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噬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会

第五章 会

子禽 2021-05-04 10:40:45
多。这毕竟是有教益的,此外也是人际交往的规则,虽然并不能够深入地的去深入了解一个人。尤其是需一朋友的时候,就像此时的林应远,就不明白如何可以选择。每一个可以选择都会对因为未来不会产生相同的影响,当最终决定通过仕途能够实现实现理想的一刻他就很清楚,这也始终横在心中的大石头。不搬离书上的东西毕竟是书上的东西,那些都已经为大多少熟悉且习得的东西。只要有心,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差不多。这当然是有教益的,同时也是交际的规则,但是并不能深入的去了解一个人。特别是需要一朋友的时候,就像此时的林应远,就不知道如何选择。每一个选择都会对未来产生不同的影响,当决定通过仕途实现理想的一刻他就清楚,这也一直横在心中的大石头。不搬走这块大石头,必将寸步难行,没有一件事是一个人可完成的,何况将来可能面对的强大人事结构。林应远陷入了沉思当中——。...

噬嗑

推荐指数:10分

《噬嗑》在线阅读

  回到客栈之后,林应远回到自己房间,简单的整理整理随身的物什,便躺到床上稍作休息。他不知道,接下该做什么。长时间的独自的生活,让他不能很自然的融入到群体当中。别人看他或许的异样,他看别人则很难理解。就像眼前赵吴二人,表面上举止无差别,他们在想什么或者每一步行动朝着什么目标去的,却非常难以摸清楚。

  书上的东西毕竟是书上的东西,那些都已经为大多少熟悉且习得的东西。只要有心,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差不多。这当然是有教益的,同时也是交际的规则,但是并不能深入的去了解一个人。特别是需要一朋友的时候,就像此时的林应远,就不知道如何选择。每一个选择都会对未来产生不同的影响,当决定通过仕途实现理想的一刻他就清楚,这也一直横在心中的大石头。不搬走这块大石头,必将寸步难行,没有一件事是一个人可完成的,何况将来可能面对的强大人事结构。林应远陷入了沉思当中——

  不一会儿,赵文卿来了。或许简单的人总是容易受到人们喜爱,因为他们更容易接受影响或被组织。有一个人可以看到或听到,有些时候总比一个人思考好。这个时候,第一个走近的人决定了他将来在这个人心目中位置。林应远十分高兴的坐了起来,看着赵文卿忽然觉得领悟了些什么。

  “林兄接下的日子,如何打算?”赵文卿落座后,看了看林应远。

  “也没什么具体的安排。当下,在这里也没个熟悉的去处。除了这些天结识的同伴之外,也没个附近的亲朋故旧。赵兄又如何安排呢?”

  “呵呵,拜访拜访一些故旧。若林兄有闲,不妨同往。”赵文卿大有深意的说,“有些人是必须要去拜访的!林兄独自出门,难道家里无所交待吗?”

  林应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在下家处僻壤穷乡,村子的里外出的较少。即便是外出求副业的人,也少与城里的人有交结。这些年,在下一个人在山里读书更是少有与人接触。”

  “看得出来。”赵文卿点了点头说,“仕途并不是一条平坦的路,鲁褒的文章相信你不会陌生吧。尽管世道并非像他那样说的糟糕,但与你在深山里却是不同。说的难听点,如你之前一般的生存状态或许不是普遍人所能理解的人生之世。你能理解在下说的吗?”

  “谢谢赵兄提点!可是,知道是一会事,处理又是另一会事啊!在下又何尝不知,本想去联络下郡望之家,又不知何开门见山。刚才,还在思考此事呢。”

  “林兄说的是城东林家吗?”赵文卿略感惊讶,赶忙问道。

  “是的。出门之前,听村里有位老前辈提到过。至若见与不见,现在还不好说。”林应远轻轻的摇摇了头说。

  “肯定能见到,林家也是在下要去拜访的故旧之一。待定在时日,与林兄一道前往,想必家主人不会拒之门外吧。”

  “那就好。听说林家主人林旺很不是凡,不过他有故事应该是许多前的事儿了,不知如今怎样?”

  “林旺前辈确是不凡。林家如今的主人是他的长子林洗,功名出身,权势显赫。具体情况,在下也不甚了解,家师也只与林旺有旧。哦!差点了忘了此行最重要的事,说到林洗就不得不谈到他那岳父大人当朝宰辅李问道。此来就是要知会林兄一声,对于吴耀祖这个人要多多留意。他是勋阳书院冯韬主持的得意门生,近些年更是声名鹊起。李问道说起来,也算是他的同门师兄。”

  赵文卿说到这里,起身伸了伸筋骨。然后,盯着林应远的眼睛小声问道:“林兄可知如何自处?”

  “哈哈哈——”林应远忽然大笑了几声,“应运而生,应运而亡。谢赵兄如此为在下着想。”

  林应远忽然感到心中的阴郁一扫,回复了山中的心境。一切都如那汪清水,看到不过是反映在水面的相貌,无论外界如何变化着,那水总是流动,没有谁能改变,除非自己消退。

  门的喧闹打断他们了的谈话,吴耀祖组织的活动终于开场了。

  林应远和赵文卿一同出现在楼梯口,看见那些人都围着一张方桌,方桌上摆着笔墨纸研,一张纸上已经写上了几对联句。吴耀祖坐在中间的一把椅子上,与上次的情况差不多,依次或坐或立的还是那么几个人。

  应对这种活动,第一个出句的人自然占优势,才力不受任何羁绊的表现出来。随之的第二人也相对简单些,顺势而下即可。从第三人则开始吃力起来,越往后越吃力,跟着别人的脚跟走,且不能走的太歪,还要引起旁人的注意,最重要的是给后边的人加压力。当然,最难的莫过于最后二人,他们的要扫尽前面的压边逸出的同时收束结尾,让所有的句子都归在一个框子里。

  其实,这就好比做一首长长的排律。只不过,中间的那些联句由不同的人和他们的经验构成,不同的故事如果能诉说同一个经验,那就是学问之道。能为人所记诵的排律之所以不多,可能就是因为人都不愿意过多的注意他人的人生吧。不过,此次活动的最大好处并非风骚独领而是留下将来联络的凭据,但也并非如简单,在短时间之内发挥出色是必须要显示出来的才能。可以说,这第一印象非常重要。

  作为组织者,吴耀祖在众人的抬举声中谦虚的居首位。他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呢,出句相当的精妙,故而引来一片喝彩,就是打断林赵二人谈话的那阵喧闹。

  那些光知道喝彩的人,只欢腾了片刻就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几个敏捷的人赶紧写下了自己的句子,因为他们知道前面的即便不出彩也不会落下太多的问题。这就好比砌围子,水平并非要每一块砖都要测量,而转角处却不得不下个线锤。谁把砌歪了一点,都可能引起整个楼歪,甚至极可能砌不下了。这个有一段长度,只要不超出这个长度,稍稍差点是问题的不大的,抢在前面的除了这么看之外,还有靠前跟进的意思。

  众生相,往往从一个个小小的活动中就能表现的淋漓尽致。等到林应远和赵文卿出现时,他们已经看不到还有离桌子稍远的人,很显然他们要么不参加,要么就要应付最后的压力。吴耀祖岂能让他们逃避,在他们出门的刹那,便站了起来。

  “二位贤兄终于下来了。在下还以为二位对这次活动不感兴趣,所以没有去请。请二位多多海量。”边说边抱拳,吴耀祖歉然的笑了笑。

  林应远顿感难以招架,他觉得先前别人的提议自己没有反对,就算默认。既然默认了,没有按时出现终究是自己的过错。

  “哪里的话,林兄正与在下谈论最后的收束,故而耽搁了些时间。吴兄,现在还没到收束的时候吧?”赵文卿洒然一笑道。

  他的话很快引起下面的反应,大家都抬头看看是怎样的人物敢如此说话。林应远也感这样的回答正合自己的心意,为什么就是说不出来呢?“应运而生,应运而亡。”不仅仅是两句话,也不仅仅是一段感悟,关键是真正的觉醒之后正确的应对正在发生的一切,过去和末来都不真实。

  赵文卿一言改变那些急躁的人们,他们似乎忽然明白了。他们已然无先可争,要么退出游戏,要么以己为先。如果每一字落笔都是先在,则每一字代表即是先进,次序反而成了外在的东西。桌子周围的人开始慢慢散开,有的找张椅子坐下,有的拎起酒壶喝上几口,有的的打开扇子轻摇——紧张的气氛瞬间扫尽,很多人都恢复了从前的风流情调。

  吴耀祖忽然也明白了当初老师的教训,争先不在于先,而在于争在于处在于有别于先。自己的一番设计,没有让赵文卿落得下风,并非设计的不精妙,而是没有真正在思想影响到他。看了看赵文卿身边的林应远,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占在上风,即便他们最后的应对并未出彩,又能代表什么呢?只是刚才的一席话,就再也没人敢小瞧他们半分。

  “那么,请二位贤兄下来小酌一番可好?”吴耀祖很快的控制住自己情绪,走出来邀请赵文卿和林应远。

  三人拣了张靠窗的桌子,要了几个小菜和一壶酒。吴耀祖给赵林二人斟上酒之后,起身道,“二位贤兄,海涵!”一口饮尽杯中酒,很是豪爽。

  “吴兄客气!”赵文卿也起身饮尽杯中酒,林应远当然也不落人后,只是没有出声言语。

  重新落坐后,赵文卿说,“原本想寻吴兄来着。这位林兄与城东林家颇有渊源,只是多年不曾来往,不知如何自处?勋院书院声望万里,想必吴兄定有方便。”

  “城东林家?”吴耀祖想了想,“不知林兄与之有何渊源?”

  “说起来不怕二位贤兄笑话,说有渊源不过是双木同林而已。在下于此举目无亲,想攀个方便,请吴兄多指点。”

  “这方便怕是不好寻。林家家主林洗已非昔日可比,前些日子在下前往拜访也只得个客气而已。”吴耀祖摇了摇头说,“林老爷子一心修道,家中之事少有差口。之前的老故旧都十分生疏了。临行前,家师嘱在下探望一番,忘了给在下帖子,好一番通传才见他人家。”

  吴耀祖的这段讲述让林赵二人都有些不适,他们先前的猜想绝没有这样的结果。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迹 第四章 得 第五章 会 第七章 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