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超囊网!

首页 > 目录 > 《解密图坦卡蒙诅咒》在线阅读 > 正文 金字塔能-2

金字塔能-2

致远星的月亮 2021-01-14 14:46:26
3  “再看一看这段。”维利替强尼往前翻了两页。  对于图坦卡蒙诅咒之的研究依旧逗留在起步好阶段,但我们占时也可以毕竟地说,诅咒之本身并不诅咒之,不是金字塔能引起的某种超自然而然现象(毕竟,简言之超自然而然并不不可以作出解释,不是在现代科学尚难以作出解释)。  其能量源这种能量当然不是凭空而来的,它们必定有着某种特殊的能量源,这些能量源可能是墓室中的陪葬品,可能是构成金字塔和帝王谷的数百万块大理石中的一块,甚至可能藏在法老的木乃伊里。。...

  几乎每座金字塔和其他形式的法老陵墓都拥有“金字塔能”,一种能够保持物质分子活性、并引发某些超自然现象的神秘能量。

  这种能量当然不是凭空而来的,它们必定有着某种特殊的能量源,这些能量源可能是墓室中的陪葬品,可能是构成金字塔和帝王谷的数百万块大理石中的一块,甚至可能藏在法老的木乃伊里。

  虽然目前无法对此猜测进行证实,但我个人对于它的准确性持非常乐观的态度。

  安东尼·博维

  1927.10.13

  “再看看这段。”安德瑞替强尼往后翻了两页。

  对于图坦卡蒙诅咒的研究依然停留在起步阶段,但我们暂时可以肯定地说,诅咒本身并非诅咒,而是金字塔能引发的某种超自然现象(当然,所谓超自然并非不可解释,而是现代科学尚无法解释)。

  其能量源尚不确定,目前只能做出一个较为切实的猜测:“诅咒”现象的能量源很可能是墓中出土的文物之一——镶嵌在甲虫项链上的宝石状绿色物体,我个人称之为“黄绿玉髓”。

  目前它被陈列于美国新墨西哥自然科学研究院,所有权归属联邦政府。

  如果我们想对其进行研究,或许只能求助于我们的幕后股东——……(被用钢笔划去,无法看清)

  霍华德·卡特

  1927.6.12

  “最后一句话怎么被划去了?”强尼不解地抬起头,“他说的幕后股东是谁?”

  “这恐怕只有德鲍尔研究所的人知道,但这不是关键。”安德瑞说,“现在你应该多少了解到这条项链的价值了。”

  强尼反应过来,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是说——那块长得像苍蝇眼的宝石,是图坦卡蒙诅咒的源泉?”他摊摊手,“你怎么证明你曾祖父不是在说梦话?”

  “我曾祖父早就料到很多人会这么想。”安德瑞说着又把资料往前翻了几页,“所以他写了这篇报告。”

  强尼愣了愣,发现这篇报告是由两篇单独的报告拼粘起来的,一篇写于1927年,一篇写于1928年。

  对“诅咒”能量源的初步推测

  从1922年11月至今,黄绿玉髓陈列于大英博物馆1楼B-1大厅的14号展列柜。

  在此期间,前后共有四个人出现过与‘中诅咒’类似的症状:胡言乱语、精神分裂、试图自杀。

  这四人全部是负责1楼B-2大厅夜间巡逻的警卫,他们初次出现症状的时间也都是在巡逻时的深夜。

  对此需要说明的是,B-2大厅是博物馆防盗措施最严密的大厅,下午5:30闭馆之后,1楼其他展厅的A级展览物将被转移到这里进行夜间集中看护。

  这六十余件A级展览物中,有两件与图坦卡蒙陵墓有关:A-2的黄金面具,以及B-1的黄绿玉髓。

  然而,这两件文物在白日展出之时,并未导致任何异常现象。

  对此我们做出如下推测:这两件文物或者其中之一就是“诅咒”现象的能量源,而且只能在夜间发挥作用。

  霍华德·卡特

  1927.12.11

  强尼惊讶地抬起头:“黄金面具也是诅咒的能量源?那东西不是还在埃及博物馆展览吗?”

  千黛呷了口酒:“你先耐心看完。”

  强尼不快地摊了摊手,续看下去。

  对“诅咒”能量源第一次猜测的纠正

  进一步的调查显示先前的推测是错误的,而且我们现在已能够做出相对准确的推测。

  1928年1月3日,黄金面具被转移到开罗的埃及博物馆,同时卢浮宫的黄金猎鹰雕像被转移到大英博物馆,与黄绿玉髓同在1楼B-1展厅,这件文物同样出土自图坦卡蒙陵墓。

  同年2月26日,大英博物馆出现了第五个“诅咒”的受害者,这个人是一位爱好摄影的西班牙游客,他在黄绿玉髓的展柜前连续摄影,随后莫名昏倒在地,醒来后出现类似“诅咒”的症状,并于28日晚11时自杀。

  这次的“诅咒”发生在下午2时30分左右,而非夜间。

  同年3月15日,经英国女王授权,黄绿玉髓被转移到美国新墨西哥自然科学研究院,所有权为联邦政府所有。

  之后半年中,大英博物馆再未出现过类似“诅咒”的现象,而陈列在埃及博物馆的黄金面具也再未作怪。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做出如下推测:

  1.第五个“诅咒”受害者出现时,黄金面具已被转移到埃及博物馆,结合其转移之后,博物馆从未出现类似现象的情况,可得出结论:黄金面具并非“诅咒”的能量源。

  2.第五次“诅咒”发生的时间是下午而并非夜间,由此可知“诅咒”并非只会在夜间发生。

  3.五次诅咒全部都与黄绿玉髓有关,而它被转移到美国之后也未曾引发异常现象。

  对此我大胆推测:黄绿玉髓的确是诅咒的根源,但它发生作用需要一个条件——与特定的物品(类似黄金面具与黄金猎鹰的陪葬品)处于特定距离,从而引发特定的互动状态。

  这种状态可以用较为不科学的词汇“共鸣”描述。

  霍华德·卡特

  1928.9.27

  “玉髓与陪葬品发生共鸣,从而产生诅咒?也只有你曾祖父这样的疯子才敢这么猜测。”强尼抬起头问道,“他们还有什么吓人的发现?干脆帮我找个德鲍尔的研究员过来问问怎么样?”

  “很遗憾,研究所早就停办了。”

  强尼惊愣:“什么时候?”

  “1968年8月20日,四个苏联装甲师开进布拉格那天。”安德瑞说,“当时的苏联人已经得知了德鲍尔研究所的存在,入侵布拉格除了为达到所谓‘维持红色捷克’的政治目的,苏联人还企图获取金字塔能的研究资料。”

  “那么苏联人拿到他们想要的了?”

  “没有。研究所第一时间销毁了绝大部分研究资料,但苏联人逮捕了全体研究员,将他们秘密遣送到西伯利亚大监狱,除了我侥幸逃走的祖父。”

  “既然这样,苏联人怎么没用金字塔能统治世界?”强尼摊着手。

  “他们根本没到过西伯利亚。”安德瑞说,“押送的队伍翻越高加索山的时候遇上了雪崩,所有人都被埋进了上千英尺厚的雪里。”

  “我没听过比这更凑巧的事了。”

  千黛坐在沙发扶手上,抱着胳膊说:“不过话说回来,德鲍尔研究所存在了将近二十年,竟然一点儿风声都没漏,也够不可思议的。”

  “这并不奇怪。”安德瑞说,“曼哈顿计划公开之前,知道美国政府在研究原子弹的人也不超过十个。”

  “等等,等等,”强尼忽然想起什么,做着手势说,“你们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难道你想感动我,让我和这个女人合伙买下那条项链,供你继承父辈的研究事业?”

  “我可没这么好心,拉斯朗特。”千黛呷了口酒,“卡特,是时候让他开开眼界了。”

  安德瑞点头,从外套内部的口袋里取出一本笔记,从中取出一片纸条,递给强尼。强尼接过去,只见上面用潦草的字迹写着一行英文:

  在登基日将奥比萨斯放入它归属的地方,跟随奥西里斯的引导寻找诅咒的根源。

  1928.11.5

  强尼皱眉:“这又是什么?”

  安德瑞沉声说:“是暗语。据父亲说,曾祖父在去世前一年的11月5日曾秘密前往埃及,不用说,他一定是去图坦卡蒙陵墓调查诅咒的事。而且,德鲍尔研究所不知是怎么打通关节的,竟然从美国人手里借来了黄绿玉髓,所以我曾祖父当时是带着那东西进去的。”他看着强尼手中的字条,“然后他就写下了这行字。”

  “很显然,他肯定发现了什么,通过玉髓。”千黛说。

  “你怎么知道他肯定是‘通过玉髓’发现了什么?”强尼不解道。“解释这个需要一点儿时间。”安德瑞说,“我可以为你解释,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反正已经说这么多了。”强尼摊摊手。

  “好的。”安德瑞转向千黛,“借我拍卖目录一用。”

  千黛把放在电视旁边的拍卖目录拿过来递给安德瑞,安德瑞看了看总目录,然后翻到第十页,把它摊在茶几上。

  “先看看这张照片。”安德瑞指着彩页左上角的一张照片。

  强尼仔细一看,只见照片拍的是一幅幅古怪的壁画,有狼头人身的怪物,有身穿白衣、头戴高冠的人,还有一双线条简单的翅膀,全部图画都是侧面的,涂着黑色、黄色、绿色三种彩漆,整齐地排成一排,泛着古老的暗黄色,充满古埃及文明的神秘色彩。

  “这些古怪的画是什么东西?”强尼问。

  “它们不是画,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安德瑞说,“如果你看看简介,就会发现这行文字的来头不小。”

  强尼疑惑地往下一看,果真大惊失色——那张照片下有个显眼的题目:“图坦卡蒙诅咒的原文——拍摄于主墓室入口”。

  “的确来头不小。”强尼接着往下看,读出了诅咒的英文翻译。

  奥西里斯的使者阿努比斯,

  将以亡者之翼的诅咒,

  覆盖侵扰法老安眠的人。

  强尼看得入神的时候,安德瑞找了笔和纸,迅速写着什么。

  “我想我看明白它的意思了。”强尼放下目录,“不过这和你曾祖父的暗语有什么关系?”

  “先看看这个。”安德瑞放下笔,把纸放在茶几上,朝向强尼,“我把这句诅咒里的每一个象形文字分开写在纸上,每个文字底下对应地写出了它们的英文翻译。”

  “你想表达什么?”强尼看了看那张纸,又不解地看着安德瑞。

  “现在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句诅咒一共由十个象形单字组成:奥西里斯、使者(引导者)、阿努比斯、亡者(逝去的人)、双翼、诅咒、覆盖、侵扰者、法老、安眠。

  “象形文字分为‘声字’和‘形字’两种,声字表示读音,形字表示含义。在这句话中,‘奥西里斯’和‘阿努比斯’这两个神的名字是声字,其他全部是形字。但‘侵扰者’这个单字略有不同,它也可以作声字用,意为‘根源’。”

  “那又如何?”强尼一头雾水。

  “我们的切入点就是这个单字。”

  安德瑞在“侵扰者”上画了一个圈。

  “这种音形双义字叫做‘非仪式字’,这是商博良博士起的名,顾名思义,就是不在正式场合使用的单字。事实正是如此:古埃及的墓志铭、石碑铭文、史书、宗教典籍中,几乎没有非仪式字出现。”

  “那这个字怎么会出现在图坦卡蒙的墓志铭里?”强尼不解地摊手,“难道图坦卡蒙不把自己的陵墓看得那么重?”

  “当然不会。信仰永生的古埃及人从来都把陵墓看作最神圣的地方。”安德瑞启发说,“我们不妨这样想:双义词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强尼依然一脸茫然。

  “别想得太复杂了,拉斯朗特君。”千黛晃着酒杯,“它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比别的词多一种意思,使同一个句子拥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意思。比如英语中的俗语:‘雨下得很大’,直译过来就是‘天上正在下猫和狗’。”

  “你是说,”强尼有点儿开窍了,“把双义词换成另一个意思嵌进句子里,就能让句子的含义全盘改变?”

  “答对了三分之一。”千黛呷了口酒,“不过,要是把‘侵扰者’换成‘根源’这个意思嵌进原句里,只能得到一个病句。”

  “那你刚才的废话有什么意义?”

  “我说了,还剩下三分之二。”千黛狡黠地笑,“你可以想想小时候玩的益智积木——你手头的积木既可以堆成一座小房子,也可以堆成一辆坦克。而最长的积木,在堆房子时是没用的,但在堆坦克时可以当炮筒用。”

  “这又是什么奇怪的比喻?”

  “她的意思是,你可以把这些象形文字当作积木,把双义词当作比较长的积木。”安德瑞说,“为了用上那根长积木,需要将它们从房子变成坦克,这需要改变积木的那种属性。”

  强尼皱着眉头,笨拙地把安德瑞的话分析了一遍,忽然目瞪口呆。

  “天啊……”他惊讶得要把眼睛瞪出来,“你是说……顺序?”

  “对。”千黛一笑,从沙发上站起来,侧身坐到玻璃茶几上,“这就是卡特的曾祖父发现的那个天大的秘密。”她按着茶几上的那张纸,凑近强尼,涂着薄荷唇彩的嘴唇弯起诡异的弧度,“图坦卡蒙的诅咒,其实是个无序字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序-KV62墓穴 第一章 宝石拍卖 第一章 宝石拍卖 2 第三章 金字塔能-1 金字塔能-2 第三章 解密诅咒原文-1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