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战·双子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小城(三)

第五章小城(三)

河洛 2021-01-14 17:01:15
“在这我所能抵达的离太阳前段时间的地方,到了某个特定的时候;在那某个相对固定的地方,人们,两三成qun的集聚着。缕缕纤瘦的白烟们纠缠不休在一起自由的地持续上升着,喃喃自语的商议声从虔诚地的zui中踏着节奏吐出,往年因生活……贫困家庭很难得一见的ròu类被而如今非常良好生活……所缕缕苗条的白烟们纠缠在一起自由地上升着,。...

战·双子星

推荐指数:10分

《战·双子星》在线阅读

“在这我所能到达的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到了某个特定的时候;

在那某个固定的地方,

人们,三五成qun的聚集着。

缕缕苗条的白烟们纠缠在一起自由地上升着,

喃喃自语的商讨声从虔诚的zui中踏着节奏吐出,

以往因生活贫困难得一见的ròu类被如今良好生活所选择的各类食品代替,

唯一不变的,是永远伫立在红色长桌那边的“神”。

打倒封建迷信的疯狂

屡次,甚至已经成功了的将这个地方的“神”——老爷狠狠地摔在地上。

人们对封建迷信的“憎恨”感全部、

全部下沉到脚上

使出了足以天崩地裂的力量;

践踏着,羞辱着,神。

可,老爷终究从废墟中,被重新拼凑,

在这个我所能到达的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只是因为恐惧,

因为对雄伟残酷的天地有了恐惧。

人们创造了神——老爷

为了活下去、为了能生存,人们跪下了。

摆放上平时想吃却买不上的食物,

在结束后能有个理由吃上平时难得的ròu类,

口中围绕着由方言拼凑成的“祷告文”,

脑中环绕着家人的样貌,

心里被虔诚的意境所洗涤,

所求并不是升官发财,成家立业,

而是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

那些人都知道

所求之事,永不可能由神来实现,

因为,神是人为的,老爷是被创造出来的。

只是跟他讨价还价罢了,

对不可预测的未来,对迷茫无知的未来,

人们所做的决定,需要由老爷来许可,

求签之事若不成?再来一次罢了,

代价只是许诺的筹码加大,

再加一只鹅?再捐一些钱?再做一些事?

这所有的一切,最终都会流回自身。

而在qun体潜意识下的涌动中

诚实守信播下种子。

人们面对的是自然;

是残酷的生存,

人们需要的是心灵安慰,

在面对不可知的,威胁生存的恐惧中,寻得庇护。

人们远远还没,也不可能成长到对任何无知的事情都无所畏惧。

还是说,人类已经不再畏惧未知

不再屈服于偶然,不再害怕突然来临的死亡。

难道人类真的不需要害怕些什么?

不需要再对某些事物抱着虔诚?

不,人类仍旧需要害怕些什么,

只是,我们可以选择恐惧的对象

以及面对恐惧,自身能做的向善的方法。

我跪着,心里默念着,祈求着

一家人,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再次起身时

因被虔诚的意境所洗礼变得更加坚强,

更加有力,更加自信。

街坊邻居们因这次必到的聚会

再次聚集在一起,开心地交流着,

因这和睦的沟通声所滋养的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之爱不停地涌动着,

点燃了我手上的钱纸,跟一些燃烧着的、还有一些早已变成灰的钱纸静静地躺着,

躺在由众人拾柴修建起的极具地方特色的钱纸炉中。

火,不停地跳跃着,

红色的火焰伴随着喃喃的祈祷声以及另外一些邻居的谈话声翩翩起舞着

舞动出和谐,歌颂出生命,表达出仁爱。

就如同原始人第一次看见火焰般

我陷入了一种不可言喻的感情中

跟着恐惧、未知接踵而来的是希望。

在这个我所能到达的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失是在凤南的某个乡间读到了这首20年前的现代诗,皱紧眉头翘起zui角的模样仿佛在叙述着这是首多么糟糕的诗歌。将视线从手中关于“老爷”的宣传册挪开后,失是将其投向了周围的熙熙囔囔,这是昨晚的幽静的对立面,远胜过昨晚夜宵大排档的活力。

乌压压的人头不停地挪来窜去的,锣声、鼓声叫轰轰地直穿云霄,鞭炮声噼啦啦地将四方给吓了个遍。折磨耳朵的同时,眼睛的天敌——既摇曳又尖锐的烟雾可不打算放过在场的人们,人们只能微微睁眼,分泌些些眼泪与之抗衡,重量级选手——纸灰,它除了会对眼睛发起袭击外,还会对人们的头发、衣服发起闪电qun攻。还要抵挡住来自左左右右的拥挤,这拥挤可能会时不时让失是回忆起大都市的通勤地铁,但这拥挤所具有的毁灭力可能败给大都市了,只瞧见失是的脸上并无过多的不耐烦或者厌旧,有的也只是一小孩子在游乐场迷了路的发懵,恰好此时不急着找爸爸妈妈,于是在众多心爱选择中晕了过去。

数个年轻小伙子在人潮的围观下从路口昂昂地闯了进来,他们全都ChiLuo着上身;发光的小麦色将丰收、美满、平安照在每个人的脸上。而他们的肩上扛着一大红轿,上面坐着一尊红漆、金漆、蓝漆涂成的佛像,可当定眼一盯时,才发现这尊佛像头上长了黑长黑长的头发,身上的衣服也是蓝红蓝红的不似出家人,可当‘土地公公’四字从外地人zui中吐出时,当地人就会急忙解释道‘土地公公’不是老爷,这是‘灶王爷’,如果旁边有邻乡人却会反驳道‘土地公公就是我那的老爷。’而这时候只要旁边的旁边还有其他各乡各镇的人来做客,那肯定会打起来的,因为对他们来说,各自的老爷并不一样,管海的,管天的,管地的,谁有用,谁就是老爷。

老爷前面放着一旧旧的香炉,上面cha了数不清的‘香烟’——平时拿来祭神拜祖用的香烟,烟雾绕着老爷转啊转,愣是营造出了仙人下凡的感觉,只见香炉跟着老爷被迫地走走停停,接受着乡民们的虔诚,一根接一根地将香炉撑着。

眼看老爷终于到了它的祠位后,所有的人都朝着那个方向缓缓挪动着,祠堂里面摆放了多张整整齐齐的红色方桌,离老爷最近的那张大红桌上摆了只咬着苹果的大猪头,它的旁边全都是‘多姿多彩’,但最常见的还是鸡、鱼、鸭,当然鹅出现的次数也是不少的了,更少不了的还有那烟那酒。

吃得完吗?哪怕是一户多子多孙的人家,在今天准备的拜品也是不可能在几天内吃完的。那怎么办?子女结婚了的,拿过去些;再留点放冰箱;还有些的,也就给了乡里面的老弱病残们,而那些个大富大贵者,更是成箱成盘的往外派。为什么?没办法,老爷要吃好的,吃多的,乡民得阔气点才像话,可老爷也就看一看,闻一闻,自家人是吃不完那么多东西的,于是啊,就多拿点给别户人家了。

而就在祠堂外面,还有一个广场,广场上同样也摆很多张红色桌子,会在外面摆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来得太晚,而占不到祠堂里面的位置。而在广场的那一边,架起了一红色台布铺成的戏架子,在上面有几个穿着传统的、五颜的戏服正跑来跑去,做着各种的姿势,唱着各样的曲剧。台下围坐着的当属老人家及小孩子最多了,他们永远都是这方面的主力军,只有他们才是最流动的。而橘子皮、饮料瓶、烟头等乱七八糟能往地上丢的东西也统统在整个乡间上躺着,台下的情况尤其严重,他们在这方面也是足够根深蒂固的。

失是总算看到祠堂里面的人qun渐渐不那么拥挤了,于是抖了抖身子,走进了这外姓的祠堂里面。

哇,这猪头未免也太大了吧,原来这边的人喜欢用生的猪头,没记错的话,我那边都是用卤熟的猪头。这遍地的ròu晃来晃去,晃得我眼睛更痛了,刚才烟雾的物理攻击后,现在又是炫富的精神攻击了吗?不就想顺路来cha根香上去嘛,今天整个凤南也就这村有拜老爷,要不平日里请我来我还不来呢,哪哪都是山,直升机想找个地停都没地放。哟呵,运气不错,这一袋刚好剩下三根香,还蛮粗的嘛这种香。跪垫就这么几个,人还一个接一个的,算了算了,跪地上吧。

只看到失是跪在地上,ting直腰背,两只手摆出作揖的姿势夹住三根香举过了头顶,zui中念念有词,随后弯了三次腰,站起来越过了前面跪拜在跪垫上的人们,把香挤上香炉后,回到原地,重新跪了下去。双手合十状放在xiong前,弯腰后双手分开触地,头磕碰在地上三秒后离地,而后再重复了两次。

实在话,我从没信过你耶,也知道这世界没这么玄乎的事情,不是吗?我的老爷。但是啊,只要还能活着,总得去相信些什么,依靠些什么。目之所及皆虚妄的我也只有在这能得到片刻安宁了,我怕啊,如果付出代价还失败了,那怎么对得起那些把一切都托付给我的人。如果真的成功了,那我怎么能就这么苟活下去呢,而这样的成功将会建立在多少骸骨上啊,又能持续多久啊,这该死的一切。

所以老爷啊,保佑我吧,平平安安就好,在必定的大限到来前都能好好的活着。出入平安,平安大赚,顺顺当大赚。一切都能顺顺利利的。

站起来的失是揉了揉下shi润的眼睛,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转身走出了祠堂来到了广场。渐渐橘黄的天空让失是意识到一整个下午都过去了,他扒开人qun往外走去,可能是打算先填饱肚子再做打算。这一举动也是让他够受罪的,毕竟今天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拜老爷,想就近找点饭吃也是难事,这也能算上是跟老爷抢饭吃了。

在走了10多分钟后才找到的小饭馆里吃了顿简单的餐饭。失是心满意足地从小饭馆里面走了出去,抬头看着已然变黑了的天空,挠了挠头,正准备离开时。他身后那“咻”“啪”“哗啦哗啦”的声音钩住了他的魂魄,牵着他往村里走回去,抬着头的他早已忘记走路是需要看着脚下的,就这么痴迷迷地走去了广场。广场上仍是人山人海,只是白天的人是低着头,而晚上却将头抬了起来。

暗暗的天空上被地下的几个线头唰地一下划过,到了地心引力所能接受的底线后,就立刻呈圆形朝着八方炸开,将天空给炸出了个五彩缤纷,而生命消散后的它们缓缓地消失在那仍旧是暗暗的幕布上,融进了这块幕布里。

大人们抬起头来看着这美丽的喜悦,小孩子们纷纷笑着嚷着跳着,而老人家则是痴痴地笑着、笑着这一大一小的和睦、笑着自己既是观看者也只能是观看者的身份。

而即是观看者也不仅是观看者的失是也同样痴痴地看着这黑暗中的五颜六色。看着广场上那一大片黄灿灿的和和睦睦,欢笑声、烟火声不停地钻进失是的耳朵里,令得失是再次忘却了一些事情,沉浸在这一片嘈杂的幸福海洋中。

烟花晚会结束后,失是走出了乡村,来到了一空旷处,乘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直升机离开了这块土地。盯着越来越远的凤南,他重新戴上了面具,拍了几下领口道

“走吧,寅,咱们去首都市。”

“是的,团长。”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五章小城(一) 第五章小城(二) 第五章小城(三) 第六章战况 第七章情况 第八章集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