多久能下车,他要下去吐一会。司机倒是很认真的告诉他,到了也得晚上了,西藏的行程要等到明天才能进行。

  这时候宋熙动了一下,但并不如胖子所想,她没有睁开眼睛,而是伸了个懒腰,直接一巴掌把胖子的头摁倒了车窗上。悲催的胖子叫了一声,吵醒了陈东耳。

  “一听这杀猪般的叫声就知道是胖子。”陈东耳懒洋洋地说。

  胖子捂着鼻子半天没说话,宋熙一直在道歉。

  “我说小姑奶奶,你可真是我的克星,见你也就两天多点功夫,你都伤我两次了。”胖子缓了一会,幽幽的说。

  “那是你心术不正。”王二接上话。

  “老色鬼,你好意思说我?”胖子表示不服。

  “停停停,别吵啦,头都炸了。”宋熙喊道。

  车内顿时安静下来。陈东耳心想女人既是男人的导火索又是灭火器啊,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女人,应该会少很多战争。

  过了好一会,王二为了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就问了一句话:“你们听说过西藏的野人吗?”

  陈东耳犹豫了一下说:“我只听说过喜马拉雅山上有雪人,不知道跟你说的是不是一种东西。”

  “并不是,雪人是生活在喜马拉雅山海拔两千米之上的雪域里,咱们去不到那里。但是有个地方如果运气好可以碰到野人,就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胆量去那里探险。”王二笑眯眯的看着陈东耳,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老子可不去,我都听说过女野人见着爷们儿就抢,拉着你去做新郎入洞房,我可吃不消,老子要保护宋熙。”胖子信誓旦旦的说。

  “可是我想去,看风景什么的太没意思了。”宋熙嘟着嘴看着胖子。

  胖子似乎被打了一个耳光,有点挂不住面:“你都要去了,我当然要跟着保护你了。”

  陈东耳向来是做事比较周全的,不会因为一时激动就把命豁出去。不管做什么事情他总要做出坏到不能再坏的打算,只要这要这种情况下还能有对策,那其他的小状况就都不是问题了。这也是胖子信服他的一点,觉得陈东耳很有远见。

  “是我们所有人都去还是只有我们四个?”陈东耳问。

  “人太多了照顾不过来,当然只有咱们四个。”

  “所以这辆车上的装备比别的车要多?”

  “没错,他们在拉萨吃喝玩乐看风景,咱们来把刺激的。”

  “食物和水源够几天的?”

  “咱们就只待三天,食物和水够一周的,到时候如果负重就扔掉,出现意外还能多挺几天。”

  “地点是哪?”

  “雅鲁藏布江进入印度阿萨姆平原前流经我国境内的最后的一个县,墨脱。那地方曾经出现过野人,有好多奇怪的动物和人。”

  “防身工具呢?”

  “改进版的七九微冲,增加了安全系数。还有瑞士军刀,也有救急医疗包,你能想到的我绝对都准备好了。”

  陈东耳和王二一问一答,似乎陈东耳能想到的,王二都已经做好了。

  胖子大呼一声:“卧槽,你居然还能搞到枪,你到底是干啥的,哥几个又不是傻子,你这又是悍马又是枪的,你到底是是啥身份?”

  显然王二能搞到枪确实让人很不可思议,陈东耳也说:“胖子说的没错,你如果不说实话,我们没法信任你跟你去。”

  “我调查过你们。”

  王二的一句话让他们三个人大惊失色。

  “你们三个人的身份背景我很感兴趣,生活经历很丰富,我觉得你们有胆量跟我去,所以才找的你们。”王二摇下一丝车窗,点起一支烟。“我是北安大地质系的,这几年挂了不少科了,所以我需要一个抢眼的毕业论文材料,这是个机会,这个季节到了野人出现的时候了,让我们去抓一只吧。我的人生还需要往上走一走,这是我搏一把的原因。你们三个,偏科严重,但是偏得专业,耳朵你是历史满分,胖子你物理差一分满分,宋熙你……长得漂亮。呃..我是说……都很符合我的团队要求。而且你们从小就接受命运给你们的挑战,是不是觉得近来实在太闲了,快按耐不住了吧。你们骨子里就带种,虽然你们还没上大学,但是我已经很看好你们了,干完这一票,世界是我的,更是你们的。”

  陈东耳忍住想抽他的冲动说:“把你的话挑明了,就是学长你挂科挂的已经毕不了业了,你是想靠野人这个成就直接飞黄腾达吧!我们三个不过是打酱油的,我第一次知道还有人能这么冠冕堂皇的把自己没擦干净的屁股以这么热血的方式表达出来,学长我服你。”

  宋熙也听不下去了,把刚喝完的奶瓶扔在王二头上:“什么叫我长得漂亮,虽然是实话,但是我可不是花瓶,老娘可是个很有用的淑女!我虽然数学不算太好,但也是个学经济的,别看不起我,哼!“

  胖子见女神都激动了也附和着说我要抗议,抗议!

  “学长,你还没说你的枪哪来的呢。”这次是宋熙问的。

  王二沉默了一会,说:“有人在赞助我,但我不能说他是谁,至少现在不能说。而且这些枪的来路都是合法的,只是后来被改装了。你们要想查也没问题,就是怕你们查完了会不相信。”

  “为何?”陈东耳问。

  “你们自己去找吧,我不会说的。”王二顿了一下,“好了,去找野人的理由我给你们了,你们到底去不去?”

  半天没人说话。

  “到底去不去?”

  “我们没说话就是默认了!”三个人异口同声。

  王二心想真是群死要面子的小屁孩。

  出发第三天晚上七点多钟,悍马车队到达拉萨,停在一家酒店门口。除了王二的那辆车心领神会的行李都没动之外,其他车上的人都开始往酒店的房间里拿行李。他们三个人只拿了一些洗漱用品上楼,陈东耳和胖子住一间,宋熙自己住一间。王二则去准备下一步墨脱的物品。

  在酒店的房间里,刚洗完澡的陈东耳和孙子庞刚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躺在床上。就听到敲门的声音,胖子还以为是酒店的服务人员,就披着个大浴袍去开了门,结果打开门发现是宋熙。

  “我自己住挺没意思的……”

  宋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胖子截了胡。

  “你是要搬过来跟我们住一起吗?”胖子瞪着个眼珠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顿时,胖子的屁股上就挨了一脚。

  宋熙脸红的闭上了眼睛:“我是说想让你们陪我出去走走!明早咱们就要去墨脱了,趁着不晚先逛一圈拉萨。”

  “Goodidea!”陈东耳说。

  这时拉萨的夜晚还未到来,街道上的人熙熙往往。他们三个人穿行在人群当中。宋熙走在中间,陈东耳和胖子跟在她的两侧,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他们就这样走过街道边的橱窗,走过车辆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随着太阳的谢幕,天色渐晚,人群渐稀。

  宋熙走着走着,突然勾搭着两个大男孩的肩膀,说:“这样的夕阳,总能让我记起我父母去世的那个下午。我们乘坐的那辆大巴因为严重超载,在高速上翻了车。我的父母为了保护我,用他们的身体做了一层保护我的墙。”

  “你的父母看到你现在这么漂亮又这么聪明,在天之灵肯定很欣慰。”胖子难得的很正经的说了一句人话。

  “也许吧,又或许他们的在天之灵也后悔我活下来过呢?”

  “怎么会后悔呢?”陈东耳不解的问。

  “我父母去世后,我就被舅舅领走了。那个时候我才十岁,年龄太小了,走不出父母双亡的阴影,感觉就像天塌下来了,我特别的无助。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希望有一天,推开门的会是我的爸爸妈妈,而我也会从梦里醒过来,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然而,每天推开门的除了给我送饭的舅舅,却再也没有过别人。没有人安慰我,没有人跟我说话,我就只能自己跟自己玩,自言自语。舅妈却以为我疯了,觉得我不吉利。让舅舅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诊断结果是妄想症和抑郁症。我成了精神病院里年龄最小的患者。每天都像小白鼠一样被医生观察治疗。”

  “那你后来是怎么出来的?”

  “我一开始想就这样吧,永远的封闭自己,然后不吃不喝,如果是活在梦里,那就死掉吧,死掉梦就醒了,当时差一点就死掉了。后来想,我父母用生命换我活下来,我身上背负的是三条命,不能这么窝囊的死在精神病院里,我就算是在做梦,也要死在美梦里。我就积极配合医生,证明我没病。终于在我十五岁那年,我出院了。在精神病院那五年,是我永远的噩梦,我永远忘不了半夜那些病人撕心裂肺的嚎叫,就像地狱一样。我死过一次了,现在我要好好活。”

  “后来我就边打工边自学,攒够了上学的钱,也考到了这里。这是我的新的开始,你们是我第一个朋友,从今天开始,我宋熙涅槃啦,哈哈哈!”宋熙双手掐着腰哈哈大笑,瘦弱的身躯让人仰慕也让人心疼。

  陈东耳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胖子,却发现他已经哭了。

  宋熙也看见了,拍着胖子的肩膀说:“我这当事人还没怎么样,你倒哭上了,你还真是玻璃心啊。”

  “老子是心疼你,你以为我跟耳朵一样那么没心没肺啊。”胖子边擦眼泪边说。

  陈东耳心里想这死胖子,哭的时候还忘不了损我,真是皮痒痒了,然而现在却又不能拿他怎么样。

  宋熙摸着胖子的头说:“好啦,不哭了,姐姐给你买糖吃,乖啊。”

  “嗯。”胖子借机就往宋熙怀里钻。

  “乘人之危的狗东西。”陈东耳低声骂了一句,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揪住胖子的衣领,就把他往酒店拎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相遇 第二章 王二 第三章 西藏之行(上) 第一章 天降横祸 第一章 异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