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胭脂游》在线阅读 > 正文 始章

始章

我想吃石头 2021-02-24 09:15:17
本网提供更多了我想吃石头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胭脂游》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始章在线阅读。“胭脂便是谢过段公子,却不知段公子今日平白闯入小女子闺房所为何事,莫不是要坏了小女子清誉?”胭脂面上轻笑,内心却属实烦躁,这胭脂楼看似只是一间普通的客栈,实则无影楼清风城分舵,负责打探城区内发生的大小事务,今日正是影卫向总舵传信之日,影六影七皆不在客栈内,这让胭脂不由得怀疑起这一行人此行的真正目的,毕竟看上去她也不过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即使不然,双拳难敌四手……胭脂暗暗思索最近可曾露出什么破绽,却不敢将疑惑表露在脸上,她惜命,思虑间已然做了最坏的打算,便是不惜现出她的内功,也不能落到这群人手里,她对无影楼并无留恋之情,借机摆脱了也未尝不可,反倒是承了他的人情,只是影七……。...

胭脂游

推荐指数:10分

《胭脂游》在线阅读

“坊间传言胭脂楼的掌柜美艳无双,如今一见,却是所言极是。”

“胭脂便是谢过段公子,却不知段公子今日平白闯入小女子闺房所为何事,莫不是要坏了小女子清誉?”胭脂面上轻笑,内心却属实烦躁,这胭脂楼看似只是一间普通的客栈,实则无影楼清风城分舵,负责打探城区内发生的大小事务,今日正是影卫向总舵传信之日,影六影七皆不在客栈内,这让胭脂不由得怀疑起这一行人此行的真正目的,毕竟看上去她也不过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即使不然,双拳难敌四手……胭脂暗暗思索最近可曾露出什么破绽,却不敢将疑惑表露在脸上,她惜命,思虑间已然做了最坏的打算,便是不惜现出她的内功,也不能落到这群人手里,她对无影楼并无留恋之情,借机摆脱了也未尝不可,反倒是承了他的人情,只是影七……

段公子不禁在心里赞叹这掌柜的处变不惊,他段拾也算阅过数十佳丽,美的张扬放肆的却是独一份,这城中姑娘皆是大家闺秀,抛头露面已是禁忌,更何况独自开起一间客栈。看其丝毫未掩饰自己姣好的容貌,几日内店中氛围和和睦睦,身后必定是有势力支撑……想到这里段拾不禁懊恼自己鲁莽,一时头脑发热做出如此决定实属下下之策,义父嘱咐其在外莫要惹是生非,江湖势力盘根错节,外出游历无论如何还是自己的小命更为重要,然形势至此,便是非说不可了。胭脂看段拾面色竟是逐渐由白至红,不由暗自发笑,事到如今她如何不知他抱得什么心思,近几日日日在此住店食餐,原是如此,可惜影七不在,否则……呆头呆脑倒也可爱的紧。

眼前之事还是尽早了断吧,两人同时清了清嗓子,段拾刚要张口便被打断,实则尴尬至极,胭脂看得他现在竟是连耳根都红透了,倒也是个纯情之人,却不再笑,免得做出一道红烧大侠,只是静静的站着等他开口。

“不知掌柜现婚配否?”

胭脂再也忍不住,笑了个痛快,这傻子不知他人婚配与否便敢闯入他人房间,真不知该说他有勇气还是说他莽。

而另一边段拾也被自己问出的问题蠢到头皮发麻,先不说刚刚掌柜自称闺房,便是这屋内的摆设,也足以看出掌柜自是待字闺中,有此发问不过是见掌柜头顶发髻既非妇头又非女头,与街坊间女子又略为不同,紧张之下竟是问出了口……

胭脂也不再逗弄,直言道:“尚未婚配,然心有所属,恐怕要拂了公子之意了。”

段拾不禁喃喃,虽疑惑其人为谁,却也知此时不宜再生事端,毕竟他与掌柜不过数日之见,有此一事已是失礼,掌柜背后的势力也是未知。可他却又想起自己那个不靠谱的师傅所言,人生不过数十载,遇到心动之人已是难事,更何况两情相悦,加之听了太多话本又初涉江湖,才……既然掌柜心有所属,他也不必多做纠缠,竟是行了一个大礼,从怀中取出一物

“段某唐突,今日之事实属闹剧,还望掌柜海涵,此乃闻香阁夜酣香,便予掌柜作为赔罪。”

这香本是初见之礼,未曾想倒成了赔罪之礼。

胭脂颔首,接过熏香置于桌上,并不试味。

段拾知是其疑心未消,对掌柜的谨慎更是欣赏,不由得敬重几分,此行虽是闹剧,却也获益良多。

“那段某就此辞去,以后若有事相帮,段某定竭力相助。”

“那便有劳段公子了。”

段拾走出门去,却不由得暗自心惊,不过是一句客套之语,掌柜竟点头应承了下来,他们难道已经得知了自己的身份?这小店,属实不简单!

然而他却是多想,至少胭脂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一个掌柜,平时最多整理些细末的消息,重要的信息都是由影卫直接传达,她答应下来不过是见其出手阔绰又有侍卫跟随,料定其身世不凡,要知道这夜酣香可不是有钱就能拿到的,而这胭脂楼……终究不能久留,可此事还需细细谋划方可。胭脂拿起桌上的熏香,走到了梳妆台旁,这夜酣香,香气过于浓郁,只是拿在手里便沾了一身味道,她看似着装放肆,但这对于一个现代人而言也不过是正常罢了,来到这里二十年之久,世人皆说死后要喝孟婆汤,不知孟婆是不是落下了她这一碗,竟是将前尘之事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还在脑海中得到了一份内功心法,她直觉这本功法并不简单,日日勤行不缀。这本功法也却与常法不同,至少她不必做出那些高难度的动作,也不必因此设法躲过影卫的探查,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经脉中厚重的内力,但其他人却……毫无知觉,这股力量似乎不同于这片大陆的力量体系,更像是仙人手段,可胭脂对这种力量的运用毫无头绪,只能慢慢修炼,她偷偷看过了几篇袖法,她一直对这种美丽又有杀伤力的东西毫无抵抗力,但她不敢露出马脚,毕竟一旦确定她有功力而不上报,无影门便有理由认为她是奸细,然后或者杀掉她以绝后患,或者被吸纳入无影门成为其内门成员,但这两种结果……都不是胭脂想要的……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现在功力不差,身边的影卫如果不敛息,单凭身法她是可以听到他们的脚步的,而且她还能听出现在走到门外的是影七,眼前的熏香已经磨好压实,她却没了摆型的兴致,近些日子她心里疑虑越重,似乎有个声音告诉她该离开了,不是现在,不是现在。

影七甫一回来就看得段拾从客栈中离开,身为影卫这自然引起了他的警觉,他敛去气息,静静地跟着,便听得段拾身边的杂役在给他打气。

“公子不必难过,这世间女子千般万种,何须费神于一人,以后必将遇到更好的。”

杂役年纪不大,倒面色傲然,似乎觉得自家公子值得这世间最好的。

段拾见他这副自豪的样子笑了出来,摸了摸他的头,这叶子自是见他眉头不展,以为他为情所伤,殊不知他只是疑惑掌柜身上的谜团

“掌柜心有所属,我段某人自不会做那种断人姻缘之事,小叶子不必多心。”

影七停了下来,看着他们远远地走开,心里不知为何仿佛压了一块巨石,心有所属,所属为谁?他半是喜悦,半是担忧的走了回去,甚至忘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法,等他回过神来,便已经走到了掌柜的门前,他压了压思绪,扣了三下门。

------题外话------

唔,我想……如果看了之后觉得还不算太差或者还不错可以给留一下言吗……我蛮需要激励的嘿嘿,交流想法也可以伐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始章 二章 章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